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不知情的“猎物”(下)
    轰鸣的爆炸声夹杂着滚滚烟尘,屋顶掀飞到半空,在坠落的前一刻变成碎片,散落在已经是一片火海的房屋废墟中。

    没有惨叫声,更来不及逃跑,甚至那些可怜的雇佣兵们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整整三个小队的佣兵就在爆炸和坍塌的房屋中变成了或是鲜活,或是焦炭般的尸骸。

    而某个黑发巫师则在爆炸的前一刻就先躲进了隔壁的房子,如果不是刚刚用“磐石意志”先准备了一堵石墙挡住了炸裂的余波,他现在也和那些变成碎片的屋顶一样,飞到半空中再落下了。

    拍拍身上的尘土,从一堆瓦砾中起身的洛伦表情平淡的像是刚刚喝完一杯下午茶——明明爆炸刚刚结束,三个小队阵亡,雇佣兵们却没有半点崩溃的表现,反倒是在短暂的惊慌过后重新列队,继续朝自己的方向包夹了上来。

    黑发巫师还未来得及从小巷撤退,冲在最前面的弩兵们就已经扣下扳机,整整一排的弩箭擦着洛伦肩膀呼啸而过,黑色斗篷被扯掉半截。

    几乎就在弩箭射空的同时,小巷两端的佣兵和流浪骑士们朝中央扑了进来。算好时间的洛伦先躲过了第二排弩箭,矫健如残影般攀上了屋檐。

    “他在这里!”

    站在屋顶的弩兵看到有人影冲上来,一边叫喊着同时举起十字弓朝洛伦射击。一箭落空立刻扔掉了手中的重弩,刚想要拔出阔剑,就被扑上来的黑发巫师一把抓住挡在身前。

    “噗!噗—噗—!”

    数不清有多少枝弩箭,还来不及叫喊的弩兵就被射成了筛子。

    战斗到现在,黑发巫师也不得不承认这些雇佣兵们,确实称得上是真正“刀口舔血”的买卖人。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和配合的默契程度,就连战斗意志也远远不是巡逻卫队的“样子货”们能够相提并论的。

    但不论他们有水平有多高,再怎么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到何种地步——这些雇佣兵们依旧只是一群普通人,而不是某些根本无法用常理手段干掉的邪神,或是变异到鬼畜地步的怪物。

    只要是活生生的人就会有弱点,会有思维上的惯性,会恐惧会激动,而且可以被钢剑劈开,被火焰点燃,被坍塌的房屋的砸成一堆肉酱。

    而邪神……如果没有阿斯瑞尔帮忙,洛伦甚至都不可能拥有和麦兹卡一对一的机会,早就被它的食人魔大军变成一堆烂肉,然后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当然,洛伦自己也是个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人类,但能够和一群跟自己一样普通的“人类”,而不是鬼畜的邪神战斗,某种意义上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解脱。

    狂奔的黑发巫师一个一个击杀着屋顶的弩兵,从脚步声判断,下面的佣兵们同样在朝自己这边接近,并且很快自己又要被包围了。

    洛伦清点了一下还剩下的装备——引火剂已经用光了,长剑和三把短刀一个不剩,敌人追的实在太紧,让他根本没有回收武器的时间,只能拿从尸体上抢到的凑合用。

    至于“磐石意志”已经使用了两次,“都灵之火”前后已经使用了三次,没有阿斯瑞尔配合的情况下,洛伦的精神力并不是没有上限的,从开始到现在他都在刻意控制着高阶魔咒的威力和幅度,不至于一次性将自己耗空。

    如果全力以赴,洛伦当然能直接将半个阴沟巷炸上天——但那样的结果就是让整个事件朝不可控的地步发展,这么强的虚空力量痕迹,九芒星巫师塔和自由议会都不可能放过去。

    就目前位置,他非常不愿意将自己和贝利尼家族的矛盾,演变成守夜人和整个埃博登,乃至半个巫师世界的矛盾。

    更何况这么做并不能保证不会有活口留下来,而黑发巫师的目的是彻底灭口……轻轻叹口气,洛伦的脸上多了一抹无奈。

    明明可以一刻钟之内解决战斗,自己却好像被打得抱头鼠窜一样,不断的在包围和反包围两边来回折腾。

    脚步声逐渐停了下来,判断准确的话,应该就在自己正下方的小巷里。

    很好,赌一把吧。表情无奈的洛伦平举起左手轻笑了一声,仿佛在嘲笑着自己的自以为是和胆小似的。

    戴着“施法者”的左手掌心落下一滴蓝色的“水滴”,九芒星在他脚下再一次凭空出现。

    ………………埃博登城西,马车里忐忑不安的魏尔洛一脸焦虑的模样,时不时还要朝外面看一眼,生怕自己错过了某个洛泰尔来的乡巴佬。

    坐在他对面的彼得·法沙却十分的坦然,甚至还有心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如果是往常他可能都不太在意自己的穿着,但今天这个日子,这个时间十分的“特殊”。

    “你真的确定他去了弗雷斯沃克庄园,而不是城南平民区?!”

    “当然确定了,魏尔洛·贝利尼大人,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微笑着的彼得眨了眨眼睛,还有些困惑的反问道:“另外……您为什么会觉得艾因·兰德会去城南呢?”

    “呃…这当然是因为……我只是随便举个例子!”再一次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魏尔洛赶紧补充道,浑身冷汗坐立不安:“从这里到弗雷斯沃克庄园要多长时间?”

    “得一段时间,我们肯定能追上他的。”彼得“安慰”着说道:“您根本不用担心,就算到了弗雷斯沃克庄园又能怎样?您可是堂堂贝利尼家族的巫师,还是阿尔托·贝利尼的导师,难道弗雷斯沃克大师还能不让您进门吗?”

    “那是当然,在埃博登还没有哪个庄园,会说他们不欢迎贝利尼家族的人!”听到这句话的魏尔洛赶紧挺起胸膛,像是在给自己打气似的,拼命的找理由:“我只是考虑到弗雷斯沃克大师……如果打扰到大师的实验,那就是我的失职了。”

    该死的,难道要我告诉你我准备整死这个洛泰尔的乡巴佬,所以不能让他跑到弗雷斯沃克庄园求救?!

    表面上故作镇定的魏尔洛,心底早就骂了一千遍一万遍。就在刚刚他突然想起来,那天盛夏节晚宴的时候,洛伦是和科罗纳家族的艾莉儿小姐一起来的。

    虽然对这个“艾莉儿”小姐没什么印象,但既然对方是科罗纳家族的人,就证明这个黑头发巫师已经和科罗纳家族有了一定的联系,一旦他们出面事情就更难办了!

    圣十字他奶奶的,这个科罗纳家的小姑娘究竟发什么昏,居然被一个乡巴佬骗到了手?而且说不定这两个人已经……

    就在魏尔洛·贝利尼还在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身下的马车突然一阵剧烈的晃动,车窗外传来人的惨叫和骏马的嘶鸣声,整个车厢直接被甩了出去!

    他们动手了,就是现在!

    表情猛然一冷的彼得·法沙立刻扑了上去,一把抱住嚷嚷乱叫的魏尔洛冲出了车厢,用自己的身体当缓冲,拼尽全力将他护在了身下!

    甩飞出去的两个人在黄尘弥漫的道路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成了人肉垫的彼得被惯性和魏尔洛的重量砸的几近昏迷,但依旧死死地没有松手,孩子气的脸满是狰狞。

    这是我的猎物,是我唯一能够弥补上次失败的机会!

    在从他嘴里挖出他知道的一切之前,在他失去最后一丁点儿利用价值之前,绝对不能让他有任何变成尸体的风险!

    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