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援手”(上)
    为什么会这样?!

    法内西斯没有像计划之中那样勃然大怒,他现在难道不应该以圣十字的名义,直接将这个该死的乡巴佬抓起来扔进教会的监狱里去吗?!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打断了自己计划的洛伦·都灵还能坐在自己对面,像客人一样享受贝利尼家族的款待?!

    双瞳颤栗的阿尔托·贝利尼竭力掩饰着自己的愤怒,纯银餐刀死死攥在手中,食指内里的肌肤被割破了也浑然不觉,目光在法内西斯和洛伦两个人之间不断的游移。

    唯一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出现了意外,使得法内西斯不能按照原本的计划直接将洛伦·都灵扣押下来,甚至必须缓和双方的敌对关系,将局面稳定下来。

    凭阿尔托对法内西斯的了解,他对这个该死的黑头发巫师的痛恨甚至还要超过自己,哪怕有一丁点儿的机会,他都不可能放这个家伙活着走出这个房间。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强忍着面颊抽搐的阿尔托目光穿过烛火,洛伦·都灵那毫无怯意,甚至看不到一丁点儿恐惧的面庞上,仿佛就隐藏着他想要的答案。

    是被他抓住了某个把柄,还是去伏击他们的刺客们失败了?让这个乡巴佬如此的有恃无恐!

    “我相信洛伦·都灵阁下之所以会做出这些事情,肯定是事出有因的。”法内西斯突然看向阿尔托,微笑的面庞上不动声色的比了一个眼神:“阿尔托·贝利尼阁下,您觉得呢?”

    死寂的偏厅,只能听到烛火飘忽的声响。

    ………………他们被包围了!

    就在一行人还没弄清敌人数量的时候,刺客们已经发起了突袭——两名翻过围墙的“乞丐”挥舞着短刀直接扑向驾车的薇拉!

    而“迎接”他们的,是两发精准无误的弩箭。

    “不要紧张,保持稳定然后离开这里。”随手扔掉手弩,已经使用了“超越感知”的爱德华语气冰冷,凌厉的刺剑穿透了后背偷袭者的喉咙。

    鲜血喷涌,死都来不及叫喊的刺客被马蹄踏成碎肉!

    “我看紧张的是你吧?!”

    不服气的薇拉死死攥着缰绳,随时会散架的破马车在笔直的巷中狂奔——她现在更想帮忙,但红发女孩儿更清楚自己究竟应该干什么。

    “超越感知”这个高阶魔咒使用是有时限的,等到爱德华到达极限,才是她真正要出手的时候!

    马车的速度越来越快,后面的刺客们也逐渐一个一个被甩掉,或是被爱德华踹了下去,眼看就能离开这条长巷了。

    冲出小巷之后右转,就是城南平民区的最后一条街道,半刻钟就能抵达南城门——只要再巡逻卫队察觉到之前离开城市到达郊区外,敌人就绝对追不上了!

    马车顶的爱德华收起佩剑,目光盯紧着长巷的尽头……敌人真的会那么轻易的,让他们从这里离开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

    就在马车即将冲出长巷的前一刻,两名刺客突然出现在路的尽头,冲在最前面的被弩箭钉死在地,却也让另一个趁机躲过了守夜人的十字弓。

    只在刹那间,爱德华清晰的看到那名刺客拔出弯刀,伴随着哀鸣般的长嘶,被斩断腿的骏马轰然倒地,被撞倒的车厢连带惯性,整个向前翻倒!

    还真是不出所料!

    先一步跃下的爱德华一剑刺死了还想要拔刀反抗的“乞丐”,而后面的敌人也已经追了上来,长剑染血的守夜人表情十分的难看。

    “轰!”

    坠地的车厢变成了碎片,昏迷不醒艾萨克终于在巨响声中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浑身是血,死死将他护在身下的娃娃脸巫师,彼得·法沙!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马车落下的前一刻,根本来不及想的彼得·法沙和上次一样直接抱住了艾萨克,只是这次没有那么幸运了——从天而降的马车连带着惯性,直接撞碎了三根肋骨,还被落下的横木砸中了小腿。

    “嘉文,伊凡,带他离开!”拔剑挡住了扑上来的刺客,疼到面颊都在抽搐的彼得只能扯着嗓子喊道:“什么都别管,只要带着他冲出城就行了!”

    话音刚落,猛然前扑的彼得硬生生用肩胛骨顶住了刺客的尖刀,手中的匕首捅穿了敌人的喉咙!

    这一次彼得·法沙终于感觉到敌人究竟哪里不对劲了。

    这些刺客太安静了,不论是厮杀还是突袭,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沉默的就像是活死人一样——哪怕是盛夏节宴会的警卫们,都没有让他有现在这样毛骨悚然的恐惧!

    “等等,你们,你们谁能跟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艾萨克惊恐的就像是个孩子,看着浑身是血的彼得:“他是不是受伤了?我们得赶紧找个药剂师来,虽然他们好多都是老花眼,还经常分不清病人是男是女……”

    “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艾萨克先生!”年长些的嘉文一边安慰着,一边和伊凡一起从两边架住了艾萨克:“彼得他不会有事的!”

    三个人朝着小巷的尽头狂奔而去,终于赶回来的薇拉看到彼得倒在血泊里,刚想要开口就被他一把抓住了衣领!

    “保护好他们,尤其是艾萨克·格兰瑟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出事!”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彼得,此刻的表情却狰狞得像是头野兽:“我们失败了,两次!他是我们唯一翻盘的机会,明白吗?!”

    “明,明白!”慌张的红发女孩儿连忙点头,仅仅是犹豫了一瞬间,果断回头去追已经跑远了的嘉文和伊凡他们。

    在确认薇拉离开之后,松口气的彼得才狠狠啐了一口血痰,贴着墙挣扎起身,带着“施法者”的左手捏碎了掌心的符文。

    “超越感知”——!

    “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爱德华。”表情决然的巫师彼得,看向那个冷漠的守夜人,缓缓从衣领里拿出了一本咒语书,单手翻开:

    “把他们通通留在这儿吧。”

    ………………“那是当然,我也相信洛伦·都灵阁下之所以会使用化名,也一定是有他的苦衷。”

    只是一刹那,阿尔托重新恢复了那原本学者般的表情,微笑着向法内西斯颔首:“既然是法内西斯大人认识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心怀恶意之的歹徒呢?”

    “非常抱歉,洛伦·都灵阁下,之前对您的态度有些太过粗暴了。”说着,阿尔托·贝利尼居然真的起身,恭恭敬敬的向黑发巫师躬身行礼:“还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原谅,贝利尼家族也一定会补偿您的损失的。”

    看到阿尔托这么“上道”,法内西斯也十分“欣慰”的点点头:“说起来,洛伦·都灵阁下和您一样,都是非常有天赋的巫师,只不过是完全不同的天赋——在洛泰尔的时候,他曾经连续几次为教会解决了很多问题。”

    “您真是过誉了,法内西斯大人!”黑发巫师连忙“惶恐”的开口道:“我只是做了一个虔诚的巫师应该做的事情。”

    “没错,而一个虔诚的巫师,总是能够得到许许多多的帮助,让他们完成自己的使命。”

    法内西斯谦和一笑,悠然放下酒杯,再一次开口了:“在我到访之前,就已经听说了您的不少传闻了呢——关于您一路保护科罗纳家族的小姐返乡,并且帮助他们抵御食尸鬼的突袭,如此崇高的举动,理应得到圣十字的奖赏!”

    原来如此……科罗纳家族?!

    坐在长桌两端不动声色的二人,几乎同时在心中暗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