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 约谈(下)
    九芒星巫师塔,地下监狱的牢房内一片死寂。

    这是必然的,自由议会的监狱只能用来关押普通的犯人,而九芒星巫师塔的地下监狱则时专门用来囚禁巫师们,以及任何掌握着和巫师相仿力量的人。

    走进这里的巫师们会被拷上一种专门的镣铐,用来锁住双手和每一根手指;勒住嘴的绸带可以保证让犯人念不出半个音符,眼罩和耳塞则让他们永远无法看清周围,也听不见半点声音,并且破麻袋似的囚服,也能确保他们身上不会有任何的夹带。

    一切的手段和预防措施,就是让他们无法使用任何手段离开这里。

    对于一个巫师来说,这里就是真正的地狱,只有教会的异端审判所能够与之媲美——彼得·法沙从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真的有幸成为这里的囚犯。

    而且还是被自己的导师,伯德莱尔阁下亲手抓进来。

    看着那扇紧闭的门,薇拉和爱德华就被关在里面,进来之前监狱里的药剂师就给他们治疗过了,虽然手段很粗暴,但总算确保了伤口不会感染化脓,能够保命已经足够幸运了。

    不像嘉文和伊凡……彼得轻轻叹口气,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两个好友的死已经不能让他有多少内心的波澜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守夜人,他还尚且能看得清眼前的局势——自己这些人,全都是九芒星巫师塔…不,是科罗纳家族的俘虏和棋子,唯一的价值就是用来要挟那位艾萨克和洛伦·都灵。

    他们能否和科罗纳家族达成协议,将决定自己三个人的死活。

    “你不会怪我吧?”坐在彼得对面的伯德莱尔,神色平淡的看着自己的学徒:“被自己的导师背叛,这种痛苦我也是深有体会的。”

    “看来您也是有故事的人啊,怪不得会成为科罗纳家族的走狗,还和我们这些守夜人狼狈为奸。”娃娃脸的彼得·法沙耸着肩膀轻笑一声:“放心吧,伯德莱尔导师,我不怪您——您也只是尽职尽责而已。”

    “我们走过的道路潜伏着诸多秘密,每个巫师都是如此。”冷冷开口的伯德莱尔既没有高兴,也没有多一丝的愤怒,有的只是淡漠的麻木:“后悔过成为守夜人吗?”

    “从未有过。”

    一身囚服浑身是伤,还被镣铐拘束着的彼得·法沙表情和伯德莱尔一样的平静:“那些外乡来的巫师只能看到埃博登是巫师们的天堂,却不知道这里也是穷人的地狱。

    在财富遍地的城市里,贫穷就是最大的原罪——没有守夜人,我一个天赋平平的城南平民区的孩子,又怎么可能走进九芒星巫师塔,还成为大名鼎鼎的伯德莱尔的学徒呢?

    还有薇拉,嘉文,伊凡,爱德华……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守夜组织是干什么的,但就是仰赖他们,我们才过了好几年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

    所以,现在也只是为以前的好日子还债而已,有什么可后悔的?”

    片刻之后,伯德莱尔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那是感同身受的笑容。

    “所以现在……您是科罗纳家族的走狗,而我是守夜人的走狗。”彼得·法沙很是孩子气的笑了:“现在那些学徒同伴们给我起的外号终于名副其实了呢,看门狗。”

    “他们不该这么说你的。”伯德莱尔摇摇头:“一帮纨绔子弟。”

    彼得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就和他当初一样不在乎这个:

    “所以,现在就让我们代表各自的势力的小卒子,私下里聊一聊——科罗纳家族究竟想要得到什么,是圣血药剂的配方呢,还是说要毁灭贝利尼家族统治埃博登的计划?”

    “你也说了,我只是科罗纳家族的走狗,小卒子而已。”伯德莱尔没有回答他的意思:“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不妨就由我先开始?”彼得微笑着开口道:“关于圣血药剂,如果科罗纳家族真的想要得到这个东西,我还是请您千万要警告他们,不要把它想的太美好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和艾萨克·格兰瑟姆聊过了,我知道圣血药剂究竟是个东西——它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是可以治愈一切疾病的万灵药;或许它可能是,但眼下这东西完全就是一种可怕的毒药,任何抵抗不了虚空侵蚀的人,都会被它变成怪物!

    不仅如此,阿尔托·贝利尼还偷偷瞒着所有人,在埃博登的下水道进行了大量的实验——已经有成百上千的活人不是变成了罐子里的样本,就是狰狞的吃人怪物;而最重要的是,这些怪物随时都有可能离开下水道!

    不论科罗纳家族想要干什么,这都是关乎整个埃博登安危的大事!如果那些怪物们冲出下水道,九芒星巫师塔和自由议会的诸位大人们,应该也不会坐视不理吧?!”

    桌上的烛光昏黄而偏暗,让彼得根本看不清伯德莱尔的表情,只知道对方依旧在保持着沉默,始终沉默不言。

    他知道科罗纳家族会动手,就证明他们别有所求;但不论他们想得到什么,总归不会希望看到一个化作废墟的埃博登吧?

    只要还有这样的前提,双方就能继续合作——通过伯德莱尔导师和科罗纳家族的上层接触,不论自己能做够做多少,只要能引起他们的重视就足够了。

    这样,就能给洛伦·都灵阁下,给守夜人增加筹码。拥有大量眼线,并且行动果断的守夜人,依然可以做很多事情。

    比如说,除掉阿尔托·贝利尼,让科罗纳家族****,这些对科罗纳家族肯定是很有诱惑力的选项。

    希望……这些可以打动他们吧?

    圆圆的双眼盯着黑暗中伯德莱尔的面庞,彼得·法沙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坚毅。

    但等来的,却是导师的一声叹息。

    “你还是个孩子啊,学徒。”伯德莱尔依旧是那副淡漠的表情,五官没有一丁点儿的动静:“你把事情想得简单了,科罗纳家族的计划比你想象的要庞大得多,也纯粹得多。”

    “我不可能告诉你全部,但作为一个九芒星巫师塔的成员,你有资格知道一部分。”

    这是在提醒自己吗?彼得心中暗想着,不是作为守夜人和合作者,而是以九芒星巫师塔的巫师这个身份,也就是说……

    “这是整个九芒星巫师塔的,一个筹划了很长时间的计划。”伯德莱尔缓缓推开桌上的烛台,掉在地上的蜡烛变成了两截。

    静谧的房间坠入了黑暗。

    伯德莱尔开口了。

    彼得·法沙的表情先是不相信,随即是震惊,紧接着陷入了无与伦比的惊讶当中,瞪大的眼睛仿佛随时会从眼眶当中掉出来!

    “这……这是真的?这怎么可能?!”

    “但这就是!”伯德莱尔神色肃穆:“即便是不肯相信科罗纳家族会成功,九芒星巫师塔的十二位元老们,依旧答应在一切开始的时候,保持绝对的中立和沉默,并且不会质疑和干涉科罗纳家族的任何行动。”

    彼得·法沙在颤抖着,狠狠咽了口唾沫,一片黑暗之中艰难的开口了:“所以关于圣血药剂的事情,你们并不是一丁点儿都不知道?”

    伯德莱尔点了点头。

    “并且阿尔托·贝利尼能够那么顺利的完成一开始的研究,也有你们的帮忙?”

    伯德莱尔迟疑了片刻,还是默认了。

    “即便清楚半个埃博登会变成废墟,你们还是会毫不犹豫?”

    面对学徒的最后一个问题,伯德莱尔淡漠的抬起头和他对视着:

    “是即便整个埃博登化作废墟,我们也毫不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