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断界山要塞(下)
    红日西陲。

    雄伟的螺旋峰下,飘扬着铁王冠旗帜的队伍终于抵达了断界山要塞的脚下。

    骑在战马上的洛伦打量着脚下厚厚的积雪——就在之前营地雪还仅仅是薄薄一层,眼下已经快到小腿的位置,呼啸的寒风也越来越刺骨。

    这才刚刚过去几天,已经不能用“冬天来得太快”形容,更像是直接掉进了冰窟!

    “第一次见到这么深的雪,很好奇吗?”

    一个不太友好的声音传来,一旁骑在战马上的中年骑士缓缓开口道,言语中似乎还带着几分轻蔑。

    黑发巫师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原本应该和这位中年骑士骑马并行的布兰登,在经历了那场堪称意外之喜的“欢迎仪式”之后,就始终自称着凉了躲在马车里,除了偶尔透透气之外几乎从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车厢。

    当然,真正的原因其实人尽皆知。这位负责接应的中年骑士也非常识趣,没有强行要求皇子殿下和他并行。

    于是,某位巫师顾问身为“殿下的亲信”,不得不顶替布兰登和这位中年骑士顶着呼啸的暴风雪,骑马并行在队伍的最前面……

    “我曾经在洛泰尔的深林堡待过,还经历了一次难得一见的严冬。”洛伦当然明白对方的话里是什么意思,耸了耸肩膀:

    “所以您不需要告诉我北方究竟是什么样的,我一清二楚。”

    “那是因为你没见过真正的北方”中年骑士冷冷道:“真正的凛冬还要再等上一个月,到时候就算你躲在城堡里拼命的往壁炉里填多少柴火,也只是让你冻不死而已。”

    “和断界山比,洛泰尔的冬天简直就像在过家家!”

    “我很期待。”洛伦的脸上露出了公式化的假笑:

    “如果真的和您所说的一样。”

    中年骑士似乎并没有听出他语气里的讽刺,亦或者根本不在乎。平静的盯着黑发巫师:“我看见了,你在营地时的表现——像你这么能打的巫师顾问,还真是我认识的头一个!”

    “可以说如果不是你,那区区不到一个旗团的军团步兵根本扛不住将近两倍数量的冰原狼人——就算真的能撑到巨龙赶来,也应该伤亡惨重才对。”

    “确实伤亡惨重——大半个百人队没了,卫队长也被咬断了脑袋!”

    “但没有你,现在顶多只剩下大半个百人队了。”

    “这么说,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算是承认了?”侧过脸,洛伦冷笑着斜视着中年骑士:“在我们和那群怪物厮杀的时候,您和诸位‘忠心耿耿’的要塞将士们就在不远处看戏?”

    “恩斯特·德雷西斯,断界山要塞的副司令,兼任康诺德殿下的骑兵队长。”中年骑士主动伸出了带着铁手套的右手。

    “布兰登殿下的巫师顾问,叫我洛伦就行!”黑发巫师不苟言笑的和他握了握手,并不打算同这位副司令大人有什么深交。

    “洛伦阁下,我敬重你是因为你的实力;在断界山,我们永远缺能拿剑的人。”中年骑士恩斯特默默的开口道,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但你也得明白,在断界山要塞没有人喜欢你侍奉的那位皇子殿下——正好相反,巴不得他赶紧死的才是大多数!”

    洛伦微微蹙眉,对方好像话里有话。

    这算是在劝我谨慎行事吗?

    下一秒,恩斯特冷着脸回过头,僵硬的表情好像不曾和他交谈过。

    ……………………………………………………

    随着城墙上放下吊桥,长途跋涉的车队穿过了巍峨的第一道城墙,之后是森罗密布的哨塔、木头堡垒、插满削尖木桩,数尺深的壕沟、一排排的拒马桩,从一处铁索吊起,仅能容纳一辆马车通过铸铁闸门下进入堡垒内部。

    “我现在要暂时离开一下,去向康诺德亲王汇报布兰登殿下的消息,还有冰原狼人已经被消灭的事情。”

    恩斯特·德雷西斯沉声说道,意味深长的看了黑发巫师一眼:“还请布兰登殿下稍等片刻,我们一会儿见,洛伦阁下!”

    说罢,护送着队伍前来的骑兵们就跟着这位中年骑士前往要塞的内城,留在闸门的洛伦翻身下马,默默的观察着周围。

    一座比看上去还要壮观的军营,一台巨大的战争机器,这是洛伦在踏进大门时的第一印象。

    或是在通道和城墙上来回走动着巡逻,或是在据点哨塔上站岗的军团士兵;

    押送货物,站在仓库大门外一堆木箱旁清点记账的后勤官员;

    来来回回的急速走动,在武器架、军需仓库和马厩之间来回忙碌的辅兵;

    在他们的脸上,洛伦看不到的只有冷漠,除了命令的呼喝声外根本听不到半点说话的声音,每个人都在一丝不苟的忙碌着手头的工作。

    从入口的闸门向左看,还有一处用栅栏围起来的训练场。就在这样严冬的时节,那些挥汗如雨的军团士兵们居然裸着上身一对一的厮杀。

    没错,虽然他们拿的是训练武器,但那下手的力气和狰狞的表情完全是往死里打的架势!

    黑发巫师亲眼看见一个被撂翻在地,盾牌都被打碎的士兵被按在地上暴揍,只能用剑招架;另一边某个不小心“出圈”的家伙,被担任教官的老兵一记藤条抽倒在地!

    而他们和其他人的共同特点,依旧是“不说话”——哪怕被揍得血肉模糊,疼到倒在地上抽搐昏迷过去,也听不到半点声音。

    就像是一个个钢铁打造的齿轮组成的机器,有条不絮的执行着每一个命令,而执行命令是不需要说太多话的。

    北方的…大门吗?

    喃喃自语的黑发巫师目光从周围的人和物上逐一掠过,仿佛想从这些这些表面的东西上看到某些更深层次的意味。

    刚刚离开的恩斯特·德雷西斯的一句话让洛伦相当在意,他说的是“康诺德亲王”而不是“殿下”,当然这只是一个称呼上的不同措辞,但反应的问题同样值得人关心。

    “萨克兰亲王”是帝国皇储的附加头衔,让其有和其余公国之主并列的资格;但听他说话的口气,可不像是什么“虚衔”,仿佛康诺德就像其他公爵和他们的公国一样,是这座要塞真正的领主。

    恐怕这位皇储殿下的势力,远远要比布兰登形容的还要强势啊……

    “你们要干什么?快放手!”

    小个子巫师的惊呼声突然传来,黑发巫师猛然回头——就在距离闸门的不远处,布兰登的卫队们居然已经架起了盾墙,和附近巡逻的要塞士兵迎面对峙!

    等到走过去之后,眼前的画面更是让他无比的诧异。

    攥紧了拳头的艾萨克和一个倒在地上,瘦瘦小小的士兵怒目相对;挡在他身前的艾茵举着猎鹰弓,张弓搭箭对准了另一个面色难看的老兵。

    两边的身后都是穿着同样甲胄,用着同样武器的军团士兵,面无表情得的隔着几步远的距离相互对峙。

    “非常抱歉,非常抱歉,我是布兰登·德萨利昂,这位是随我前来的艾萨克·格兰瑟姆和艾因·兰德巫师……然后…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原本躲在车厢里“养病”的布兰登,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在了洛伦身后,带着阳光般的笑容开口询问道。

    看到皇子殿下出现的老兵脸色更难看了,非常僵硬的微微躬身:“布兰登殿下,您这位巫师刚刚意图从我手底下的士兵身上抢夺西,我不知道他是您的人所以准备抓起来,然后……”

    他指了指小个子巫师:“这位艾因阁下就准备在军营行凶!”

    “他撒谎,那戒指不是他的东西!”艾萨克瞪大了眼睛,激动的像是饿极的野兽。

    “这就是我的东西!”倒在地上的士兵面色发青,:“我从那个逃兵身上扒下来的,已经按军规买下来……”

    “你祖姥姥的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