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先贤的启示(下)
    “吾名罗根,圣十字卑微的仆从;

    在吾主的感召和引导之下,我终于抵达了地狱的尽头;

    我将由此踏上自己的赎罪之路;

    如有后来者,请切记罗根已死,我必将在圣十字的注视下重获新生;

    假若尔等也是寻求救赎之人,请高声吟诵圣十字的箴言,背负自身的罪孽;

    在通往地狱的道路上,寻找真正的信仰!”

    抑扬顿挫的念完墓碑上的铭文,黑发巫师微微皱紧了眉头,像是在向这位数百年前的第一巫师致以真挚的哀悼之情。

    “然后呢?”路斯恩突然开口道。

    “什么然后?”

    “就是说下面的。”灰瞳少年瞥了洛伦一眼,指着墓碑后面的一大串内容:“我虽然看不懂古萨克兰文,但我也知道这上面的肯定不光你刚刚说的那么点儿!”

    “呃…这个……”

    “别难为洛伦了,他能读出来古萨克兰文就证明他历史学的还不赖。”一脸骄傲的艾萨克走过来,背着双手还挺着下巴:

    “后面的内容全部都是圣十字教会的‘原初经文’,也叫‘旧经’——据传说是圣十字亲口所述的箴言,即便在数百年前也只有教会的传教士和极其虔诚的狂信徒才懂这个。”

    “旧经?”路斯恩歪歪脑袋:“和现在的经文有什么区别?”

    “嗯…简单来说,如今圣十字教会向信徒们传授的是他们的‘改良版本’,绝大部分内容都是传说中圣十字曾经展现的神迹,后者某些曾经为了圣十字殉教的圣徒之类的故事。”

    “但是‘旧经’不一样——按照巫师塔内保存的文献记载,上面内容是圣十字所降下的‘箴言’,每一句都蕴含着超乎想象的神力;据传说教会骑士们的‘誓言’就是从‘旧经’当中摘录的片段。”

    “但最终要的还是没人懂这个——旧经的书写格式和你认知当中的任何一种语言都不一样;硬要靠的话,反而更接近古代符文一点儿。”

    洛伦挑了挑眉毛……也就是说当年还是个教士的罗根也很清楚尼德霍格的价值,所以寄希望于只能被同样虔诚的信徒所发掘。

    “所以如果我们想弄懂上面的内容,还要去找个传教士才行?”路斯恩有些沮丧的皱着眉头:“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办法当~然有!”

    艾萨克猛地打断他,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且不说圣十字的‘旧经’早已封存多年,能够接触到其中核心内容的必须是主教级别,一般的教士和神父现在已经没有阅览的资格了!”

    “但是……你们也不需要一位主教来帮你们解读这个,只要有一位天赋异禀而又博学多才的人就可以了;然后碰巧的是…我就是三个人当中最最博学多才的那个,并且也精通圣十字‘旧经’!”

    “瞧,你们多幸运,一下子同时符合两个条件的人就站在你们面前,是不是感觉好极了?!”

    “……是啊,我们可真是太幸运了。”尴尬的黑发巫师勉强露出了一抹微笑,类似的情景一路上似乎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

    “那么博学多才的艾萨克·格兰瑟姆先生,您是不是该告诉我们上面写的是什么了?”

    “好吧,既然你们都这样不遗余力的请求我,那天才绝伦又乐于助人的艾萨克·格兰瑟姆又怎么可能拒绝你们呢?”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个人神色变化的艾萨克装腔作势的探口气,一副学究模样的打量着眼前的墓碑:

    “上面的内容大概的记录了那位‘戴帽子罗根’在这场冒险所有的经历——当年的他似乎也遭遇了我们相似的情况,但他最后还是没有回头。”

    “相似的状况?”洛伦回过头,看向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灰瞳少年。

    “萨克兰帝国第二世代,艾克哈特一世陛下的‘伟大远征’;那也是新生的帝国在开启了‘新纪元’之后第一次遭遇北方的入侵。”面对洛伦的提问,叹了口气的路斯恩默然回答道。

    “当时的萨克兰帝国刚刚完成领土的基本统一,艾勒芒早已宣誓效忠,洛泰尔和阿尔勒向萨克兰称臣;但拜恩公国却和波伊公国联合了起来,要求得到王国级别的礼遇。”

    “双方一直僵持到半人马大举进犯波伊公国,同时面对北方和东方入侵的萨克兰帝国,在艾克哈特一世陛下的指挥下,先向东进军击溃了半人马;然后集结了波伊和拜恩两个公国的力量北上,在断界山击败了入侵的魔物大军。”

    “断界山要塞,最早正是为了纪念艾克哈特一世陛下的‘伟大远征’而建;帝国也终于得到了拜恩和波伊两个公国的效忠。”

    “行了行了,没人想听这些没劲的历史故事好吗?!”一脸烦躁的艾萨克再次打断了他,轻轻咳嗽了两句:

    “总而言之,他和我们来到了相同的地方,并且耗费了将近一个月也没有找到尼德霍格的真正入口,几度险死还生但最终还是在圣十字的指引下,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尼德霍格并不被巨龙王国的遗民藏了起来,而是利用某种力量‘升’了起来——这是一座‘立于山峦之巅,根系植于大地’的传奇之都!”

    “说重点!”艾萨克的话让洛伦微微蹙眉。

    “他发现了一个可以通往尼德霍格的地道。”艾萨克有些不满意的哼了一声:“而那个地道就在附近的某座雪山的山顶,只要找到那里一切就都迎刃而解!”

    “那座雪山在哪儿?”这次开口的是灰瞳少年。

    “我不知道。”艾萨克摊了摊手。

    “你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因为这上面根本就没写!”艾萨克张大了眼睛,理所当然的瞪着他:“墓碑上的最后一句话‘圣十字照亮地狱之路’——你觉得我一个巫师能明白这种狂信徒们才能明白的梗?!”

    语塞的路斯恩耸耸肩,看向一旁的黑发巫师。

    没有理会两个人的争吵,洛伦独自一人走到悬崖旁打量着这座粗糙无比的墓碑,眯着一条缝的双瞳陷入了某种沉思之中。

    圣十字照亮地狱之路?

    当年的罗根还只是一个虔诚又单纯的传教士,更何况他希望后来的圣十字信徒能够找到那里,就说明这句话并不是什么谜语,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提示。

    究竟什么,才是罗根真正想要告诉他们的?

    唉…等等。

    这个古萨克兰十字的标识,怎么是镂空的?

    猛然察觉到什么的洛伦“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了罗根的墓碑前,轻轻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像一个虔诚的信徒那样双手合十于身前。

    “你在干什么?”察觉到不对劲的艾萨克回过头,诧异的看向他。

    “圣十字照亮地狱之路…我觉得罗根已经告诉我们最后的答案了。”黑发巫师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毕竟,这是只有虔诚的信徒才能找到的地方!”

    缓缓拉开距离,举起合十的双手,再让视线和双手指尖、镂空的圣十字之间保持一个恰当的距离,最后……

    “我知道那座雪山究竟在哪儿了!”

    “那真的是太感谢您了!”

    浑身猛然颤栗的黑发巫师第一时间转身,落入左手的“亮银”吞吐着灰蓝色的剑芒;一旁同时察觉到的路斯恩立刻将艾萨克挡在了身后,反握双剑!

    寒风吹过,雪山的顶峰空荡荡毫无痕迹。

    人在哪儿?

    就在三人同时闪过这个念头的瞬间,一个诡异的人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微微一怔,洛伦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