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逃离死亡(下)
    尼德霍格外的荒野冰川上,三个身影正在不顾一切的狂奔不止。

    没有停歇,没有止步,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早就气喘吁吁,心脏狂跳的二人死命的大口大口喘息着,在仅仅能让三人同时经过的山路和冰川小径当中疾驰而过。

    尤其是紧跟在黑发巫师身后还背着艾萨克的灰瞳少年,眼下已经是涨红了脸,感觉全身都要沸腾融化掉了,但还是紧紧抱住那个“自大狂”始终没有松手,咬紧牙关寸步不离的跟在洛伦的后面。

    “轰——!”

    连绵不绝的震颤,让山间的积雪和冰层不断的崩落,在身后和眼前激扬着一次又一次的炸裂开来。

    最近的一次甚至就在他们的头顶,但这只让二人跑得更快。

    绝对不能停下,这是三个人目前唯一的共识!

    从出发到目的地之间仅仅只有半天不到的路程,只要半天的时间就足够了——早已竭尽全力的黑发巫师死死咬着牙,急速跳动的心跳几乎快要从胸膛冲了出来。

    就算对方真的拥有数以万计的腐尸魔,也不可能全部用来追击自己三个人;眼下也只能寄希望于还有别的事情在干扰那位法欧达白胡子大爷,让他不能用全部的兵力来包抄自己。

    希望渺茫,但这也是唯一的机会,否则数万魔物大军涌上大雪山他们无论如何都死定了!

    “轰!轰!轰!轰——!”

    整齐有序的踏步声接连不断的从身后响起,仅仅是眨眼间的功夫,苍白色的“洪流”已经从几近垂直的冰壁蚁附而上,队列齐整的从身后向三人冲上来。

    不论速度有多么的缓慢,不论它们和三个人之间的距离还有多远;光是那从开始就没有停下,不断坠落却又不断有新的魔物加入的,堪比最精锐军团的踏步声,就让人头皮发麻!

    “我说…我们真的跑得掉吗?”

    丝丝扒住灰瞳少年的肩膀,声音颤抖的艾萨克几乎是强忍着不去向身后看一眼的冲动:“就从现在的情况来判断,怎么想都感觉是希望渺茫啊!”

    “现在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吗?!”

    面颊已经开始涨红出血的路斯恩忍不住朝身后吼道:“继续跑还有一线希望,停下来岂不是绝对死定了?!”

    “我觉得你这完全是谬论,即便我们继续逃跑被追上也是早晚的事情——还是说你觉得这些怪物也需要中场休息,或者它们跑累了还得在补一觉才行?!”

    “我觉得你才是特别想让我把你扔下去对吧?!”

    “之前已经说过了现在我再重复一遍,你这种僵化的思维是很容易出事情的!”

    “闭嘴——!”

    一边争吵一边狂奔的三人在山间不断的加速、急转、翻越…用尽一切手段甩掉身后追上来的腐尸魔们;但无论跑得再快,这些步伐迟缓的怪物依旧会不紧不慢的跟上来,直至……

    一道悬崖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跳——!”

    闭上眼睛的艾萨克扯着嗓子吼道;退无可退的三人这次没有丝毫的犹豫,从山崖边缘一跃而下,瞬间消失在了白色的暴风雪中!

    ………………………………………………

    剧烈喘息的三个人步伐踉跄的爬进了山洞,看着从悬崖上不断坠落的苍白色枯槁身影,微微松了口气。

    面色凝重的黑发巫师扶着山壁紧盯着洞穴外;而早就上气不接下气的路斯恩和艾萨克直接瘫倒在地,有气无力的慢慢恢复着体能。

    “我、我说…是不是把它们甩掉了?”有气无力的艾萨克趴在地上,一副快要死了似的表情:“还有一大段路要走呢,我可不想等到尼德霍格大门的时候连兴奋的力气都没有。”

    “明明是我全程背着你跑的,为什么你看起来比我还要累啊!”

    虚弱的灰瞳少年忍不住抱怨道,喘了口气缓缓开口道:“这只是暂时的——整个大雪山当中至少有上万头腐尸魔,如果那个‘亡骸者’的使徒真的准备抓住我们,被发现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而且,我怀疑法欧达很可能是故意放我们离开的!”

    “故意的?”艾萨克不相信的瞥了路斯恩一眼。

    “路斯恩说的没错。”

    黑发巫师的声音突然传来,让躺在地上的二人同时抬头;微微蹙眉的洛伦转过身,平息着快要冲出胸口的心跳:

    “这也是我的判断——对方很可能一开始就猜到我们不会告诉他实话,所以用这种方式找到尼德霍格的真正入口。”

    “只要…不停的追踪下去,那里就肯定是我们最后止步的地方!”

    一句话的功夫,刚刚还松口气的艾萨克和路斯恩重新紧张了起来。

    没错,即便没有艾萨克的急智,恐怕法欧达也会故意用某种方式让三个人当中的一个或者两个“逃掉”;在那样紧张的情况下,根本没有计划逃跑路线的自己也只有这么一个选择而已。

    这是一场“猫抓耗子”的游戏,逃跑是唯一的选择,巨大的劣势下赢已经是不可能了。

    和拥有一支庞大军队还是邪神使徒的法欧达相比,自己手中的牌实在是太少了——可怜到想要杀出重围,保住自己和身边人的性命都难以实现。

    既然如此,那么至少要跳出对方规范好的“游戏规则”,然后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新的底牌,才能有赢的胜算!

    布兰登和他的军队还在血骸谷的荒冢地,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位置;断界山要塞的军团更是千里之外,康诺德也绝对不会为了自己而北上;

    但是…至少还有一个人,现在肯定就在尼德霍格附近。

    “再这么继续拖下去不是办法,必须引开法欧达的魔物大军。”扶着岩壁的路斯恩缓缓起身,虚弱的开口道:

    “我去当诱饵,洛伦阁下和艾萨克就趁机前往入口吧!”

    “艾勒芒的臭小子,你在胡扯些什么?!”

    “我没有胡扯——这就是一场战争,为了达到目标一定的牺牲是必要的!”目光灼灼的灰瞳少年低头看向艾萨克,自嘲的轻笑一声:

    “…在断界山要塞的时候我就该被绞死了才对;活到现在已经是圣十字庇佑,早就赚到了。”

    “更何况…三个人当中我是唯一一个不知道入口在哪儿的,就算被抓住也它们也无济于事;二位也不用担心我会泄密然后……”

    “跟那个没关系!”

    粗暴的打断了灰瞳少年的话,头也不回的黑发巫师看向山洞外:“我们兵分两路——你和艾萨克走第二条路线,我走第一条;在那之前我会尽可能的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这是我的计划!”

    “洛伦阁下……”

    “路斯恩!”再次打断他的洛伦回过头,表情漠然的盯着灰瞳少年急切的表情:“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护卫,不是断界山要塞军团的某个旗团长——而我现在也不是在询问你的意见,而是在向你下达命令!”

    “顺便说一句,在古木森林的时候我曾经为了赢,让近百名对我死心塌地的精灵们去送死——所以不需要你告诉我牺牲的必要性,我一清二楚!”

    无言的路斯恩一声不吭的注视着那双漆黑而深邃的眼睛,被身后拍拍尘土站起来的艾萨克默默抓住右手,带着不容反抗的力气拖着走向洞穴的更深处,将洛伦一个人留在了原地。

    直至人影离去,黑发巫师肩膀上的黑羽鹰才在一阵黑烟中消失,化作一身红黑色小礼服的少年,勾起嘴角意味深长的看向他:

    “准备好了?”

    “这还用你说?”面色毫无波澜的洛伦微微颔首:

    “该去和死亡赛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