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在圣十字下,吾等宣告……(上)
    巨龙王城之外,冰川荒原的某处。

    伴随如白浪般崩落的积雪坠入冰川裂缝,震颤的巨响从远处接二连三的传来,连绵不绝回荡在群山之间。

    而就在暴风雪之中,还有数以万计的“灰色”浪潮在雪山之间不停的“涌动翻滚”着;犹如溃烂的腐败物,一点一点的将洁白的雪山吞噬、破坏殆尽。

    “我们可能必须绕路了,法内西斯大人。”

    一身破烂罩衣裹着斗篷的护卫骑士面无表情的开口道,眯成一条缝的双眼眺望着远处的“灰色浪潮”:

    “魔物们几乎封锁了全部的道路,前方根本无法通行!”

    神情冷漠的法内西斯手捧经文,只是注视着暴风雪中巨龙王城的阴影,寒风中那双眼睛除了虔诚的寂静之外,还多了一丝狂躁的喜悦。

    默然观察着这一切的护卫骑士微微蹙眉,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看到法内西斯刻意的压制自己内心的情绪了。

    在埃博登的下水道那一天……法内西斯大人究竟遭遇了什么?

    “我们不能绕路。”法内西斯微微抿着嘴,刺破了手掌的肌肤后总算暂时控制住了自己情绪:“既然邪神的使徒已经先一步抵达,那我们决不能让他们抢在我们前面进入尼德霍格!”

    “更何况,尼德霍格的周围是深不见底的冰川裂缝,即使绕路结果也是一样;除了当年的‘叛教者’罗根曾经走过的‘救赎之路’外,已经没有所谓的‘其他途径’了。”

    “强行通过,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既然如此,我们就要面对邪神的魔物大军和它的使徒。”眼神复杂的护卫骑士回过头,再一次看向远处的“腐败物”们:

    “请原谅属下的冒犯,但在这样数量的魔物面前;即便是拥有圣十字的庇佑,即便是再如何不畏牺牲,不惧死亡……”

    “我们也毫无胜算——!”

    面容冷峻的法内西斯微微回过头,伫立在暴风雪中的身影已经落满了雪花,脸上还残留着被冰晶划破的伤痕: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诚实可靠,我稍微开始明白为什么英诺森大主教,会将布兰登一世陛下的‘璨星’赠与你了——非常惭愧,身为你的主人却在大主教之后才发现这一点。”

    “您无需向我道歉。”

    “但这次需要,因为我们将要为圣十字而战,你是唯一一个能够挥剑的人。”

    法内西斯的表情无比的严肃:“尼德霍格已经近在眼前,我们绝对不能在这种地方因为恐惧邪神的力量而止步。”

    “一个卑鄙可耻的‘叛教者’都能走完这条救赎之路,那么作为圣十字追随者的我们更应该去完成它!”

    护卫骑士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颔首,攥紧了“璨星”的剑柄。

    “更何况,伟大的圣十字已经予以我启示。”法内西斯默默开口道,锐利的目光注视着某处崩塌的雪山山顶:

    “我已经知晓拦住我们去路的邪神使徒,究竟是谁了——为了圣十字的荣光,吾等必将彻底摧毁这等违背信仰的狂徒!”

    直至这一刻,护卫骑士的瞳孔中才终于燃起了狂热的火焰。

    没错,名誉、金钱、权力、仇恨、执念、赌注、代价……圣十字的剑从来都不是为了这些而挥舞的。

    许下了誓言的教会骑士,仅仅只为了心中的信仰而挥舞手中的剑!

    “誓言”是圣十字赐予人类保护自己的力量,是在倾塌濒危的世界中立起的一座不倒的城墙;不分南北、国度、人种……

    只要是真心信仰圣十字,被阳光照耀的土地,都是这份力量守望的地方。

    这才是“誓言之剑”——!

    在圣十字教会尚且衰微的第二世代,那些许下了这份誓言的教会骑士们远走他乡,用手中的剑为还未归入圣十字怀抱的人们斩杀魔物;没人会记住他们的名字,因为他们早已舍弃了自我,一心一意的追随心中的信仰。

    为信仰而战,才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才是一名“誓言之剑”骑士应该做的事……

    正在此时,一阵剧烈的震动突然打断了护卫骑士的思考;警觉的二人几乎同时抬头,看向震颤传来的方向,旋即瞪大了眼睛。

    因为群山…在颤抖——!

    成千上万的腐尸魔们发出冰裂般的咆哮声,回荡的声响震荡着整个冰川荒原,犹如奔涌流淌的洪水,朝他们所在的这座雪山冲来!

    崩塌的山间小径、倾泻而下的雪崩、被无数魔物经过,在那整齐划一的踏步下而支离破碎的冰层……剧烈而尖锐的响声如雷贯耳,经久不息的震颤让山顶的二人甚至都无法站稳脚下。

    “法内西斯大人!”

    护卫骑士立即将“璨星”深深捅进了脚下的冰层,然后一把抓住了法内西斯的左手稳住二人的身形。

    即使在这一刻,护卫骑士依然能敏锐的感觉到法内西斯在刻意的躲避自己的右手……

    面色铁青的法内西斯死死盯着山崖的某处,似乎已经察觉到了这突如其来的震颤究竟是因为什么,锐利的目光闪过了一丝的冰寒。

    而根本无暇他顾的护卫骑士则时刻警惕着周围,以防山下的腐尸魔们趁机爬上山顶。

    但仅仅是一秒钟的光景,他就再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因为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真是好久不见啊,护卫骑士阁下——再次见到活的我,是不是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小惊喜呢?”

    带着打趣的口吻,出现在二人视线当中的洛伦·都灵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意味深长的看向那个“印象深刻”的身影:

    “还有您…法内西斯大人,您果然没有死。”

    无数腐尸魔们狂呼嘶吼的情景下,三个人再次“友好”的碰面了。

    “没猜错的话,那些腐尸魔们就是被您引来的对吧,洛伦·都灵阁下。”

    法内西斯用难以抑制的冰冷口吻开口道:“怎么,准备借用邪神使徒的力量除掉我们?不择手段不计代价的风格,您还真是一位巫师的典范!”

    “岂敢岂敢。”

    洛伦冷冷的微笑道:“和为了铲除埃博登的巫师们,不惜使用圣血药剂摧毁半座城市害死数以万计的无辜平民,最后放出邪神躯壳险些酿成大祸的法内西斯大人相比,在下还是太嫩了!”

    默然无言的法内西斯眼角闪过一丝杀机,护卫骑士拔出了璨星;危机的气氛已经是箭在弦上!

    “但冒着被腐尸魔撕成碎片还被追杀了两座雪山我来到您面前,不是特地来挑衅的。”

    黑发巫师话锋一转,微笑逐渐缓和:“虽然好奇为什么您会在这儿,但毫无疑问也是想要进入巨龙王城对吧?”

    “……那又怎样?”

    “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您不可能找到准确的路线的——因为‘第一巫师’罗根留下的线索,已经被我毁掉了。”

    一瞬间,法内西斯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语气冰冷:“你究竟想做什么?!”

    “不不不…您弄错了,我毁掉线索不是为了阻止您,而是为了不让那个邪神使徒找到真正的入口。”

    看到护卫骑士举剑招架,警觉的黑发巫师微微后退了半步,双手背在身后:“话说回来——相比较于我这个不值一提的巫师,‘亡骸者’的使徒才更应该是您的目标吧?”

    “碰巧的是因为各种原因,他现在也非常想要干掉我;您也看到了,它甚至不惜动员整个魔物大军不计代价的追杀,一旦我被抓住入口的秘密就守不住了!”

    “所以,我有一个‘小小’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