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命悬一线(下)
    “等等!”

    心弦紧绷的路斯恩按住小个子巫师,青筋暴露的右手剑已出鞘:“再等等,他们不一定……”

    下一秒,一声巨响从他身后传来!

    “铛——!”

    银光乍现,猛然回身的灰瞳少年,短剑的剑锋之间火光迸裂。

    “路斯恩——?!”

    小个子巫师的惊呼声中,勉强被灰瞳少年招架的剑锋已经劈到面前,距离鼻尖不过毫厘之间。

    对方似乎没想到这么个小个子居然能单手招架自己的攻击,扭曲的表情又惊又怒:“还都愣着干什么,抓住那个变戏法的!”

    沉重杂乱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光凭声音判断就绝对不十几个!

    路斯恩陡然色变,空出来的左手一翻,银刃从背后的鞘中落入掌心,反手劈向对方的面门。

    “铛——!”

    利刃激奏的声响,伴随着已经逼近身前的脚步声,头也不回的灰瞳少年朝身后咆哮:

    “快走——!”

    紧张的小个子巫师都来不及思考……就在她冲出去的一瞬间,金属碰撞的音符再一次急促的响起。

    连呼吸的间歇也没有,连思考的时间也没有。

    就像是琴弦上激奏的音符!

    湛蓝的瞳孔死死盯着身后,仅仅犹豫了一秒钟的艾茵·兰德毅然决然的回头,朝天穹宫的方向狂奔而去。

    现在不是迟疑的时候,无论如何也必须先将证据送到洛伦的手里,送到天穹宫的议政厅。

    自己带着并不仅仅是一叠羊皮纸,更是吕萨克·科沃和数以百计的巫师们,乃至整个帝都巫师阶层的生死存亡!

    还不知道吕萨克·科沃已经自杀的小个子巫师,脑海中想到的只有瑟兰·科沃那已经濒临崩溃的表情,还有自己曾经对他的承诺。

    也许那个笨蛋从来没有想到过,从来不曾开口的小个子巫师会对他正在做的事情一清二楚。

    每一个夜晚匆匆离去的背影,每一次回来时紧蹙的眉头,还有那永远自信满满,仿佛什么都打不倒他的面孔……都从没有注意过那双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他身影的湛蓝目光。

    艾茵很了解洛伦,甚至比他自己更了解…那张永远无所谓,总是微笑的家伙,却有一颗骄傲而又无比脆弱的自尊心。

    总而言之,就是个喜欢装模作样的笨蛋。

    也许是太过自信,或者来时根本没有想到居然会放跑一个……大部分的暴徒们都已经涌进了那座房屋,守在外面的人根本寥寥无几。

    “有人要跑啦!”

    被留在外面的告密者——卖给路斯恩地图的一个卫戍军团士兵扯着嗓子嚎道,手中已经举起了战弓,张弓搭箭。

    从脚步踉跄的艾茵到箭尖不过区区十几步,对箭矢而言仅仅一眨眼的功夫。

    就在那一瞬间,扬起右手的小个子巫师右手轻点,白色的光点无声无息的飞到告密者眼前。

    仅仅…是一个“萤火咒”而已。

    “啊——!!!!”

    伴随着骤然亮起的白光,惨叫一声的告密者手中刚刚射出箭矢,艾茵娇小的身影就已经扑到面前,将他放倒在地。

    “抓住他!”

    “快,不要让那个家伙跑了!”

    “东西在这家伙身上!”

    终于察觉到的暴徒们从四周扑来,大呼小叫的挥舞着乱七八糟的武器,鬣狗捕食一般涌向进退无路的艾茵·兰德。

    站在原地的小个子巫师不紧不慢,夺过弓箭的同时右手已经捻住三枝箭矢,湛蓝的瞳孔快速从那一张张凶神恶煞般的脸上掠过,举弓的左手同时取出了一瓶引火剂。

    这一刻,凶恶的暴徒们在艾茵·兰德的眼中,已经变成了圣十字教会那一张张虚伪到极点的嘴脸!

    埃博登,皇家巫师学院,药剂师行会……每一次的惨剧,每一次的混乱都有他们的身影,都有这些人高喊着“圣十字”,将他们的私心掺杂其中。

    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艾茵的面颊闪过一丝的决然,修长的双手架住弓箭平举,右肘轻轻扬起。

    张弓。

    撘箭。

    十步、九步、八、七、六……艾茵的双瞳已经眯成一条缝,手指轻揉,捏住箭矢的右手轻轻松开。

    弓弦作响。

    “轰————!!!!”

    在半空被击中的药剂瓶化作碎片,迸溅而出的引火剂轰然炸裂,化作赤红色的巨大火球!

    突如其来的烈焰和前排传来的惨叫声,让一拥而上的暴徒们非常“明智”的选择了站在原地,或者干脆躲在前面的人后背倒着逃窜。

    浓烟散尽,站在原地的娇小身影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

    “铛——!”

    利刃破风的呼啸,火光迸溅之间,一个黑色的身影呼啸着凭空出现在道路的正中央!

    灰瞳少年没有逃跑,而是径直撞向挡在正前方的第一个惊慌失措的暴徒。

    “铛——!”

    右手的利刃招架住对方的战斧,接着空隙,瘦小的身影已经扑倒敌人怀中。

    一!剑!穿!膛!

    惨叫声中,雪亮的利刃卡在了敌人的肋骨之间;拔不出来的路斯恩直接抢过战斧,在敌人尸体倒下的前一刻,狠狠一脚踹开,再次扑向第二个对手。

    左手一翻,反握短剑的灰瞳少年一剑割喉,喷涌而出的血浆染红了墨蓝色的刘海,和他那尚且稚嫩的面颊;右手的战斧已经脱手。

    利刃破空!

    “砰——!”

    清脆的碎裂声传来,来不及惨叫的暴徒颅骨已经被砸的粉碎,在一片惊呼声中瘫倒在地;碎裂的骨渣和鲜红的颜色遍地皆是。

    不够,远远不够……

    银灰色的瞳孔愈发冰冷,也愈发的凶恶;瞳孔中的身影仿佛早已不再是敌人,而是一个又一个的猎物。

    艾因·兰德还没有走远,依然会有被这群家伙追上的可能…那么自己能做的,就是将他们全部都留在这里。

    一个不剩。

    然后…再去赶上已经跑远的艾因阁下,用兄长的剑叫开天穹宫的大门,将证据交到洛伦阁下的手中。

    这就是自己的计划。

    区区一名巫师护卫,能做的事也只有“杀人”而已……

    但只要是“他”的意愿,只要是他的命令,只要是为了他……

    不论是谁,不论有多少,不论有多强,不论在哪里……

    这样…才配成为洛伦·都灵大人手中的剑!

    “铛——!”

    单手挡住了对方的攻击,路斯恩左手的剑由下而上,从下巴刺穿了整个头部,剑锋从颅顶刺出。

    “铛——!”

    狂暴的呼喊声传来,目光冰冷的灰瞳少年用剑锋招架,右手活活捏断了对方的脖颈。

    “铛——!”

    沉重的木锤砸中了他的后背,一声不吭的路斯恩在倒地的瞬间,硬生生撕开了对方的大腿静脉。

    “铛——!”

    只是毫厘之间,飞掠的箭矢从路斯恩的脖颈擦过,左手短剑脱手;一道银芒闪过,短剑笔直的刺入弓箭手面门中央,染血的剑锋从后脑伸出。

    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暴徒们,终于察觉到他们的对手…似乎并不是普普通通的护卫和侍从。

    明明他们才是人多的一方,明明对方只是个十几岁的半大少年,小小的个子才到他们胸口……

    但真正被压制,被屠戮,被蹂躏的为什么是他们?!

    空荡荡的小巷,脚步有些踉跄的灰瞳少年缓缓起身,被越来越多的暴徒们围在了小巷的正中央。

    明明他的手中已经没有了兵刃,却依旧没有人敢上前半步。

    “来啊…继续啊……”

    擦掉脸上的血,目光冰冷的路斯恩侧着脸,尚且稚嫩的嗓音令人胆寒:

    “下一个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