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怔 铁证(上)
    天穹宫,议政厅前。

    凝重的气氛依旧没有丝毫减少,大厅内的贵族们仍然议论纷纷。

    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原本还能保持优雅从容的贵族们愈发坐立不安,甚至逐渐有人坚持不住,离开了议政厅,到专门准备好的衣帽间和品酒室休息。

    这也是贵族议院的常例……即便是再怎么高效,一场会议也往往会持续两到三天才能结束;出于各种原因这些贵族们并不能,也不愿离开天穹宫——因此,专供贵族议员们休息的私密场所也应运而生。

    在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依然有许多坐立不安的贵族们强作镇定,死死盯着偏殿紧闭的房门,一声不吭的等待着。

    真正能绝对这场审判的,不是那位死去的吕萨克·科沃大师,也不是区区一个教士和布兰登殿下的巫师顾问……

    一切的一切,都取决于艾克哈特二世陛下和御前内阁!

    “你说什么?”

    议政厅门外,默默等待的小教士韦伯微微蹙眉,看着跑过来给自己送情报的人…虽然对方同样穿着教士袍,但却是教会审判官的亲信。

    小教士很清楚,如果不是英诺森大主教强行压制,那位教会审判官大人才不会同意自己的做法…又怎么会特地跑来给自己送情报?

    犹豫了片刻,纠结的小教士还是选择了姑且相信对方,面色凝重的跟着那个人走到了一处无人的墙角。

    再三确认周围没人之后,对方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我们在巡逻队的密探传来消息,有巫师学院的人擅闯天穹宫。”尽管压低了嗓音,对方依旧无法掩饰自己的惊讶:

    “不仅如此,对方很有可能已经在这宫殿之中!”

    话音落下,原本还镇定自若的小教士眼角闪过了一丝难以置信的神情。

    “天穹宫的防卫在皇家侍卫手里,从戈洛汶山丘到宫殿大门有三道城墙。”小教士韦伯的眼神里写满了困惑:“他们是怎么办到的?”

    “不清楚,我们的人尝试过在山丘外拦截他们,但是失败了。”

    对方摇了摇头…至于是如何“拦截”的,他当然不会傻到告诉这个小教士。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冷静的小教士轻轻叹息,声音依旧平静如水:“审判官大人让您来…应该不止是为了告诉我这个情报,对吧?”

    那人的表情有些微妙:“韦伯阁下,您好像并没有询问我…对方是谁。”

    “因为没有必要。”小教士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也就是说…您知道对方的身份。”

    这一刻,对方的表情愈发的冰冷:“韦伯教士。应该不需要我提醒您这场御前审判对教会的意义有多么重要吧?”

    “绝无仅有。”

    小教士平静的抬起头,毫不退缩的看向那双已经充满了暴戾的眼睛:“但这也不是我们可以不择手段,乃至违背教义的理由。”

    “相信我,这也是我一生仅有一次的机会…但我不会为此而不择手段。”

    “洛伦·都灵…我会堂堂正正的击败我的朋友!”

    那人皱起了眉头。

    “对了,也请您将这番话转告给审判官大人。”小教士向前一步,彬彬有礼的看着面前的人:“当我们一次又一次的秉持公义和信仰,却又在肆无忌惮的滥用这种力量的时候…信仰就距离我们越来越遥远。”

    “愚昧不等于虔诚,没有经历过考验的信仰也没有任何价值;暴力,权柄,财富,人脉,言语……这些并不能唤起人们心中的信仰,这些只能唤起人们心中的恐惧。”

    “恐惧,永远无法唤起真正的信仰!”

    面对小教士那真诚的目光,对方也只是不屑的冷哼一声。

    小教士韦伯摇摇头,表情有些黯淡:“当然,我并不期望审判官大人能接受我的观点;但既然这一次英诺森大主教选择的人是我,那也就请审判官大人尊重大主教的决定。”

    “我会给这一切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就从这场御前审判开始!”

    “您真是天真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那人冷冷的道:“我真不明白…英诺森大主教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决定,愚蠢到相信您这样一个傻子!”

    “因为愚蠢的人是你们;到了现在这一步,你们还没有意识到圣十字教会已经变成了怎样一个怪物……”

    小教士的目光中没有愤恨,没有怒火,只有一丝无法形容的悲痛:“对于洛伦·都灵,胜利就是一切,赢就是所有,为了胜利他可以不择手段……”

    “但是对我们而言…却还有另外一种选择。”

    ……………………………………………………

    “你、你是……”

    安静的品酒室内,难掩惊愕的赤血堡女伯爵,夏洛特·都灵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壁炉,捧在手中的酒杯也浑然不觉的掉在了脚旁松软的地毯上,留下了一大片紫红色的酒渍。

    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如果那个真的还能被称之为身影的话…突然从壁炉里摔落!

    激扬的烟尘之中,那个身影拼命的咳嗽着,从头到脚都被染上了一层黑色;惊讶的女伯爵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位“不速之客”。

    足足过去了五分钟,惊呆了的夏洛特才终于清醒过来,从记忆中隐约找到了一个和眼前的人相似的身影:

    “艾因·兰德?”

    她能认出对方,完全是因为学院宴会的那天晚上,小个子巫师自始至终都和黑发巫师形影不离,才让她勉强记住了对方的名字。

    “夏洛特·都灵…啊啊啊,不不不不…是夏洛特伯爵咳咳咳咳咳……”

    满脸炉灰的小个子巫师几乎是脱口而出,再看清对方长相之后才连忙晃动着小手,话没有说完就又咳嗽了起来。

    无比震惊的女伯爵愣住了一秒钟,然后才恢复了原本典雅雍容的神情,从容不迫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小个子巫师手忙脚乱的从壁炉里爬出来,用袖子在脸上抹了两把,露出了半张白皙姣好的面颊。

    强作镇定的夏洛特,发现自己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安静的品酒室,气氛在这一刻尴尬到了极点。

    沉默了半天,看着一脸狼狈相的艾茵·兰德,女伯爵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不觉得需要解释一下吗,艾因·兰德阁下?”

    “唉?”楞了一下的小个子巫师紧张的抬起头:“抱歉抱歉,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那些皇家侍卫们追的实在是太急了,我没有办法只好钻进了烟囱里……”

    “你是擅闯进来的?!”

    夏洛特彻底震惊了,看着一脸傻乎乎模样的小个子巫师,完全无法想象对方的胆子居然大到了这个地步:“这里可是天穹宫,一旦被发现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我知道,但是真的来不及了!”终于清醒过来的艾茵脸上写满了焦急的神情:“圣十字教会的人已经封锁了戈洛汶山丘外所有的地方…如果不是路斯恩,我甚至都没办法接近天穹宫!”

    “圣十字教会封锁了帝都?!”女伯爵猛然起身:“怎么会这样?!”

    “我已经来不及解释了,真的来不及了!”焦急万分的小个子巫师不管不顾,直接攥住了女伯爵的双手:“洛伦呢,洛伦他在哪儿?拜托了,我现在必须见他一面!”

    纠结的女伯爵一言不发,面前的小个子巫师眼神中的祈求已经是溢于言表。

    就在这时,敲门声从身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