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雷阵雨(上)
    时间到了一周之后,轰动一时的御前审判彻底尘埃落定,帝都内的动荡也终于告一段落了。

    随着吕萨克·科沃被平反,药剂师行会的重建,步入正轨的皇家巫师学院和选择了隐忍退让的圣十字教会,一切仿佛回到了冬季刚刚结束时的平静,帝都的街面上甚至找不到多少动荡过后留下的痕迹。

    无论再怎么动荡,也绝对不能让帝都陷入混乱…这不光是艾克哈特二世的命令,更是帝都内各个势力之间的默契。

    只有一个稳定,强大而富饶的戈洛汶,才能震慑萨克兰帝国境内下辖的诸公国——这从任何角度而言都是绝对的。

    从信仰而言,戈洛汶是圣十字教会的圣地,也是最早见证了圣十字神迹的土地;

    以财富论,繁荣的土地上人烟稠密,城镇林立,人口超过百万;仅仅是西萨克兰的财政税收和宝石河的关税,就能支撑五个萨克兰帝国的军团,以及十倍于此的征兆兵团;

    政治地位上戈洛汶不仅仅是帝国的都城,更因为其发达的道路系统,加上横穿帝国的宝石河而成为重要交通枢纽;一个整编军团从西萨克兰出发,一个月内就能集结完毕,步行抵达帝国的任何一个公国;

    一个月…对于除了依靠雇佣兵的埃博登之外任何一个公国,他们可能连军队都没有集结完毕!

    这就是帝都戈洛汶,王城之女王的头衔并非只是虚伪的夸耀……而是任何得到了这座城市的人,就能主宰整个萨克兰帝国!

    震慑诸邦,让所有人都不敢有不臣之心的,可不仅仅是翱翔天际的巨龙……

    一切的斗争,都被隐匿于戈洛汶山丘的光照之下,天穹宫的宫闱之中;对于小个子巫师而言,她所感受到的仅仅只有附近的物价似乎涨了,以至于购买实验材料的时候必须多少注意点开销问题。

    哪怕有了整整三亿银币的研究资金,一贯节俭的艾茵·兰德依旧精打细算的过日子,能省则省;

    而艾萨克·格兰瑟姆……这家伙就从来没有过金钱观念——十几天的时间,他的一应收支全部都转到了莉娜·德萨利昂的名下,需要钱的时候直接向黑框眼镜伸手……

    不知为何,现在每次想起他的时候洛伦都会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欣慰。

    看着曾经整天浑浑噩噩,一旦没人在旁边就能连饭都忘记…这家伙在埃博登可有过半年没洗澡的记录…从不知白天黑夜为何物的艾萨克·格兰瑟姆,如今也能朝五晚九,甚至主动洗澡了。

    怎么说呢?除了不可思议之外…洛伦能想到的就只有“自家的崽,终于也有人要了”这种欣慰吧?

    虽然还是那么的令人难以置信……

    至于莉娜·德萨利昂…严格意义上说,作为皇室女性旁支她是没有独立自主的权力的,名义上的监护人正是军务大臣瑟维林·德萨利昂;

    但说是一回事,做就是另一回事了;西萨克兰的风气要比淳朴的东萨克兰开放得多,而帝都戈洛汶尤甚;帝都贵族之中,情人和交际花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黑框眼镜没有大张旗鼓的宣布“我要和艾萨克·格兰瑟姆结婚”……这种事情根本没有人懒得管,就连圣十字教会也一样。

    在御前审判结束的十几天后,对黑发巫师而言总算是暂时享受了一段较为平静的日子…如果期间不算上某个皇子殿下突然爆冷门的话,一切都还能算得上相安无事。

    “赤血堡…你要去拜恩公国?!”

    小个子巫师瞪着难以置信的大眼睛,整个人都快扑倒黑发巫师怀里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概…就是最近两天吧?”黑发巫师尴尬的挠挠头,把到嘴边的“立刻”收了回去,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这次没什么风险,只是确保都灵家族和布兰登殿下之间的联盟…我的任务仅仅是作为殿下的代表而已。”

    “代表?”艾茵的表情明显还是不放心。

    “呃…大概就和在深林堡的时候担任巫师顾问差不多吧,但应该比那次要强多了。”黑发巫师耸耸肩:

    “这次美酒之国,骑士之乡……总之应该会很清闲,一两年内都不会有什么事情。”

    “你要去一两年?!”骤然抬头的艾茵,表情更紧张了。

    “没办法啊,事情就是这样…应该会很快的!”

    洛伦连忙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一切顺利的话,说不定半年我就回来了…毕竟我也没那么重要,人家看重是布兰登·德萨利昂,又不是我这个巫师顾问;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不可能的。”

    “嗯?”

    “只要你这个家伙去的地方,就不可能有一帆风顺的事情。”小个子巫师似乎很想强作镇定,但最后还是笑了出来:

    “深林堡,古木森林,埃博登,断界山……每次只要有事发生,都会被你搞得一团糟!”

    欲言又止的黑发巫师,也只能尴尬的挠挠头。

    仔细想想,好像还真的是这样。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爽朗的笑声在房间内回荡着。

    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了呢……

    艾茵在心底忍不住如此感慨着。

    其实还有件事她始终没说出口…在天穹宫的时候,小个子巫师和夏洛特的相遇并不是意外,她在钻进壁炉烟囱的时候就知道房间里的人是那位女伯爵。

    不仅仅是因为有一面之缘,而是一种莫名的信任……在得知对方的姓氏是都灵的时候,她就下意识的觉得对方一定不会背叛洛伦,将证据交给圣十字教会的。

    她并不清楚夏洛特已经和布兰登还有洛伦已经私下达成联盟了,只是本能的直觉——哪怕心底忍不住会去嫉妒夏洛特·都灵,也心甘情愿的将最后的希望交给对方。

    真的…只是本能而已吗?

    “所以,这次我们要去拜恩公国了吗?”微笑着的小个子巫师,轻轻歪了歪脑袋,眼神里散发着某种幻象的光泽:“听说那里一年四季都是春天和夏天,到处都是漂亮的葡萄园和花园呢。”

    “确实,毕竟是帝国最南方的公国,著名的美酒与骑士之乡嘛。”黑发巫师懒洋洋的耸耸肩:“论气候和山林遍地的洛泰尔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

    话还没说完,洛伦突然反应过来:“等等…我们?!”

    “对啊,当然是我们…我和你。”艾茵翘着嘴角,蓝宝石似的眸子里带着一丝得意:“不准再骗我,也不许抛下我一个人,不管面对什么都得一起面对,并肩作战——这是你答应过的!”

    “……”

    “某些人可是答应过,自己绝对不会食言的哦!”艾茵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能反悔吗?”

    “不行。”

    “那到时候我会在你晚餐里放安眠药剂,偷偷溜走。”

    “某个笨蛋好像忘了,我才是三个人里精通炼金学的吧?”小个子巫师很得意的哼了哼。

    “艾萨克怎么办,总不能扔下他一个人吧?”

    “他不是有莉娜·德萨利昂了吗…再说了,这个‘自大狂’虽然自恋…但只要他不乐意,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洛伦·都灵。

    “唉……某个家伙第一次哑口无言了呢,要是被那些审判庭上的大人物们看到一定会惊讶吧?”

    艾茵抱着肩膀,狡黠的勾起嘴角: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永远都不准丢下我一个人……”

    “大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