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沸腾的美酒(上)
    将被扭断脖子的守卫放在地上,从屋檐闯进阁楼的黑发巫师终于潜入了这座宅邸。

    犹如礼拜日般的朗诵声穿过穹顶,还有整齐划一的和声和祷告,连脚下的地板都在隐隐震动,让刚刚闯进来的洛伦差点儿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颂歌?祷告?

    如果不是外面破败的围墙,还有里三层外三层巡逻的卫兵,黑发巫师甚至会以为自己潜入了某个圣十字教会的大教堂。

    在第二世代教会审判庭“大清洗”和誓言骑士们“持剑传教”过去数百年,连乡村中都遍布教堂,邪神们蛰伏爪牙的今天,还能见到如此“虔诚”的异教徒真的是很诡异的事情。

    虽然宅邸外围遍布守卫,黑发巫师依旧尽可能的谨慎,但实在是一点也没有“潜入敌营”的紧张感——从阁楼到下层,所遇到的守卫连十个人都没有,警戒松弛的程度近乎就和摆设一样。

    是他们对自己的伪装太自信了,还是说有什么事正在发生…洛伦希望是前者,但内心告诉他应该是后者。

    祷告声是从底层大厅传来的…无论是哪一种,只要进入大厅也就一目了然了。

    倚靠在走廊的拐角后方,悠闲的脚步声从走廊远处传来;就在火光靠近的一刹那,黑发巫师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右手捂住口鼻;挣扎的守卫还没拔出武器,脚下突然失衡,整个人被放到在地。

    “啪!”

    稳稳接住对方刚刚失手抛出的火把,面无表情的洛伦走向长廊,抬头一看。

    大厅,已经近在眼前。

    ………………………………

    “……我们,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脆弱!”

    嘹亮而沉重的声音回荡在大厅内,底下是数以百计狂热的目光,注视着大厅正前方那个站在主祭台上慷慨激昂,手舞足蹈的身影。

    “死亡、饥荒、天灾、瘟疫……在这些不可抵御的力量面前,在魔鬼与邪神的面前,我们太渺小,太脆弱了,弱小的与蝼蚁难以分别!”

    “然后圣十字的教士来了,他们告诉我们,这些都是不信神之人应当遭受的苦难,这些都是圣十字对我们不够虔诚的惩罚!”

    “我们相信了…可这些灾难还是没有离我们远去;”

    “于是那些教士又开始耳语,这一切都是圣十字的历练,是检验我们虔诚与否的过程,只有全心全意侍奉神的人,才能荣登神的天国。”

    “我们…再次相信了这群人的鬼话!”

    “我们忘记了,在古王国时代的先祖们也曾面临这些苦难,也和我们同样的脆弱而渺小;但那时的他们没有躲避这一切,他们没有假装只要抛弃自己的历史、传统和信仰,就能再也不用面临这一切!”

    “这…就是我们懦弱的开始,这就是古老的拜恩是如何衰落的!”

    “而我们…也应该像我们的祖先一样,追随女战神布伦希尔德的铁骑,将命运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上!”

    …………………………

    慷慨激昂的话语声响彻穹顶,站在二楼长廊的黑发巫师也能清切的感受到下面躁动的气氛,哪怕这群人立刻起义宣布推翻圣十字教会的统治,恐怕也没有谁会感到意外。

    半蹲在长廊的角落里,黑发巫师皱紧眉头打量着身旁的脚印…和邪神遗迹中遇到的那个一模一样。

    对方已经进来了,而且就在自己前面。

    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身边回荡,一声不吭的洛伦默默拔出了腰间的“亮银”,目光四下打量着周围每一个角落。

    他没有使用“精神视界”侦查……不论对方究竟是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使用高阶魔咒瞬间的虚空反应都会暴露自己的位置和身份,简直得不偿失。

    等等,再等等。

    望着长廊下数以百计的“狂信徒”们,还有主祭台上那个“手舞足蹈”的疯子,黑发巫师突然心中一动。

    看起来加斯帕尔好像并未参与其中…或者他已经察觉到自己被背叛,所以特地没有出现在这儿?

    握住剑柄的右手不断揉搓着,身体的紧张让掌心一直不停的在冒汗。

    也许对方同样发现了自己,也许这个脚印就是他故意留下来,引自己上钩的陷阱…不论是不是,对方此刻肯定就在这大厅内的某处。

    抑制着自己的呼吸,手脚绷紧的同时洛伦尽可能让自己的心跳平稳,四下搜索的目光却愈发凝重…仿佛黑暗中有另一双目光同样躲在角落里,从背后思思盯着自己。

    对方在等什么?

    自己还要继续等下去吗?!

    ……………………………………

    “他们,将我们斥责为邪恶,异端…是徘徊在阴影中的魔鬼,是随时会将这个世界化为炼狱的恶魔!”

    “他们说对了,我们就是他们的恶魔!”

    “摧残我们的历史,毁灭我们祖先的信仰,用圣十字的‘苦难’让我们的人民蝇营狗苟沉醉于死后的世界,而不再关注今世今生的幸福,将无数的财富投入到荒谬的教堂中去,让他们一个个满脑肠肥!”

    “金币坠入赎罪箱,一个灵魂就将升入天国…这是那群教士们的原话,难道圣十字对天国的财富不满足,还在渴求着这世间的田产与黄金吗?!”

    “这样的信仰是需要被毁灭的,这样的教会是需要被推翻的!”

    “我们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们了…我们也曾迷茫,而如今却被先祖的信仰点醒;我们将追随布伦希尔德的铁骑,成为她散播福音的使徒!”

    “教友们,袍泽们,紧紧抓住这最后的火种吧…今夜的我们,必将点燃驱散黑暗的烈火,赤血堡将成为照亮整个拜恩的灯塔!不久的将来,十三骑士麾下的骑士王国必将重新崛起,与波伊的骠骑兵们携手并肩,重铸属于拜恩的霸权!”

    “圣十字的追随者们将拜恩的葡萄酒斥为堕落,他们当然不知道我们拜恩人的身体里就流淌着沸腾的酒浆,浴血厮杀的战场,那正是属于拜恩骑士们的欢宴!”

    “美酒如血——!美酒如血——!美酒如血——!美酒如血——!”

    大厅内的人群已经变成了一片狂热喧嚣的海洋,一个个身穿长袍的“狂信徒”们涨红了脸挺着青筋暴露的脖颈,双眼猩红,疯狂的呐喊着那句箴言般的口号。

    “这——!就是女神布伦希尔德赐给我们的美酒!”

    主祭台上“手舞足蹈”的“狂信徒”突然举起一只装满了鲜红液体的酒杯,布满血丝的眼睛凝视着周围所有人:

    “喝下它,我们就将成为布伦希尔德在世间的使徒,获得不老不死之身,向拜恩十三领地散播布伦希尔德的福音!”

    “今天,就在这里,在这一刻,我们将打破圣十字的枷锁,让故乡的土地重新沐浴在阳光之下,重新成为拜恩人的热土!”

    随着他话音落下,手中的酒杯随即高高举起,作势欲饮。

    下一秒,两个黑影同时从天而降!

    “铛——!!!!”

    金杯坠地,鲜红的血浆倾洒在“狂信徒”的头顶,朽木般的身体抽搐着瘫倒在地。

    尚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狂信徒们一片惊骇喧嚣之声,大厅内乱糟糟的一片。

    半空中,灰蓝色的剑芒和一柄斑驳的长剑交击,碰撞的火花甚至还在隐隐闪现,朝周围迸溅;

    透过剑芒,黑发巫师终于看到了眼前的身影,还有那双永远严肃,冷漠看不到一丝情感的眼睛,那双曾经宁可同归于尽也要杀了自己的眼睛。

    “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