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七章 长夜漫漫(三)
    在目睹火焰吞噬一切的刹那,安德鲁·麦卡菲几乎以为自己死定了。

    伴随着熊熊烈焰的是突如其来的巨响,整个大厅…整个宅邸都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不断地有尘土和砖石从头顶的穹顶和四周的廊柱上崩落,龟裂的缝隙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脚下的地板撕开。

    不是以为,就是死定了!

    在饮下圣血药剂,彻底变成“突变怪物”的狂信徒无休止的包围和厮杀中,彻底被堵死了最后撤离的退路。

    情急之下,黑发巫师不得不用亮银释放了“都灵之火”,将整个大厅瞬间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借机铲除所有突变的狂信徒和圣血药剂的残留;没想到今晚正准备“起义”的鲜血教团除了迷幻剂和圣血药剂之外,居然还准备了一大批的引火剂……

    “轰——————!!!!”

    轰鸣与巨响接连不断,嘶吼嚎叫的“狂信徒”们犹如从地狱底爬出的恶鬼般在火海中凄厉的挣扎,犹如溺水者般无力的向上伸出双手,却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那金红色的“海水”,被一点一点的吞噬。

    躲在主祭台后面的麦卡菲亲眼看到一个浑身着火的狂信徒,也许是因为被药剂腐蚀的程度还不高,撕心裂肺的惨叫着朝自己这边拼命爬过来。

    他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烧干净了,双眼已经融化变成了和面庞无二,泛着脓疱和血水的焦黑色烂肉,身体正“滋滋”冒着油水……

    原本早就应该断气的人,却在圣血药剂的“强化”下获得了惊人的生命力,哪怕手臂的肌肉全部融化只剩白骨,依旧还能挣扎最后一口气。

    瞪大了双眼的麦卡菲几乎能感觉到正在颤栗的手脚,隐隐回想起儿时曾经不屑一顾的,在圣十字经文中看到过的古王国传说诗文……

    “……那绝非凡人可以假想,实乃地狱中方能一见之景象……”

    低声轻喃的“逃兵”,几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头顶的天花板也正在崩塌。

    “轰——!!!!”

    轰鸣的巨响在头顶炸开,惊恐的麦卡菲猛地抬头,倾塌的碎石和尘土犹如骤雨冰雹般从迎面扑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前一片漆黑的麦卡菲,随即就是一阵鬼哭狼嚎。

    刹那间…世界重归死寂。

    该死该死该死…呃,我死了吗?

    没死在一穷二白的阿尔勒老家,没死在冰天雪地的断界山,没死在逃亡南方的路上,却在四季如春,歌舞升平的赤血堡被一群暴徒给活埋了……

    圣十字…你这是在故意玩我吗?!

    就在麦卡菲心底在拼命抱怨的时候,一阵刺痛的压迫感从胸口传来,视野中隐隐射入到些许的光亮……

    不恼反喜的麦卡菲伸手向上探去,碰到了堆砌在身上的瓦砾。

    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麦卡菲惊喜过望,迫不及待的拨开挡在身上的瓦砾和坍塌的砖石,几乎是到了手脚并用的程度。

    呼——!

    竭尽所能从废墟瓦砾中“钻”出来,瘫坐在地的麦卡菲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现在也不考虑着誓言骑士还有那个黑发巫师去哪了,这一瞬间他只想先感叹一下生命的美好,还有活着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下一秒,呼啸的战斧从他身后袭来,还在大口大口喘息的“逃兵”依旧浑然不觉。

    “铛——!”

    千钧一发的刹那,一柄短剑从侧面拦住了斧刃;在狂信徒的嘶吼声中一剑挑飞战斧,扬起的剑锋挥向对方毫无遮拦的脖颈。

    “噗——!”

    惊恐中猛然回头的麦卡菲,就被鲜红的血浆喷了一脸,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眼前这个挡在自己面前的,明显还是少年的背影……

    “抱歉,我还以为那个爆炸是什么特别的信号,所以现在才来,您应该没事……”

    话语戛然而止,回过头的灰瞳少年愣了一下,眨眨眼睛:“你是谁?”

    麦卡菲盯着他,一副不知该从何说起的表情:“这不是应该我问你的吗…你是谁?”

    “我是……”下意识想要回答的路斯恩突然清醒过来,紧张的四下环顾着:“洛伦大人…我是说你有没有看见洛伦·都灵阁下在哪了?!”

    “你是找那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巫师,还是只有左手的誓言骑士?”麦卡菲反问道:“据我所知,他们俩当时好像……”

    “铛——!”

    兵刃交击的声音回荡,在一片死寂的月夜下无比清晰;这突如其来的动静让二人本能的同时侧目,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剑锋交汇,黑发巫师静静的望着眼前的誓言骑士,望着这个面容和内心同样坚毅的男人。

    “所以…您对我的提议怎么看?”洛伦淡淡的开口道:

    “法内西斯也是我的敌人,但如果要让我对您和他在赤血堡中的厮杀坐视不理……抱歉,这一点我绝对办不到!”

    沉默…毫无表情的沉默,一声不吭的誓言骑士就这样举着剑,冰冷的目光和黑发巫师四目对视着。

    无奈的叹了口气,洛伦再次开口道:“关于法内西斯我已经有一个很完整的计划了!加斯帕尔·维恩,帝国在拜恩的总督…无论如何这家伙肯定和法内西斯有所勾结,只要我们能活捉他,我敢肯定可以找到法内西斯的线……”

    “你想利用我?”

    “我……”

    “你想利用我替你出面,解决你的麻烦。”面无表情的誓言骑士,平静的开口道:“将有相同目标的人联系起来,让他们成为自己的主力,你真的很擅长这种把戏;洛伦·都灵…你觉得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吗?”

    黑发巫师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法内西斯,他的危险程度超乎你的想象——不论你承认与否,圣十字教会乃帝国和全世界稳定的基石!失去了作为堡垒和信仰根源的教会,光凭人类是不可能抵御坠落的邪神们的!”

    誓言骑士表情凝重,一字一句的说着:“对…在巨龙王城,我也看到了你所谓的‘真相’,但那些片面之词还不足以摧毁我的信仰;被人三言两语便颠覆信仰之人,必定是伪信者!”

    洛伦瞳孔猛然骤缩,紧紧盯着誓言骑士…有那么一刹那,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另一个小教士韦伯。

    “所以说……”洛伦深吸一口气,眼睛眯成一条缝:

    “除非我可以拿出证据,来证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打败法内西斯而非私人利益,否则您不会与我合作的是吗?”

    “我不是商人,侍奉圣十字之人不会与任何人谈条件。”誓言骑士的目光越来越犀利:“我只要你发誓就够了。”

    “发誓?”

    “没错,发誓你会将与法内西斯的对抗放在个人利益之上——我不奢望一个巫师会放弃这些,但你必须发誓在关键时刻可以做出牺牲!”

    誓言骑士沉声道:“如果你可以做到,我可以尽可能的协助你,甚至是全心全意的与你并肩作战…就和在冰川荒原时,我们与邪神使徒法欧达的那一战一样。”

    黑发巫师微微一愣,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几分弧度。

    “没问题。”

    誓言骑士微微一愣,点点头便转身离开。

    黑发巫师耸耸肩。

    “那位就是背叛了教会的埃博登主教…法内西斯的护卫骑士,帝国最后的誓言之剑吗?”

    一个略带轻佻的声音响起,洛伦稍稍侧目,嘴角挂着一抹狡诈微笑的小约德从旁向自己走来:

    “我不在的时候您好像结交了不少稀奇古怪的盟友啊,洛伦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