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七章 像那时一样(上)
    “洛伦·都灵,我猜你一定会对这幅景象很熟悉吧……”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黑发巫师猛然一惊。

    “忘了吗,需要我提醒你一下吗?”

    冰冷刺骨的话语,随着身后的脚步声一点一点的接近;清脆的声响回荡在静谧的圣坛内,与黑发巫师的心跳声重叠在了一起。

    “洛泰尔,维姆帕尔学院,小教堂,吸血鬼…也是第一次,你这个无足轻重的巫师学徒,让我无比深刻的体会到了挫败感。”

    “而今天,邪神,圣坛,拜恩,赤血堡……所有的一切,还真是令人恍若昨日。”

    无奈的闭上眼睛,紧咬牙关的洛伦重重叹了口气。

    他转过身来,睁开的同时便看到一袭黑袍的法内西斯,正从圣坛外的长廊一步步走来——凌乱披散的长发,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孔,破烂不堪的长袍,赤脚从染血的地板上踏过。

    一切貌似没什么变化,只有对方带给自己的压迫感更胜往昔…洛伦只觉得呼吸停滞,全身的血液都已被冻结。

    面前的法内西斯仿佛已经不再是某个邪神的使徒…他,就是邪神“黑十字”塞廖尔本身!

    “好久不见啊,法内西斯大人。”黑发巫师艰难的微微翘起嘴角,强烈的窒息感让他连“思考”都变得无比艰难:

    “您…看起来气色真不错。”

    “而你,洛伦·都灵…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以为是。”法内西斯淡淡的开口道,缓慢的步伐还在一步一步的,毫不迟疑的向黑发巫师走来:

    “是谁,让你有所察觉并且追踪我到赤血堡的?”

    “谁?”

    洛伦攥紧了手中的龙牙,带着“施法者”的左手背在了身后做好准备:“当然是您自己啊,法内西斯大人。”

    “加斯帕尔的那头怪物,我们姑且称之为‘吸血鬼’好了,是您的第一个破绽;那种突变的等级已经不是自然选择能够产生,而是在极其强烈的虚空能量下出现的变异;”

    “至于埃博登的圣血药剂…贝利尼家族已经尽数伏诛,所有的材料都已经被我毁掉了,换而言之除了当时的您以外,不可能有第二个人还拥有药剂的配方,即便有也不可能拥有将其制造出来的能力;”

    “还有被您蛊惑的加斯帕尔和鲜血教团——会知道教会秘辛的人,也只能是教会的成员,甚至是曾经的掌权者…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黑发巫师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攥紧龙牙的右手丝毫不曾放松。

    法内西斯同样与洛伦注视着,一双冰冷的眼睛倒映着黑发巫师的身影,寒芒熠熠。

    时间凝固在了这一刻;昏暗的圣坛只剩下两个孤零零,四目对视的身影;还有被拘束在圣十字雕塑上犹如受难天使般,名为“布伦希尔德”的邪神。

    冰冷的杀意,正在二人之间迅速蔓延开来…仿佛过去了几个世纪的时间,实际上却仅仅不过区区数秒。

    “所以……”

    法内西斯目光阴寒,冰冷到极致的声音缓缓响起:“察觉到这一切的你,准备像维姆帕尔时一样…阻止我?”

    “然后再等待那位都灵家族的女伯爵和其他人赶来,在他们面前声泪俱下的描述你是如何的绝望,却又在最后关头得到了圣十字的祝福,沐浴在光辉之中看着我虚伪污垢的身体被彻底净化?”

    一句一句,法内西斯的声音越来越狠厉,同时逐渐逼近站在原地动弹不得的洛伦。

    低声叹息着,黑发巫师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丝微笑:“您真是多虑了,我只是想和您达成一个可以放我一条生路的协议而已。”

    “协议?”法内西斯的眼神十分的微妙,丝毫不掩饰其中的轻蔑和讽刺:“即便这份‘协议’会让成千上万人无辜的人死去,甚至落入更加悲惨的境地?”

    “首先,是否存在比死亡更悲惨的境地这一点有待商榷;”黑发巫师故作轻松的耸耸肩:

    “其次,人首先要自己活着才不能顾及其他,不是吗?”

    法内西斯还在步步逼近,表情变得更加轻蔑了。

    “很好,交出九芒星圣杯,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法内西斯阴冷的声音在圣坛内回荡着:“只要你能像野狗般蜷缩在荒野之中,我并不介意让你多苟延残喘些时日。”

    “一言为定?”黑发巫师挑着眉头,向法内西斯主动伸出了右手。

    俯视着洛伦的法内西斯,也缓缓伸出了手掌:“一言为定。”

    然而就在两个人的手即将碰触到的刹那……

    “铛——!!!!”

    碰撞的激奏在圣坛内震荡不止,犹如刺耳的长鸣!

    察觉到杀气的那一瞬间,黑发巫师立刻开启了“超越感知”,剑芒绽放的龙牙几向法内西斯笔直刺去。

    几乎就在同时,面容狰狞的法内西斯周围已经是黑雾弥漫,硬生生将枪尖挡在了距离他面门只差十公分的位置上。

    瞬息之间,骤然而现的黑雾已经从四面八方围向洛伦,准备将他彻底束缚然后直接撕成碎片…就像法内西斯对峙誓言骑士时一样!

    没有半点犹豫,察觉到自己就快走投无路的刹那,黑发巫师立刻向头顶甩出一记“都灵之火”。

    “轰——!”

    金红色的烈焰骤然升起,轰鸣声将周围的黑雾荡开;夹杂着突如其来的巨响,面无表情的洛伦笔直狂奔,挥舞着龙牙直扑法内西斯的面门。

    和真正掌握了虚空力量的邪神使徒相比,依靠高阶魔咒根本是毫无意义的;只有逼近他三步之内,才有些许赢的可能。

    哪怕这个可能简直微乎其微,他也必须赌一把;否则布伦希尔德真的被释放,自己就毫无胜算了。

    “铛——!”

    又是激烈的碰撞声,心头一冷的洛伦作势闪避…但这一次,法内西斯却比他更快。

    下一秒,犹如实质般的黑雾已经化作长枪,顶在了黑发巫师的咽喉…区区两三公分的距离,却是能够掌控他生死的距离。

    “洛伦·都灵,在我们共同经历了那么多次之后……”

    法内西斯终于面露狰狞,冰冷的眼神令人毛骨悚然:

    “你真的以为,我还会相信你说的那些鬼话吗?”

    黑发巫师的目光和他对视着,恐惧的触感从脊椎一直流入脑海,犹如潮水般袭来!

    这一刻,他的表情无比的难看。

    我…我会死在这儿吗?

    “维姆帕尔,埃博登,巨龙王城……在我们那么多次的共同经历之后,我已经对你的那些‘小把戏’了如指掌;你尽管的去挣扎,去试探,继续尝试着如何才能阻止我;但是到最后,你就会发现这一切都只是无用功!”

    “你费尽心思所碰触到的,也不过是这庞大计划的冰山一角;你所作的一切在我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狰狞的怪笑着,法内西斯的表情越来越抽搐,越来越诡异:

    “没有人能够阻止我,没有人!”

    “噗——!”

    就在法内西斯咆哮的刹那,他的身体猛然一颤,一柄满是崩口的长剑从后方贯穿了他的心脏,喷涌而出的血浆迸溅在黑发巫师的脸上。

    洛伦瞪大了眼睛,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法内西斯的身后。

    “没有人能够阻止您,法内西斯大人。”面若冰霜的誓言骑士冷冷的开口道:

    下一秒,蓝灰色的剑芒和斑驳的“璨星”同时挥舞出第二剑——被腰斩的法内西斯上半身腾空而起,那狰狞的脸孔还未说出一句话,就从中央被劈成了两截。

    “但我还是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