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八章 共谋者(下)
    “全部…都是计划好的?”

    喃喃自语,惊呆了的夏洛特艰难的一点一点站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坐在那同样在看着自己的洛伦·都灵和尤利·维尔茨:

    “什么时候?”

    “我和艾勒芒公爵只见了一次面,当然也就是那一次。”洛伦轻声开口道:“我告诉过你,我和尤利·维尔茨达成了协议,这个…就是这份协议。”

    安静的偏厅,甚至能听到窗外鸟儿们悠扬的歌声。

    夏洛特依旧站在那儿,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位“公爵大人”。

    “我们的目的帝国和拜恩保持和平,同时还能确保拜恩的再次统一;想达到这个目的,一场半人马战争和寸步不让的维护尊严,是不够的。”

    看了眼对面的尤利,洛伦只得轻声解释道:

    “所以我和尤利公爵商量了一个计划;圆桌议会当天我会出现在会场;如果有人利用我的身份,借机生事…结果你已经看到了。”

    “而艾勒芒公爵,他是计划的第二环——说的更简单点儿,他要确保拜恩与帝国的和平,同时扮演一个蹩脚的反派,让结果看起来像是拜恩‘赢了’或者‘拯救了’帝国。”

    仔细倾听着洛伦的解释,夏洛特沉吟片刻,缓缓开口:

    “就是说,让拜恩的骑士们觉得自己…是拯救帝国,还挫败了天穹宫阴谋的英雄?”

    右手打了个响指,洛伦的嘴角绽出了微笑:“完全正确。”

    “那、那半人马入侵呢,那个也在你们的计划之中?!”

    “不,这件事完全是个意外。”洛伦连忙摆手,但嘴角还是掩盖不住的笑意:“可就算没有半人马,我们也有的是办法——这是个又大又充满危险的世界,有的是让英雄们杀个痛快的小怪兽们。”

    “就目前看来,计划执行的还挺成功的,稍有坎坷但还算一切顺利。”

    “没错,尤其是对某些人而言,真过于顺利了。”

    银瞳转向黑发巫师,少年公爵突然冷笑一声:“洛伦·都灵阁下…或者该称呼您为拜恩公爵了?”

    “你和我商量这个计划的时候,可没有告诉过我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话音刚落,洛伦的微笑立刻僵在了脸上。

    微微一顿,夏洛特像是受了惊似的故作镇定,重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将头扭向一侧,认真欣赏着窗外的盛夏美景。

    洛伦能清楚的感受到,夏洛特的在不停的用眼角的余光扫向自己……

    一旁的尤利·维尔茨表情冷漠,充满怀疑的视线不停的在两个人身上来回游移。

    “哼。”

    轻哼一声,少年公爵打破了这沉默又尴尬的气氛,起身从椅子上站起;一本正经的朝二人行礼,便朝门走去。

    “尤利·维尔茨公爵,请等一下!”

    “尽管放心好了,天穹宫那边我会尽可能说服陛下和御前内阁,我不会违反自己承诺。”

    猛然回首,艾勒芒大公的目光犹如刀锋般扫来:“眼下二人真正应该担心的,应该是半人马的战争。”

    “尤其是您,洛伦·都灵公爵阁下。”尤利·维尔茨眉头一挑:“从一个巫师骤登高位,成为拜恩的公爵,可想而知会有多少人嫉恨您。”

    “特别是您在拜恩并没有任何的根基,连直辖领地都没有——您的地位和权势,就像是随风飘荡的蒲公英,随时都会从空中跌落!”

    洛伦微微一怔。

    他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感觉有点儿不对劲,这位艾勒芒公爵好像很在意自己似的,一直都在想办法警告自己或是伸出援手,虽然的确毒舌了点儿。

    真的只是因为鲁文吗,还是说有别的原因……

    “这场半人马之战,会是你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机会可以让你证明自己,同时拥有一位公爵应有的权势和声望,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尤利·维尔茨冷冷的注视着这个“拜恩公爵”,银灰色的目光没有一刻游移:“不想落到和黑公爵一个下场,就不要心存侥幸,更不要肆意妄为!”

    这语气…和道尔顿导师还真像。

    无奈笑着,洛伦缓缓昂首,十分认真的朝少年公爵点点头:“我明白,感谢您的忠告。”

    “也请您向天穹宫转告,拜恩的骑士依旧会像第十世代时那样,为帝国镇守东部的大绿海,还有南方的群山。”

    “我会连带您之前的话一起转达给艾克哈特二世陛下,拜恩公爵阁下。”

    说完,他就走出了偏厅。

    门外是空荡荡的走廊,脚下精致的地毯一直延伸到尽头;艾勒芒公爵微微一怔,双眼眯成了一条缝。

    墨蓝发色的少年站在走廊的中央,倚靠着墙壁双手抱肩,用一双皎若银月般的眸子死死盯着自己。

    没有丝毫的迟疑,艾勒芒公爵朝着走廊的尽头走去。

    在经过灰瞳少年面前的刹那,尤利·维尔茨目不斜视,步伐沉稳,连一点点踌躇都没有。

    “这就打算离开了?”

    突兀的声音让尤利·维尔茨停下了脚步…或者说是因为脖颈后的剑尖;感受着那一丝凉意,艾勒芒公爵的毫无惧色,甚至都懒得回头。

    “如果是想知道我和拜恩公爵的计划,你尽管可以去问他。”尤利冷冷的开口道:“还是说,你觉得他不会告诉你,才在这里用剑指着我?”

    “别尝试挑拨我和洛伦大人的关系,我不问只是因为我不想知道而已。”路斯恩轻哼一声:“我对你们这些家伙的阴谋诡计不感兴趣…和洛伦大人有关的除外。”

    “这么说你是想在这里杀死我,然后好继承艾勒芒公爵的头衔…别痴心妄想了,就算我可以答应你,你觉得艾勒芒的封臣们能接受一个私生子继位吗?”

    “那种东西,要是想得到当年我就拿到手了;就算你躲在龙心城我一样有办法找到你…反正你只会躲在特别高的地方。”

    路斯恩的语气越来越阴冷,一字一句的开口道:“我想问的是…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赤血堡的?”

    “怎么,难道你以为你这个无名小卒在哪里,居然还是个秘密不成?”

    尤利·维尔茨很是轻蔑的冷笑一声:“断界山要塞的人回信告诉过我,你离开了帝国军团成为了洛伦·都灵的护卫——身为护卫在主人身边,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路斯恩眉头一挑:“洛伦大人是暗中到访的赤血堡,而且途中我也并没有和他同行,甚至到现在为止,赤血堡内真正见过他的人也不多。”

    “所以说…如果不是有心调查,你根本不可能知道我在哪儿。”

    寂静的走廊,两个人沉默了将近一分钟。

    尤利·维尔茨无比艰难的扭过头,纠结到极点的眼神看向一脸倔强的路斯恩,欲言又止的犹豫了半点,最后还是还是只能勉强崩出来一句:

    “我是你哥哥,还是艾勒芒公爵,所以我知道你在哪里…是天经地义的。”

    “借口真烂。”路斯恩还是一脸的不服气。

    “这不是借口,这是事实!”尤利的表情重新冷漠了起来,一本正经的扬起目光:“不论你承认与否,你都代表了维尔茨家族的形象。”

    “铛——!”

    剑锋归鞘,路斯恩冷冷的将腰间的双剑递到他面前:“这是你在断界山要塞用来救我的东西,我猜你可能会要回去——虽然我当初根本用不着你救。”

    “还是收着吧。”艾勒芒公爵高傲的背起双手:“免得某个家伙上战场被半人马宰了,还埋怨是我没有把剑留给他。”

    “哼——!”

    冷哼一声,两个人同时朝相反的方向大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