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四蹄人(上)
    在踏入波伊土地之前,洛伦的心中一直有个疑问,那就是半人马……

    究竟是什么模样?

    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黑底金狮子旗下,所有人都绷紧了弦;艾克特紧攥着剑柄横在身侧,盖伊·安格特咬牙切齿,坐立难安;故作轻松的翘望峰领主博西瓦尔,则不停的在摸他马鞍上的弯刀。

    神色各异的路斯恩和麦卡菲护卫在黑发巫师两侧,面无血色,紧咬着下唇的小个子巫师右手按住弓弦,躲在三人的后面。

    滚滚浓烟从地平线席卷而来,大地的震颤愈发的明显,就连战马们也开始发出不安的嘶鸣声。

    被狂风扫过的劲草,下一秒便被无数铁骑踏碎;苍凉的鹰啸划破长空,将草原一分为二,化作战场。

    一边是静若磐石的阵列,一边是烟尘滚滚的巨浪。

    没错,就是巨浪。

    若隐若现,似有似无的的海浪声,从地平线的尽头席卷而来,连绵不绝的声响敲打着脚下的大地;无数的阴影裹挟在滚滚烟尘之中,将天穹与大地的交界处填成了黑色。

    大地的震颤声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响,越来越强,越来越快!

    剧烈震颤的不止是心跳,仿佛连血液也开始颤栗起来了,五脏六腑都在摇摇欲坠!

    滚滚怒涛之中,嘶吼和嚎叫声夹杂在狂风之中;从深喉中传来的呐喊,低沉而又充满了力量,像是敲打着铁砧的重锤。

    阵列之中,拜恩的骑士们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持盾举枪的骑士们一声不吭,一言不发;后列的重装方阵就在这狂风之中,不紧不慢的继续列阵,死寂的像是一片鬼蜮。

    横剑而立的艾克特伯爵依旧纹丝不动,倒是一旁博西瓦尔伯爵摸刀柄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不停的将目光瞥向艾克特和洛伦,紧张的眼珠似乎一刻也不能停下来。

    强作镇定的洛伦目不斜视的看向正前方,谨慎的内心在不停的计算着敌人的数量。

    一千,还是两千,还是更多?

    战场太宽,在这里使用“精神视界”除了干扰自己的注意力外没有任何用处;一切都要凭自己的第一感觉和眼前看到一切去判断。

    这不是他第一次经历如此规模的战场——在古木森林,在血骸谷,在冰川荒原…慌乱和恐惧已经不能干扰到他了。

    但这一次也有所不同。

    他不再是区区百人的首领,不再是军队中皇子殿下的护卫,不再是要在万千大军面前拼命逃窜,求得一线生机的冒险者;

    他是拜恩的公爵,是身后这支骑士军团的最高统帅,是他们所有人的精神支柱。

    他的判断不在关乎自身或是朋友们的性命,而是万千人的生死,将决定这些对自己或是信任,或是心存犹疑的人,是否能活着离开这片无边无际的大绿海。

    震颤声还在继续,没有止息。

    数不清的身影踏着滚滚轰鸣,铺天盖地般,朝向队列的最前方涌来。

    “博西瓦尔。”艾克特猛地将目光刺向翘望峰伯爵,声沉如雷:

    “撕了他们!”

    忽然被“点名”的博西瓦尔伯爵像是刚睡醒似的,浑身一抖;用力抽动着喉咙,眼角绽出精光。

    “铛——!”

    雪亮的弯刀过举过头顶,咧着嘴角的博西瓦尔兴奋若狂的露出森森白眼,舔着嘴角高声吼道:

    “以拜恩之名,以都灵之名……

    撕碎他们——!!!!”

    声嘶力竭的怒吼声中,无数的马蹄声敲打着大地,前排整整三个旗的骑士们同时将手中的旗枪刺向天穹。

    下一刻,他们动了。

    漫天的嘶吼与咆哮声回荡在耳畔,挥舞着森森银枪的骑兵们从黑底金狮子旗下涌出,排成阵线扑向迎面而来的巨浪。

    大地震颤,轰若惊雷——!

    战场之上,两道卷起的浓烟迎面相撞,任何一方都没有想要停下的打算,就这么笔直的冲着对面扑了上去。

    “我说…他们就这么冲过去了?”

    麦卡菲目瞪口呆,压低了嗓音自言自语:“对面的半人马杂种,怎么也得有个上千?他们这么一百多号人…就冲上去了?”

    他话音刚落下,就看到身侧的路斯恩扭过头,用十分复杂的目光看着他。

    “你…应该没有见过拜恩骑士是怎么战斗的吧?”

    “没有,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你可能也没有听说过这句话……”皱着眉头的灰瞳少年将目光转向正前方,紧张的咬紧了后槽牙:

    “两百步内,即便‘黑色城墙’也不敢轻触拜恩骑枪的锋芒!”

    两百步,只在眨眼间!

    下一秒,排成整整一排的拜恩骑士们就已经冲入了敌人的阵列。

    洛伦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就在那一刹那,他看到骑士们将长枪放平,夹在腋下,然后怒吼着对准前方的黑影直接冲了进去;

    他看到整整一排的黑影,就在那枪尖前“整齐”的倒下,被无数马蹄践踏而过;

    他看到挥舞着马刀的博西瓦尔伯爵放声大笑着,高举过头顶的马刀不停的左右挥舞,直直的劈向迎面而来的敌人。

    一个个狂奔而至的巨大身影,就像是主动将脑袋和脖子送到博西瓦尔的刀下,让他去劈斩似的。

    没有惨嚎声,没有哀鸣;奔腾的烟尘之中,排列成一排的拜恩骑士们就这么犹如无人之境般从正面突入其中,挡在他们前面的身影一个接一个,成片的倒下。

    马蹄践踏之土,尸骸遍地,血流成河。

    刚刚还势不可挡的滔天巨浪,一瞬间就被撕扯的四分五裂,震天的咆哮和怒吼声也不能阻止崩溃的阵列,以及被彻底扭转的局势。

    数以百计乃至上千的阵列,就这么被百余名骑士打得原地溃散,毫无还手的余力。

    旗下的麦卡菲看的目瞪口呆;就连刚刚还在替他解释的路斯恩也瞪大了眼睛,灰色的瞳孔中写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倒是艾克特伯爵的表情毫无变化,一旁的安格特伯爵甚至啐了一口,似乎对博西瓦尔这个“小年轻”的表现十分不满意。

    洛伦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冷眼相望。

    这就是骑士之国的手腕。

    这就是令帝国也为之忌惮,竭尽所能要将其分裂,但最后也不得不与之妥协的…拜恩的实力。

    百余名骑士便能向数倍于己的敌人发起冲锋,甚至将其击溃;而当这个数字乘以十乃至百的时候,当数以千计乃至上万的重装骑士们出现在平原上的时候……

    那就是洪流,能摧毁一切,粉碎一切的洪流。

    一片混乱之中,嘶吼的着的身影在旗枪下溃散,却又迅速向两翼开始集结;犹如从中央被劈开的海浪般让开了冲锋的骑士们,再不迎其锋芒。

    而冲锋的骑士们同样没有纠缠,更没有分兵追击的打算;只是尽可能的继续推进,将所有来不及逃散的敌人变成他们枪下的祭品。

    就像博西瓦尔说的那样…撕了他们。

    分作两翼的滚滚浓烟迅速铺开了阵列,绕开正面,用更加松散的阵型从左右朝着洛伦所在的方向扑来。

    飘扬的黑底金狮子旗,就是他们的目标。

    步兵方阵还在不紧不慢的列阵,后排的骑兵们已经缓缓走上前来,朝着队列的前方开始移动;散在两翼的游骑兵们也纷纷停下,静待着命令。

    艾克特伯爵转过头,沉稳的目光看向面无表情的黑发巫师:

    “公爵……”

    目不转睛的洛伦微微颔首,他相信面前这个人的判断,攥住枪柄,单手举起了黑底金狮子旗:

    “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