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硝烟中的旗帜(一)
    黑烟蔽日,战鼓作响!

    伴随着苍凉的号角声和草原上的弥漫的烟尘,时隔半个月之后,包围千帐城的半人马大军终于再一次对这座城塞周围发起了攻势。

    轰鸣的铁骑声打破了最后的宁静,令充满了恐惧的城塞内警钟长鸣;紧张的士兵和传令兵们在城墙与塔楼间来回奔走,凌乱的脚步与呵斥的声响让惊慌失措的气氛更沉重了几分。

    浑身血污的波伊武士们默不吭声的在城墙上围坐成堆,擦拭着手中的枪头与马刀;躲在城塞与地窖中的难民们则是人心惶惶,孩子们的叫喊啼哭和老人伤患们的哀嚎杂糅,与城塞外不时传来的巨响“相映成趣”。

    “他们…又来了吗?”

    一个身披甲胄,头发散乱的年轻人在卫兵的簇拥下走上城墙,被血污涂满的脸上带着深深的忧虑和恐惧,甚至要扶着墙壁才不至于腿软到倒下去。

    尽管如此,城墙上的卫兵和武士们依旧对这个年轻人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懈怠。

    “有任何关于赛特叔叔的消息吗…哈林梵·阿刹迈大师,或者我爷爷拉斯洛·瓦尔纳的消息呢?”

    “很遗憾,都没有。”一名站在他身后的将领走上前来,低头看着这位落寞的年轻人:“赛特·布拉哈伯爵成功突围之后,半人马就彻底封死了最后一条道路,贝洛·瓦尔纳少爷。”

    “是吗?”

    年轻人点点头,这个情况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贝洛·瓦尔纳走到护墙边缘,用他那疲惫的目光朝城外俯瞰。

    滚滚黑烟遮天蔽日,遍布了城塞之外的每一个角落,将千帐城团团包围;视线中的任何一处都能看见半人马武士们狂呼酣战,纵横驰骋的身影。

    看着城外那仿佛只有地狱中才得以一窥的情景,贝洛·瓦尔纳猛地闭上眼睛,竭力抑制着自己的恐惧,让自己尽可能冷静下来。

    没错,这是一场注定了会输的战斗。

    相较于城外的敌人,尽管他和身边的人已经竭尽所能,绝望的气氛还是不可抑制的在城内弥漫开来。

    但这并不是因为千帐城内的人太过软弱,而是他们很清楚自己所面对的局面有多么不可扭转!

    四个人面对四十人,或许还能通过配合和地形换来些优势;但是当这个数字不断扩大,变成四百对四千,四千对四万……局面就不可能再出现扭转了。

    特别是在赛特·布拉哈带领骑兵突围后,千帐城也失去了最后的一千骠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城外的村镇和营地一个接一个在烈焰与屠杀中,被半人马化作累累尸骨的废墟!

    经历了将近三个月的血战,千帐城内也只剩下三千多伤痕累累的残兵;武器也损耗的厉害,甚至到了三名战士才能分到一柄马刀,五名士兵共用一把角弓的情况。

    在与老兵们交谈之后,贝洛·瓦尔纳就将绝大多数老兵集中在城下机动,每面城墙只留少数哨兵和操作守城器械的工程兵坚守。

    一方面是因为多余的兵力根本没用,分散布置只会被各个击破;另外一旦城破,城防的主力还能有最后殊死一战的机会。

    “呜——————!!!!”

    伴随着苍凉的号角声,数万半人马所卷起的烟尘犹如漆黑的潮流般翻滚涌动,以一个极其可怕的速度向着千帐城的城门靠拢。

    黑色的浪潮越来越近,沉闷的轰鸣声越来越响。

    贝洛·瓦尔纳震惊的怔在原地,看着源源不断从四面集中而来的“波浪”——过去的两个多月中,半人马从未组织过如此规模庞大的攻城。

    就在正对着城墙的百步之外,半人马甚至都已经架起了数十座投石机——就在过去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千帐城一半的塔楼都被这些“巨大的玩具”变成了废墟。

    这是打算要孤注一掷,一举破城吗?!

    “他们要进攻了——!”

    震颤大地的巨响声中,贝洛·瓦尔纳身后的将领赶忙将他从城墙边拽回来,声嘶力竭的大喊:“准备防御,准备防御——!”

    城墙上恐慌四起,只有老兵们还能不紧不慢的站到他们的岗位上;挥舞着拳头和刀柄,用最粗暴的手段打断新兵们的祈祷和哭泣声。

    在这一片混乱之中,勉强恢复了镇定的贝洛·瓦尔纳,也开始履行自己身为公爵血亲的职责:“镇定!波伊的勇士们,不要被敌人的声势吓怕了!”

    “相信你们的袍泽,相信你们手里的长矛与战刀!”狠狠咽下一口唾沫,贝洛·瓦尔纳大声呼喊道:

    “你们站在千帐城的城墙上,我们的先祖建造了她,我们的父辈守护过她——你们是准备扔下武器逃命,还是像我们父辈那样?!”

    “赛特·布拉哈伯爵已经前往拜恩请求援兵,约拿家的骠骑在大波伊集结,你们的公爵,我的祖父拉斯洛·瓦尔纳的军队也已经在来的路上!”他的声音并不威严,但却充满了慷慨激昂:

    “弟兄们,坚持到最后!要让屠杀我们亲人,我们弟兄的半人马蛮子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悲壮的呐喊声中,城墙上的士兵们总算在轰鸣的铁骑声中恢复了镇定与秩序。

    贝洛·瓦尔纳也终于松了口气,尽管表情依旧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落寞。

    祖父拉斯洛·瓦尔纳生死未卜,不知身在何方;南方的拜恩更是还在一片混乱之中,何时才能推举出新的公爵,谁也不知道。

    至于约拿家族…恐怕只有自己身死城破之时,萨莉卡·约拿才会欣然来到,犹如救世主般将千帐城从半人马的手中夺回来吧?

    谁也不知道,那些所谓的“援兵”们究竟何时会来…甚至会不会来。

    尽管如此,贝洛·瓦尔纳还是强打精神,在城墙下集结起自己的军队,准备和攻城的半人马决一死战。

    只有坚守住千帐城,才能洗刷自己惨败于半人马之手,还将祖父和整个波伊都陷入危机之中的耻辱。

    “弩砲来袭——!”

    哨兵的惊呼声让贝洛猛地回头,然而还未等他回过神,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扑面而来。

    “轰————————!!!!”

    炸裂的巨响震颤着所有人的耳膜,听上去就像是整个世界都要倾塌了!

    颤栗的城墙让贝洛站立不稳,两脚打颤;如果不是身后的将领自始至终都死死拽着他,才没让他直接被迎面飞来的石砲砸成肉酱。

    当他勉强站稳脚步时,便看到身后头顶的哨塔上多出了一个巨大的陷坑,半个护墙都被碾碎了;城墙上的弩炮和工程兵不见踪影,只剩下一片染血的废墟。

    于此同时,周围还在接二连三的传来更加猛烈的轰鸣声;一道又一道巨大的白烟不断的在城墙上升起,坚固的墙面坑坑洼洼,最外层的护墙甚至出现了崩解,露出了墙内的山岩石。

    过去两个多月的围攻中半人马也曾用投石机轰击过千帐城的城墙,但几乎都是没有任何准头的胡乱射击,威胁和壮胆的成分更多;主要还是抛射土石,垒土堆让半人马能够冲上城墙。

    而今天虽然同样凌乱,但却都是朝着同一个方向轰击的。

    难不成…他们打算用投石机轰开城门?

    这个古怪的念头刚刚从脑海一闪而过,贝洛·瓦尔纳就猛然惊醒过来,立刻攥住身后的将领的肩膀:

    “快让城门的军队散开,这帮半人马蛮子是要……”

    话语间,一声巨响伴随着震动,从城墙下骤然而起。

    城门,被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