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警告和决定
    “您真的要走?”

    拜恩军营的某个角落,无意中看到某个独臂骑士的路斯恩连忙上前,喊住了这个即将离去的身影。

    银盔山陷落的第四天,拜恩全军上下都接到了集结命令,赶赴战场营救被围困的波伊大军主力。

    尽管争议很大,但洛伦·都灵还是坚持一意孤行,奇怪的是向来稳重的怒火堡伯爵艾克特,这一次竟然主动站出来全力支持公爵的决定。

    有几个拜恩伯爵提出反对,但最后都被压了下去;倒是最年长的山岩堡伯爵安格特大声赞成,似乎如此“独断专行”而且喜欢冒险的公爵非常对他的胃口。

    “这个问题我应该回答过。”誓言骑士头也不回,不断的有步履匆忙的士兵和军官们从二人的身旁经过,耳畔充斥着命令的呼喝与嘈杂声:

    “塞廖尔已经被放逐到虚空,短时间内构不成任何威胁…我已经没有继续留下来的理由了。”

    “更何况你的主人拥有一支数万人的军队,几千名忠心耿耿的骑士为他效死,如果连你们都不能保护他的生命……”

    他缓缓回首,视线扫过那些在泥泞的战壕里,营帐间穿梭的拜恩士兵们,瞥向身后:“那么区区一个誓言骑士,又能改变什么?”

    “但是您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们不知道这场战争意味着什么,只以为是和过去没什么不同,波伊、拜恩和半人马之间的战争。”

    回想起那些被腐化的恐怖身影,还有在巨龙王城所见过的一切,灰瞳少年的表情微微有些触动,目光更加坚定了:“您…还有洛伦大人,你们知道这一切的背后没那么简单!”

    “那些半人马已经不是过去的野蛮种族,而是‘黑十字’塞廖尔的走狗——在没有消灭他们之前,您怎么能放心离开?!”

    看着一脸急迫的灰瞳少年,誓言骑士面不改色,却主动转过了身。

    “如果一切真如你所说,那为什么洛伦·都灵没有站出来,拦下我?”誓言骑士反问道。

    “那、那当然是因为……”

    “因为他清楚事情没那么简单,清楚即便是我留下也不能改变太多,反而不如让我去寻找塞廖尔计划的蛛丝马迹。”誓言骑士声音平淡:

    “他知道的很多,只是从来没有告诉过你。”

    路斯恩皱起了眉头,紧咬着下唇抬眼直直瞪着誓言骑士。

    终究…还是个孩子。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作为护卫…不,是作为一个艾勒芒人,你的忠诚和守信已经无可挑剔了。”誓言骑士抬起头,正色看着他:

    “保护好你的主人,虽然他是个无可救药,毫无信仰可言的恶徒;但有时候为了与邪恶对抗,我们就是要不择手段。”

    灰瞳少年惊愕的瞪大了眼睛…这位誓言骑士大人,居然会关心洛伦?

    “另外…给你个忠告。”没有理会路斯恩的表情,叹了口气的誓言骑士冷冷的继续道:

    “当一个邪神告诉你,你是他的朋友,他愿意无私的帮你实现愿望,甚至用行动证明自己,不惜付出沉重的代价也要保护你的时候,那只意味着一件事……”

    “你是他计划中一环,你的存在切合到他的关键利益,仅此而已。”

    “切记,他们不是人类,感情于他们只是一种伪装骗取信任的工具;你在他们眼里,和一枚棋子没什么区别。”

    话音落下,路斯恩低着头,表情逐渐变得复杂。

    誓言骑士平淡的看着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柄短刃,直截了当的递到灰瞳少年面前。

    “这是……”

    银灰色的瞳孔聚焦在武器的一刹那,露出了些许惊愕。

    “巨龙王国的龙骑士所用的投枪,只剩下枪尖了。”誓言骑士缓缓道:“我从尼德霍格的废墟中离开的时候发现的,算是纪念品。”

    路斯恩双手接过枪刃,目光不断的打量着那流线型犹如叶子般的刃脊——至少数百年历史的武器居然崭新如旧,只是多了些许锈蚀和磨损而已。

    不过就算只是枪尖,大小也丝毫不逊于制式短剑,甚至还要略宽一些;枪尖和两刃的形状也明显是为了撕开鳞甲与皮肉而特制的设计,流畅的线条上锋芒毕露,优雅与凶狠并存。

    光是枪尖就有一公尺左右,投枪整体的长度恐怕不会低于三到四公尺;并且只是投枪,还不是真正用来与巨龙搏斗的龙骑士长枪。

    尼德霍格时代的龙骑士们,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怪物啊?

    “龙骑士的武器都混入了秘银,锻造技术也比帝国和矮人都要强多了。”誓言骑士说道:“稍微修理一下,应该不会比你丢的那柄佩剑逊色。”

    灰瞳少年抬起头,目光复杂的看着誓言骑士,不由自主的开口了:“为什么要帮我?”

    誓言骑士没有回应,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一定有什么理由,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对吧?你是誓言骑士,如果不是出于某些必要的原因,不可能对我伸出援手。”

    轻轻捏紧了剑刃,路斯恩的喉头哽咽了一下:“对一个…‘邪神使徒’伸出援手。”

    “我知道你曾经不止一次想要杀死洛伦大人,而且仅仅因为他手中掌握着九芒星圣杯。”

    深深看了他一眼,誓言骑士转过身,背对着灰瞳少年:“因为我突然想起来了。”

    “我…好像曾经也是个艾勒芒人。”

    嗯?

    路斯恩十分意外,表情愣住了。

    这算是什么原因?

    “不要再在我身上追根问底,浪费时间了。”誓言骑士的话语声传来:“坚守你的忠诚,保护好你的主人去把…如果你真的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灰瞳少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另一个身影就突然插入到了二人中间,打断了对话。

    “你!我记得…你是公爵身边的卫队长,路斯恩阁下是吧?”

    湖心城伯爵…那位接替博西瓦尔的兰马洛斯大人?

    被眼前焦急忙忙,背后挂还着双枪的骑士吓一跳,等路斯恩回过神的时候,誓言骑士的身影已经不见了;无奈的路斯恩只好应付两句:“对,请问有何吩咐?”

    “矮人,银盔山的矮人!”这位湖心城伯爵可谓雷厉风行,措辞都简单直接:

    “他们要求谈判!”

    ……………………………………

    “西萨·米哈伊洛,银盔山行政所负责人,首席行刑官,米哈伊洛家族的领袖。”

    胡子茂密,面无表情的矮人坐在洛伦对面;破烂不堪的罩衣和凌乱的发须、铁青的面色和深陷的眼窝,都让他看起来十分落魄,但举手投足间的姿态依旧充满了气势。

    仿佛此刻的他并不在拜恩大军的军营,而是身着正装,站在某座宫殿的大厅之中。

    “洛伦·都灵,拜恩的公爵。”看着对方严肃的表情,洛伦同样一丝不苟的回答道:“不知道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米哈伊洛大人?”

    矮人米哈伊洛坐直身体,目光逐一扫过了旁边的拜恩和波伊的骑士们,最后才停在了黑发巫师的身上:

    “尊敬的公爵大人,现在就在您的军营外有数以万计的云岭王国的子民,他们除了身上的衣物之外一无所有;没有食物,没有干净的饮水,也没有遮风避寒之所…而冬天就要到了。”

    “我们需要您的帮助才能度过眼下的困难,否则两天以后就有半数以上的云岭子民会因为饥饿,疾病和自相残杀而死去……”

    “也许您没有注意到,我们彼此之间正在交战,米哈伊洛阁下。”

    艾克特冷冷的打断他:“在拜恩与云岭王国的交战中,可有援助敌人的先例?”

    “更何况我们是一支军队,我们的士兵也需要干净的饮水、食物、营帐,我们也有需要治疗的伤兵——几十上百人或许还能想想办法,但数以万计的难民…实非力所能及,更没有这个义务!”

    沉默。

    矮人低下了头,胡子下落魄的面颊依旧保持着镇定,既没有咆哮着大声斥责,控诉拜恩人对“云岭王国子民的无礼”,更没有冷哼一声,骄傲的挺胸抬头转身就走。

    他只是坐在那儿,僵硬的面色涨成红色。

    这样也能从侧面证明,眼下银盔山外的矮人们究竟已经困窘到了何种地步。

    如果只剩下几十个矮人活下来,他们也许会默默的离开,或者各奔东西;

    换成是几百上千人,大概会骄傲的坚持到最后,宁死不屈;

    但他们的人数数以万计,在这个庞大的数字下,能够让一切小矛盾和问题瞬间激化;

    数万人,而且还保持着完整的社会体系…为了让族群能够维持下去,他们会变得比任何时候都容易妥协。

    当然,碰上矮人这么骄傲的种族,任何的妥协都绝对是有限度的。

    而对矮人来说,能够承认自己需要“帮助”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妥协了——哪怕是之前的矮人鲍利斯,也是秉持着“合作”而非“求助”的原则,至死都没有松口。

    足足安静了一分钟,矮人米哈伊洛才缓缓抬起头,深陷的眼窝下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向黑发巫师:

    “尊敬的公爵,我知道您和鲍利斯·米哈伊洛曾经有过一个协定。”

    洛伦的表情微变,一旁的艾克特倒是面沉如水,但却也朝他投来了惊异的目光。

    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一直认为,在遵守诺言方面,拜恩一直都是帝国境内诸公国的典范。”

    随着矮人米哈伊洛默默开口,周围的拜恩骑士们纷纷下意识挺起胸膛,脸上露出了想笑却不好意思的表情。

    “所以…如果您认为米哈伊洛家族遵守了约定的话,那是不是也应该履行您的承诺?”

    艾克特表情一僵:“这不是您……”

    “可以!”

    洛伦伸手拦下了怒火堡伯爵,眼神示意他冷静。

    “我可以履行我的约定,这一点请您放心,米哈伊洛阁下。”黑发巫师淡淡道:“但我们的约定,仅限于米哈伊洛家族及其亲族,这是我答应鲍利斯的。”

    矮人米哈伊洛眼神一动,表情明显和刚才不一样了。

    “所以如果只是您和您的亲族几百人,我可以确保你们的安全;我甚至可以在拜恩境内划出某个山地,作为你们的自治领地,但是…整个银盔山数以万计的幸存者,我不可能也办不到。”

    洛伦说的斩钉截铁。

    但矮人米哈伊洛却看到了某种希望——他是银盔山的行政所负责人,整个统治体系里的官僚阶层,最擅长听懂这种“暗示”。

    只要没有一口回绝,那么就一切皆有可能…只是付出代价多少的问题而已罢了。

    “感谢您的承诺,尊贵的公爵阁下,但米哈伊洛家族不可能抛弃整个银盔山的幸存者,独自苟活。”矮人米哈伊洛一字一句顿道:

    “所以在下谨代表银盔山的云岭子民,希望能够和您达成一个更好的协定,来拯救所有的银盔山幸存者。”

    “绝不可能!”

    怒火堡伯爵再一次站了出来,打断了矮人米哈伊洛的话:“我已经说过了,拜恩大军没有如此充足的物资,来拯救所有银盔山的幸存者。”

    “更何况这其中的问题还不只是银盔山和拜恩——收留云岭王国的叛徒,将会置云岭王国云巅峰的至高王于何地?会对云岭王国和拜恩,乃至帝国之间的盟约造成何等程度的破坏?!”

    “这一切都是可以解释的,也是可以化解的;而银盔山幸存者的问题却是迫在眉睫!”矮人米哈伊洛也激动的站了起来:

    “尊贵的公爵大人,我知道这样做一定会给您带来很多麻烦,但也能让您赢得整个银盔山的感激和忠诚——矮人的忠诚,只属于您一个人的忠诚!”

    “所以请您无比现在就告诉我,究竟要付出何等代价,才能让您同意拯救银盔山的幸存者们?!”

    矮人慷慨激昂的话语声在营帐内回荡,掷地有声。

    紧抿着嘴角,洛伦和艾克特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银盔山的矮人,千帐城的波伊人,东萨克兰的帝国军团……

    很好

    第一支援军已经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