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说不清了
    “啊,疼疼疼疼——!”

    不小心踩到一块碎石的新兵,踉踉跄跄险些摔倒在地,大呼小叫的嚷嚷着。

    走在后面的卡尔·科林皱着眉头,还不忘了警惕的朝身后看了一眼。

    那些腐尸魔,应该暂时不会再追上来了…吧?

    一片黑暗之中,两个猎魔人疲惫的沿隧道的路径向前,凭着记忆寻找通往云巅峰的方向。

    在又经历了一场“说走就走”的突围…或者说逃命之后,他们终于暂时摆脱了隧道中腐蚀魔的围攻;

    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行踪足够隐秘,或者怪物被他们远远甩在了身后,而是因为云巅峰所有的隧道路径全部都被堵死,仅存的几处缝隙最多只能让一两个人同时通过。

    因此,他们才活了下来…暂时的。

    “队长……”走在前面的新兵察觉到身后的卡尔·科林放缓了脚步,扭过头困惑的看着他:“怎么了?”

    “太多了。”回首看向背后的卡尔·科林,死死皱着眉头:“实在太多了。”

    “什么…太多了?”

    “那些腐蚀魔,数量多过头了。”卡尔·科林困惑的沉吟道:“在内战开始后,云巅峰和南方的隧道几乎全部都被封锁破坏,银盔山的腐蚀魔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所以出现在这里的,绝不可能是银盔山的腐蚀魔!”新兵一惊,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

    “换句话说,它们是这场内战幕后黑手的棋子——因为只有掌握了特殊圣血药剂的家伙,才能大批量的制造腐蚀魔,是这样的对吧?!”

    “也许吧,仅仅是一种猜测而已。”卡尔·科林淡淡的开口道,似乎很是不以为然:“也许是我们都猜错了——根本没有什么幕后黑手,只是矮人们间的内战罢了。”

    在守夜人看来,这种结果的可能性反而是最大的。

    “我倒希望它是真的……”低着头的新兵马丁小声嘟囔着。

    卡尔·科林微微蹙眉,若有所思。

    “新兵马丁。”

    “嗯?”

    “马丁…马丁·尼尔顿。”卡尔·科林轻咳一声,语气意味深长:“我记得,前拜恩总督府的督军大人,好像也是个尼尔顿。”

    新兵的表情僵住了,露出了一丝十分勉强的笑容:

    “他…是我叔叔,我、我其实不是很了解他——我是说他以前是个流浪骑士,和我们家里没什么关联的,直至他当了总督府的督军我才知道有这么个人;我、我的意思是我并不是为了给他复仇才加入苍穹之翼,司机向公爵报复什么的,我真的……”

    卡尔·科林抬起手,拦住了还想继续替自己辩解的新兵。

    “别误会,只是随口问问,没有打探你底细的意思。”他摇摇头,和新兵四目对视着:

    “更何况既然连我都能发现,那么拜恩公爵就更没理由不知道了,不是吗?”

    新兵尴尬的低下头,一声不吭的跟在卡尔·科林身后。

    冷哼一声,回过头的卡尔·科林表情立刻一黑。

    洛伦·都灵公爵,还有路斯恩队长…你们究竟把什么家伙塞到我这里来了?

    当然,我自己的身份也不干净就是了。

    就在此时……

    “啪!啪!啪!啪……”

    漆黑一片的隧道中,突然响起了整齐划一,毫不掩饰的踏步声。

    二人同时一惊,本能的向隧道旁的坑洞中隐蔽。

    “来了吗?!”紧紧攥着肩后的剑柄,新兵的表情紧张到了极致:“声音是从前面来的,难不成那些腐蚀魔已经涌入云巅峰了?!”

    “不,不是它们。”微微蹙眉,趴伏在地面的卡尔·科林摇摇头:“这个声音,应该是……”

    砰——!

    下一秒,无数火光骤然间从黑暗中出现,将二人团团包围。

    不下百余人的身影从前后封锁了隧道,将两个猎魔人团团包围。

    惊愕的新兵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那一个个全副武装,表情冷漠的矮人士兵,还有围在他们身边的盾墙后,那不下几十个对准了自己的重弩。

    “……云巅峰的正规军。”抽了抽嘴角,卡尔·科林警惕的按住了腰后的“秘银”匕首。

    “我们是群王殿座下,第十六号隧道巡逻队——至高王陛下的直属军队。”

    一个披着全副甲胄的矮人军官从队列中走出来,冷冷的打量着两个人:“奉大礼官伊戈尔阁下的命令,对隧道进行最后的扫荡工作,确保没有任何的可疑分子。”

    “那我不得不说,诸位的工作干得相当不错!”卡尔·科林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可以替你们证明,这个隧道里面绝对没有任何行踪可疑的家伙。”

    新兵扭过头,惊异的看了他一眼。

    没想到…总是冷着脸的卡尔·科林队长,居然还会说冷笑话呢?

    不过对面同样冷漠的矮人军官,似乎并没有想给他当“捧哏”的打算;凌厉的向身后一挥手:

    “拿下他们——胆敢反抗,就地格杀!”

    ……………………………………………………

    “这可真是…太令人意外了!”

    空荡荡的群王殿内,带着水晶王冠的矮人伊戈尔,一脸冰寒的死死盯着两个被隧道守备军押送到自己面前,五花大绑的守夜人,吓人的目光在二人之间不断的游移着:

    “鼎鼎大名的‘苍穹之翼’,拜恩公爵洛伦·都灵阁下的贴身护卫们…为什么会隐姓埋名,出现在本该被封死的云巅峰隧道里呢?”

    面对伊戈尔那几乎能杀人的目光,卡尔·科林只感到一阵阵的头皮发麻,后槽牙紧紧咬住。

    真是…倒霉到家了。

    如果不是之前逃命消耗的体力过多,如果不是在根本无处藏身的隧道里,如果不是带了身旁这个拖累,如果……自己堂堂守夜人,猎魔人军团的精锐,根本不可能被一群矮人士兵们,像逮耗子似的活捉。

    可惜,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怎么,两位贵客连招呼都没打一下,冒然登门……”矮人伊戈尔眯着眼睛,淡淡道:

    “不打算解释解释?”

    “砰——!!!!”

    大厅内的矮人守卫们,整齐的划一的将盾牌在地板上重重的敲了一下。

    二人的身体同时一震。

    面色苍白的新兵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全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卡尔·科林无奈的叹息一声。

    “当然可以,但是……”他缓缓抬起头,与伊戈尔四目对视着:“就算我们实话实说,大礼官…不,应该是至高王陛下,真的会相信?”

    “铛——!”

    清脆的碎裂声,伊戈尔腰间的精钢手斧砸在卡尔·科林的面前。

    猎魔人目不斜视,浑然不觉。

    “说,是你们的事情。”他死死盯着卡尔·科林的眼睛:“信或者不信…是我的事情。”

    卡尔·科林瞥了眼身旁的新兵,深吸一口气。

    自己并没得选,不是吗?

    “尊贵的至高王陛下,这场战争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猎魔人冷冷道:“你的敌人也并非只有正在围攻都城的叛徒;在你看不见的地方,还隐藏着更为可怕的对手。”

    “他们…或者它们才是三年前导致银盔山陷落,致使你的同胞们变成可怕怪物的真凶,是这场内战的真正主谋,才是你真正应该去提防的目标!”

    在听到“银盔山陷落”时,矮人伊戈尔露出了明显不善的神情。

    “而我们,也正是为了这些敌人才来的。”卡尔·科林咬了咬牙,尽量让自己说的内容不触碰到彼此的底线:

    “既然您知道我们是谁,就该清楚三年前被洛伦公爵击败的敌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就该知道这三年间公爵一直在做的是什么!”

    伊戈尔神色变幻,阴晴不定。

    “它们的目标不仅仅是云岭王国和拜恩,而是波伊、萨克兰、艾勒芒,阿尔勒,洛泰尔…是全世界!如果我们不能尽快找到他们,消灭他们,破坏他们的任何企图……

    那当我们其中之一被摧毁的时候,另一个就会是它们的新目标。”

    卡尔·科林紧咬着牙,过去类似的话他也曾不止一次和鲁特·因菲尼特提及过,但效果并不明显…以耿直著称的矮人,会有所不同吗?

    “所以诚恳的说,我们并不希望,也根本不打算干涉云岭王国的内战——说得更直接一些,谁是云岭王国的至高王也毫不关心;我们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个。”

    “隐藏在这场内战幕后,导致云岭王国三年内战不止,腐蚀魔遍地的…罪魁祸首!”

    话音落下,两个猎魔人看着从头到尾一声不吭的矮人至高王,伊戈尔。

    他们俩能清楚的感受到,群王殿内那近百名全副武装的矮人卫兵们正在死死盯着两人的脊背——只要伊戈尔一声令下,就会冲上来将他们碎尸万段。

    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也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

    被锁链紧紧捆住的卡尔·科林,目光有意无意的在身前的战斧和伊戈尔之间游移着,计算着自己要几秒钟才能将这位至高王陛下制服。

    “啪,啪啪啪啪……”

    面无表情的矮人伊戈尔鼓起了掌。

    “有理有据,条理清晰…不愧是拜恩公爵的亲兵。”新任至高王缓缓开口道:“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我以为,你们在撒谎。”

    猎魔人微微一怔。

    “所谓导致‘腐蚀魔’出现,银盔山陷落的敌人,不过是你们用来掩饰的伪装,贼喊捉贼的把戏而已——从头到尾,你们拜恩人才是真正的幕后真凶!”

    “所谓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只是你们炮制出来,用来为你们干涉其它公国的借口而已——之所以要躲在幕后,只是因为你们不敢堂而皇之的做出这些卑鄙下贱的行径而已。”

    “你们一边资助着我们云巅峰,用源源不断的物资拉拢我们;一边又偷偷暗中扶持了那些该死的叛徒,让他们团结一致,将这场战争拖延整整三年之久!”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择手段的让内战继续下去,尽一切可能的削弱云岭王国的实力,好让我们无法团结一致向你们宣战,为银盔山的耻辱复仇雪恨!”

    “没错,就像你们那位夏洛特女伯爵说的那样…今天的拜恩和过去一百年的拜恩,大有不同了;今天的你们早已不再是什么骑士之国,而是手段肮脏,卑鄙下作的歹徒!恶棍!刽子手!”

    矮人伊戈尔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卡尔·科林瞪大眼睛,彻底惊呆了。

    这是…何等强大的脑补能力,如果不是知道确切的真相,连他都信了!

    不过话说回来,难不成天穹宫和鲁特·因菲尼特大人,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他说的都是真的,我们没有恶意!”

    一旁的新兵突然拦在卡尔·科林面前,主动站出来,焦急万分的辩解道:“我们来的目的真的和您无关,否则为什么我们不直接暗杀您呢——至高王如果死了,云岭王国的局势岂不是会更加混乱,更加符合拜恩的利益?!”

    “原来如此,说的有道理。”

    伊戈尔点点头,眯成缝的眼睛死死盯着新兵:“所以说,刚刚刺杀至高王的叛徒…居然还是你们的人?!”

    “我……”新兵语塞,一脸懵了的表情:“刚刚怎么了?至高王被刺杀了?什么时候发生的?您不就是至高王吗?”

    “……”卡尔·科林。

    猎魔人长长叹了一口气,彻底放弃了希望的目光,从战斧移动到旁边的地板——如果不是气氛不合适,真想现在就一头磕上去!

    “不、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那个刺客我们不认识,不是我们的人……”

    看着面前愈发不善的至高王伊戈尔,身旁一脸绝望的卡尔·科林还有远处死死盯着自己的侍卫们,满头大汗的新兵拼了命的摇头,百口莫辩的他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起来:

    “我……真的!我们说的都是真的!现在成千上万的腐蚀魔就在您脚下的隧道里,再不赶紧拦住它们就要来不及了!”

    “我没有理由相信一个满口谎言的刺客。”伊戈尔冷哼一声,再次皱起眉头:“更没有理由相信两个不请自来,又拼命掩饰自己意图,卑鄙无耻的拜恩人;卫兵——!”

    “在——!!!!”

    “把他们给我——”

    就在此时。

    “咚!咚!咚!”

    两个守夜人一惊,最先反应过来。

    不是从外面,而是…地下——!

    “咚!咚!咚!”

    这一刻,大厅内所有人都开始紧张起来,下意识的四处张望。

    被捆着的卡尔·科林和新兵默契的回头,惊恐的眼神四目对视。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