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深林堡的“客人”
    古木森林。

    被无尽荒野与丘陵环绕的幽寂之地,蕴藏着无数秘密、宝藏与生灵的神秘之所,精灵的国度,帝国眼中充斥着危险的土地。

    抵达洛泰尔公国边境的第四天,在稍微滞留几日完成了补给后,帝国使团的队伍便继续开拔,进入了深林堡的范围。

    而当越过深林堡继续向西,在穿过了幽暗密林和几条曲折的小径后,就能抵达古木森林东部最大,也是洛伦最熟悉的精灵聚落,晨星林。

    “洛伦·都灵……你可终于来了,知道我等这天等了多长时间吗?”

    一道兴高采烈,就像狮子看见猎物似的声音从深林堡伯爵的房间传来。

    肆意张扬的棕褐色发梢,鹰一样的眸子,爽朗的脸上是为显成熟而故意留的胡须,但完全无法抑制那健壮躯壳下充沛而无穷无尽的活力。

    说出这番容易引起误解话的人,正是深林堡之主,洛泰尔公国的继承人——也是洛伦的第一任雇主兼朋友——鲁文·弗利德,一脸“嘿嘿”笑的打量着黑发巫师:

    “跟我说实话——要不是皇帝陛下亲自下令,你是不是真的一辈子都不回洛泰尔了?!”

    “实话实说,几年下来我最希望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能回到深林堡。”疲惫的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的洛伦的脸上写满了哭笑不得的无奈:

    “但很可惜,好像每一次都天不遂人愿。”

    “那当然,我们的拜恩公爵可是个大忙人啊,怎么可能有机会回到深林堡这种偏僻的小地方呢!”

    哪怕是看起来阴阳怪气的话,让鲁文说出来也能变得爽朗无比;当然,还有被他拍得“砰砰!”作响的肩膀,让苦笑的黑发巫师嘴角抽搐:

    “嘿嘿…说实在的,第一次知道你姓都灵的时候,我只记得这好像是个南方的姓氏;没想到啊…你居然真的是那个‘黑公爵’的族人,还真成了拜恩公爵——我能说什么,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嗯,我也想知道啊…自己怎么就从一个小小的骑士侍从,变成了拜恩的公爵了呢?

    黑发巫师嘴角抽搐的更厉害了。

    “不过既然你来了,就不能让你这个忘了朋友的混蛋再这么轻易离开!”兴奋的鲁文大步走向房门,重重推开:

    “亚伦!通知下去,把所有公爵使团的人都迎进城堡里来,把酒窖里最好的蜂蜜酒搬出来。有多少搬多少——今天要让这些美酒之乡的骑士们,都喝个痛快的!”

    门外的骑士长用浑厚的嗓音应答一声,凝重的面孔上一双眸子意味深长从门外瞥了眼黑发巫师,转身离开。

    直至他的脚步声逐渐隐去,鲁文·弗利德才“咚!”的一声,重重关上了房门。

    淡然微笑的洛伦,目光注视着他的背影。

    “洛伦·都灵,你……”背对着黑发巫师的深林堡伯爵,叹息一声:“来的太不是个时候了!”

    稍稍低头,洛伦压低了嗓音:“精灵?”

    “否则呢?!”

    猛地回过头,鲁文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随手从房间的壁炉上拿下瓶蜂蜜酒,一口咬下瓶塞,满满一杯推到黑发巫师怀里。

    “呃…这合适吗,还没到晚上呢。”

    “哪那么多废话,喝!”

    轻抿着陶杯,黑发巫师默默的看着站在壁炉前一声不吭的深林堡伯爵,也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的蜂蜜酒。

    一饮而尽。

    用力“砰!”的一声将酒杯砸在壁炉上,鲁文·弗利德重重的叹了口气:“差不多…是在半年前吧,东部森林的精灵聚落突然开始封锁森林内的道路,驱逐了我们派贸易的商队,并且拒绝任何接触。”

    “当时我没多想——你也知道,这些精灵除非万般无奈,否则做什么事情绝不会提前通知,或者和你商量的;所以也只下令,让领地内的猎人和商人不要随便进入森林,派了亚伦去和晨星林交涉,问问怎么回事而已。”

    “我猜……”放下酒杯,洛伦淡淡问道:“我们忠心耿耿的骑士长阁下,被礼送出境了?”

    “礼送出境?”鲁文又一次不高兴的挑起眉毛,然后翻了个白眼:

    “你说的太客气了——这帮精灵甚至连聚落都没让他进,还差点儿被生擒了;我怀疑要不是因为双方一直关系都够好,亚伦能活着回来都是个未知数。”

    “我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过去历代深林堡伯爵还有洛泰尔公爵,和古木森林精灵都没怎么打过交道;真的太自以为是,太反复无常了!”

    冷哼一声,烦躁的鲁文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的蜂蜜酒,一口喝个干净:“招呼都不打,解释都不解释——我是真的把他们当朋友了!”

    他叹了口气,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好吧,看来情况比想象的还要麻烦。”黑发巫师说着,将目光转向窗外热闹欢快的使团:“不过还好,至少鲁文你还算克制,没有意气用事。”

    “是啊,克制…我不克制行么?”叹了口气,洛泰尔公国的继承人朝他翻了个白眼儿:“你不知道我父亲听说自己商队从古木森林里被赶出来,气成了什么样!”

    “消息传来的当天,鹰狩堡的骑士和神射手卫队就赶到了深林堡,一个星期的时间就集结了四千军队,半个洛泰尔的骑士和领主都在朝鹰狩堡集结!”

    “这么说吧,如果我不克制,你这个‘帝国特使’大概还能提前几个月出现在这儿,手里攥着帝国向古木森林精灵的宣战书——因为到那时候,洛泰尔和他们肯定已经打起来了!”

    鲁文的表情纠结到了极点,透露着无奈的眼神也疲惫到了极点。

    黑发巫师可以猜到,以印象中鲁文·弗利德那个大大咧咧,豪爽且肆无忌惮的性格,没有比战争和决斗更能令他感到兴奋的事情了;

    但在这种局面下,一方是自己的父亲和领主,一方是曾经救过自己性命,并肩作战的好友;他必须耐下性子,竭尽所能劝说父亲放弃动用武力,避免让已经一团糟的局面变得更加没法收拾。

    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稍稍扬起嘴角,洛伦的目光扫过房间——光洁如新的地板和书桌干净的不像话,角落里的武器架打猎的猎弓和鞍具却落了些许灰尘,像是很久没有被动过了。

    也许鲁文嘴角的胡须…不仅仅是为了显得成熟的缘故。

    “再后来,等到天穹宫下令要让拜恩公爵作为特使,出访古木森林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平复下心情,鲁文·弗利德的表情逐渐凝重:“洛伦,我绝不是危言耸听——亚速尔王国什么的我不了解,也没什么兴趣…但现如今的古木森林精灵,已经不再是你当年曾经并肩作战过的他们了。”

    “我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一定是出了事情,问题的严重性甚至远超当初的食人魔入侵!”

    “所以我才说,你来的真不是个时候!”

    话音落下,他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

    房间里的气氛,稍微有些低落。

    “正好相反……”

    黑发巫师抬起头,带着真诚的目光与鲁文四目对视着:“我倒是觉得,自己来的恰逢其时!”

    尤其是在快要跳进一场未知的灾难之前,还能有一个朋友站出来提醒自己。

    不用像过去那样一头雾水的去和不知道的敌人战斗,这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鲁文先是诧异,随即咧开嘴角:“洛伦·都灵,能再次和老朋友见面真是…再好不过了!”

    “你都想象不到,这半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有几十,不!是成百上千次,我多希望你能站在你现在站着的地方!”

    “嗯…洛泰尔大公可不会这么想。”黑发巫师笑了笑:“我听说他已经不止一次斥责我这个‘不信教’的公爵了,让我留在这儿,他会担心我把你带坏的。”

    “因为这个,我经过鹰狩堡的时候都不敢在城堡停留,直接绕过去的。”

    “呵呵哈哈哈哈哈…”鲁文爽朗的大笑着,歪着嘴得意的翘起下巴:“别担心这个,再用不了几年我父亲就会主动退位,到时候我就是洛泰尔之主——到时候,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南至河谷,北到深林,有我在,看谁敢拦你!”

    看着他这副模样,洛伦也只能跟着耸耸肩

    作为第一个同时拥有深林堡和鹰狩堡两地继承权的公爵之子,鲁文·弗利德将会是第一个能够完全控制洛泰尔南北两部的人;弗利德大公提前退位,大概也是为了避免自己突然过世出现动乱,同时确保鲁文能够实际掌权,而不会因为性格因素被下面的贵族们架空。

    自己的朋友即将成为洛泰尔的公爵,对黑发巫师来说可谓是个好消息——洛泰尔公国对圣十字教会而言,简直是后方大本营一样的存在,也是他们一直以来能够正面与诸公国交锋的资本。

    四目对视的二人,“默契”的相视一笑。

    “好吧,既然你已经来了——虽然不知道你究竟自愿的,还是像父亲说的那样,只是被皇帝陛下胁迫,为了某种平衡之类…巴拉巴拉巴拉……”

    像是想起了某些很复杂很麻烦的事情,不耐烦的表情从鲁文的脸上一闪而过,随即凝重的看着黑发巫师:“告诉我,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不是“能帮什么”,而是“需要帮什么”。

    一句话的差别就在这里。

    “我的确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忙。”洛伦笑道:“很简单,让深林堡的军队保持克制;不论发生任何情况,都不要擅自挑起冲突,或者对古木森林做出任何动作。”

    “深林堡的军队,我刚刚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父亲那边我已经劝过了,洛泰尔的军队已经全部撤回了各自的驻地,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再……”

    “不,我说的不止是洛泰尔的军队。”洛伦突然打断他:

    “而是所有出现在深林堡的军队,都绝不能轻举妄动!”

    鲁文一愣,表情终于严肃了起来:“你是说,天穹宫的那位皇帝陛下有可能……”

    “不用太上心,只是以防万一罢了。”黑发巫师摆摆手,打消掉鲁文的顾虑:“也可能只是我想多了,总之…有防备总归是好的;涉及到邦交的事情,再怎么谨慎也不为过。”

    虽然艾克哈特二世给自己全权代表帝国的权力,并且保证绝不会干涉,但谁也说不准他会不会中途变卦。

    或者…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谎言,用来迷惑自己和布兰登,以及古木森林精灵的手段而已。

    无论如何,有防备总归是好的——时至今日,“惊喜”和各种意外依旧是洛伦最最深恶痛绝的东西。

    “明白了,深林堡这边我会紧盯着的;如果有帝国军团入境,父亲那边应该也可以稍微拦一拦。”咬咬牙,鲁文郑重的点点头:“如果我真的束手无策,会让亚伦提前去通知的。”

    “另外…虽然没办法进入古木森林,但我在外围也安排了人手;有必要的话想办法弄出一个信号,随时都可以接应你离开。”

    “就算是让我冲进晨星林,一把火将他们聚落的云冠树点了才能带你走,我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洛伦微微一顿,注视着鲁文脸上那双不改颜色的眸子。

    “谢谢。”

    “没事。”这次换成了鲁文摆摆手:“对了,你还记得莉雅吗?”

    “晨星林的战舞者女精灵…嗯…当然记得。”黑发巫师挑了挑眉毛:“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大概半年之前她曾经来过一趟,问你去哪儿了;我告诉她你现在是拜恩的公爵,除非意外,否则难得能来。”鲁文随口说道。

    “哦,然后呢?”

    “然后她就走了——就像特地来问这件事似的。”深林堡伯爵耸耸肩,又端起一杯酒递给洛伦:“我还告诉她你八成已经结婚了,娶了你那个在老家的女亲戚,说不定连孩子都有了…唉,你结婚了没有啊?”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