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 鹰啸声
    “这一战,我们必输无疑!”

    埃博登城墙高塔内,洛伦·都灵用这番话作为整个战前会议的开场。

    话音落下,整个作战室都安静了。

    足足一分钟,地图桌前连一个开口的人都没有,气氛尴尬的要死。

    两个佣兵团长不敢开口,城防军司令和帝国的军团指挥官面面相觑,艾萨克则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怒火堡伯爵艾克特与科罗纳执政官则一个面无表情,一个保持微笑。

    轻轻“啪!”一个巴掌,路斯恩直接拍在了脸上,嘴角抽搐。

    用这种话做战前的最后动员,洛伦大人绝对是空前绝后了。

    幸亏这是最后的战前会议,而且科罗纳大师还凭借他执政官的身份拦住了所有的自由贵族,不准他们参加。

    否则要是被外面的人听到他们的统帅这番言论,还能愿意留下来守城就有鬼了!

    当然,他是洛伦大人,洛伦·都灵——能信了一个逃兵的鬼话,孤身进入冰川荒原寻找巨龙王城,最后还成功的家伙;所以他做什么都不值得奇怪。

    “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这绝不是说我们不可能拦住敌人的兵锋——当然,某种意义的确拦不住——也不是说我们守不住埃博登城…呃,也的确不可能守得住;更不是要让大家提前做好撤退的准备,虽然你们确实需要提前做好撤退的准备……”

    “请直言重点。”看着越描越黑的洛伦,艾克特伯爵连忙站出来为他缓解一下气氛:“我以为…在场的诸位应该都明白您的想法了。”

    “总之……我们与敌人的战斗方式,决不能局限于常规的守城战,靠坚守不出的坚壁清野和大量杀伤敌人来进行被动防御,那样的战斗时不会有好结果的。”

    洛伦只得解释道:“我们要化被动为主动,引诱敌人进攻我们想让他们进攻的方向,从而达到守住埃博登城的目标。”

    看着在场众人依旧困惑的表情,黑发巫师只得叹息一声。

    “说的更具体一些,就是我们要利用埃博登城虽然薄弱,但却同样很复杂的城防体系,引诱敌人刻意的攻其一点,从而达到拖延他们夺城的速度。”

    “我们不是要将埃博登变成血肉磨坊,而是让他们一点一点的攻下埃博登城;引诱敌人重兵围攻被我们刻意作为诱饵的节点,从而降低整个战线的压力;并且在即将对我们造成重大伤亡之前,将诱饵让给敌人,或者干脆毁掉!”

    “就像是传奇故事中救公主的王子一样,每一卷都要度过一个难关;我们就是那个给王子设难关的坏蛋,要做的就是拖延王子每个关卡所用的时间;最好让他见到的公主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是弯腰驼背,奄奄一息了!”

    城防军司令表情惊异,科罗纳眼前一亮。

    只有帝国的军团指挥官皱起眉头:“所以说,并不是埃博登一定会陷落,而是您准备抛弃埃博登?”

    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直接转向了一脸平静的黑发巫师。

    就连军团指挥官,也被他自己得出的答案而惊愕不已。

    这世上有哪个守城的统帅,从战斗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开始计划如何让城池陷落的?

    只有艾萨克依旧愣在旁边,像是在焦急等待什么似的。

    “对,也不对。”

    面对着众人的目光,黑发巫师摇摇头,身体不自觉的前倾,按住桌上的地图:“首先感谢大家终于明白了我的计划,其次…你们好像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

    “这场战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地图桌前,所有的脸都愣住了。

    于是科罗纳大师站出来揭晓答案:“是要尽可能拖住敌人更长的时间,为帝国集结军队和物资争取时间。”

    “正是如此。”洛伦“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轻轻叹口气:“我们只有不到三万的军队,平摊到整个埃博登城防的话,大概只能是勉强够用的样子。”

    “换句话说一旦敌人发动全面攻势,这点儿看起来还挺充足的兵力很快就会捉襟见肘;而一旦陷入某个重要工事或者要塞的争夺战,和敌人拼人头就铁定完了。”

    “我不知道用这种惨烈的方式,是否能尽可能守住埃博登;但就算守住了…这三万人还能有多少活下来的?”

    两个佣兵团长的表情变得凝重了。

    “但这事关帝国荣誉,在敌人面前抛弃城池简直是奇耻大辱!”军团指挥官紧蹙眉头:“您是拜恩人,我一直以为拜恩人都是为了荣誉和尊严勇于牺牲……”

    “城丢了,还能想办法夺回来…大不了同归于尽,以后重新建一个;人死了,你靠什么打接下来的仗?”洛伦冷冷地盯着他,打断道:

    “还有您好像误会了牺牲与送死之间的区别——为了胜利,拜恩人绝不抗拒牺牲;但白白浪费原本还能继续战斗下去的生命,那叫故意找死。”

    “我觉得…公爵大人说的没错。”刚才一直沉默的白银之血,终于开口了:“白银之血佣兵团赞成公爵的观点,也愿意在这场战斗之后,继续为公爵和帝国效劳。”

    旁边的“黑刃”同样点点头,不吭声的抽动着喉咙。

    军团指挥官终于不说话了。

    “还是和我们介绍一下,您的具体计划吧。”科罗纳瞥了眼旁边几乎快要不耐烦的艾萨克,不失时机的微笑道:

    “如果要引诱敌人,那么一定要有特定的目标才对。”

    黑发巫师点点头,右手食指在埃博登地图上摸索,停在了宝石河对岸的古堡上:“这座要塞,就是我们的第一个诱饵。”

    凝重的话语声,让众人的表情也随之严肃起来。

    “一旦亚速尔舰队靠近,他们第一个要面对的问题就是横在海岸线正前方的铁链——想要解除铁链封锁,就必须攻破两处堡垒中的一个。”

    “我在港口处的环形堡垒周围安排大量的临时工事,将它彻底变成我们的战场,就是为了要引诱敌人将主攻目标转向这座孤悬在河对岸的古堡。”

    洛伦悄悄的勾起了嘴角:“只要古堡一日不陷落,敌人的舰队不要说宝石河,连埃博登的海港都无法靠近,所以他们一定来。”

    “接下来的战斗,就会变成古堡的争夺战;一旦被局限在这里,战场的宽度和古堡本身的大小就会令战斗的规模不得不缩小,敌人为了夺下她,一定不会停下在环形堡垒的攻势,来让我们顾此失彼,但真正的战场依旧在古堡这里。”

    “接下来呢?”城防军司令开始有些好奇了:“到最后,敌人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将古堡夺下来的。”

    “没错,所以我们要算好时间,弃城后撤。”洛伦一副“终于开窍”的表情,微笑道:“要毁掉一切城防武器和辎重,但也不能太过,否则敌人就不上当了。”

    “古堡陷落,敌人的军队终于能顺利发动全线进攻——但他们依旧要面对海港的环形堡垒,我们脚下的高塔,还有埃博登的城墙。”

    “他们仍只能从一个方向进攻;而战场的宽度和纵深,依然决定了敌人能投入的兵力,还是很有限的——那么这种时候,他们会做什么呢?”

    路斯恩眼前一亮:“他们进攻下水闸?!”

    “很有可能!”

    洛伦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两种可能——首先是从古堡到内城的城墙上进攻,直接进攻内城墙;这种对我方不利,所以我们要先将通道毁掉,将水闸锁死。”

    “第二种就是利用水流的冲力,再搭上几艘战舰挂上锁链在下游出海口拖拽,摧毁水闸;这种可能性也很高。”

    黑发巫师的手指从古堡挪开,顺着宝石河的航道向上移动:“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抢在他们前面,从上游向下堵住出海口——不用全堵住,只要让敌人的战舰进不来就成。”

    “毁掉的房屋,凿沉的战舰,生活垃圾…随便什么都行,只要能在一个月内堵死宝石河的港口,就算胜利!”

    “然后,他们明白自己上当了;然后,他们就会明白自己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白白浪费了大半个月。”深吸一口气,微笑的洛伦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们就会发现…冬天来了。”

    “海面,马上就要开始结冰封冻了。”

    “帝国的第一批援军和物资,也已经抵达埃博登,这座城市再也不是能够轻易攻下的脆弱港口,而是驻扎着数以万计大军的,强大的军事要塞。”

    “他们会发动前所未有的强攻,用三比一,五比一乃至十比一甚至更多的兵力来牺牲和损耗,来攻夺埃博登,用尸山血海换来交换埃博登的港口!”

    “而我们,则拥有充足的物资与他们周旋;城墙攻破就撤入内城,以要塞为据点,地下通道为联络网拖延敌人夺城的时间,同时对他们造成大量的杀伤;”

    “直至严冬降临,在帝国军队的协助下撤出城市,留给亚速尔人一座废墟和冰冻三个月的港口,等到来年春天,再与这支饿了一冬天的敌人……”

    “决战!”

    掷地有声的字眼,在地图桌前回荡。

    黑发巫师睁开了双眼,死死盯着眼前的埃博登地图。

    “要怎么引诱敌人上钩呢?”

    安静的地图桌前,只听到军团指挥官冷冷道:“这是整个计划的关键,对吧?”

    “没错,第一步能不能成功,可以说是重中之重。”洛伦点点头,平静的开口道:“所以就麻烦您麾下的一千名军团士兵,驻守在古堡内。”

    “这样,既可以让敌人认识到这里的重要性,又能误以为守军的内部也是有矛盾的——等到战事吃紧,敌人开始强攻之后,再由两个佣兵团去援助你们,让他们更进一步确信自己的判断。”

    “至于如何与亚速尔精灵作战……”黑发巫师笑着叹了口气,将目光转向旁边已经快能用目光杀死自己的艾萨克:“就由我们的天才巫师艾萨克·格兰瑟姆,为我们汇报一下他最新的发现成果吧!”

    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一齐转向了某位“天才”。

    “让我等这么长时间,你是故意的对吧?!”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表情夸张的艾萨克直接将洛伦挤到一边去,站在地图桌前;他先是咳嗽两声,随即挺直了腰杆:

    “先生们,经过本人长达六个小时的仔细研究,我已经将埃博登所有的对外贸易和往来记录全部翻阅一遍,居然找到了不少关于亚速尔精灵的资料。”

    “没错,在埃博登的历史上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和这个种族有过往来了,虽然几乎都是单方面的……”

    “六个小时?”

    白银之血紧蹙眉头,表情十分的难以置信:“我不知道那些‘记录’究竟有多少内容,但六个小时…你就全部看完了?”

    “没错,这么多年过来,我能大概理解您这种想法了;在凡人眼中用六个小时,看完一千零六十二册书,五十七万六千六百六十六页,四亿四千三百四十五万六千一百五十四个单词,的确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我可以,因为我是天才…只需一天,就看完帝国皇家巫师学院图书馆所有藏书的天才。”

    地图桌前,众人的表情比刚刚更愕然了。

    只有洛伦,路斯恩和科罗纳,依旧习以为常。

    “还有别的问题吗,没有的话我就继续了。”故作平淡的艾萨克,得意的快连尾巴都翘起来了:“根据我的仔细寻找,发现了一些关于亚速尔精灵军队的重要资料。”

    “比如说…他们习惯于穿戴轻便的铠甲作战,使用的武器也以长刀、长矛一类武器为主,极少佩戴盾牌或者破甲类武器;远程投射的武器倒是不少,但和我们一样也以弓弩为主。”

    “哦,还有最重要的一个——亚速尔精灵有个很特殊的传统,就是在战争开始前要吹响一种长笛似的‘号角’,向敌人宣告战争开始。”

    “这种号角的声音,据说和鹰鸣叫的声音很相似……”

    就在此时,一声隐隐约约的鹰啸声,从埃博登的港口方向传来;

    所有人都愣住了。

    怔了怔的艾萨克看了看众人,默默点头,手指向窗外:

    “嗯…就是这个。”(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