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当旗帜在战场飘扬
    卷动大地的烟尘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洛泰尔的染血十字旗!

    全副武装,挥舞着与拜恩骑士无异的旗枪,驾驭着战马的洛泰尔骑士们载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从南城门直接撕开了从两翼包围城市,亚速尔精灵的封锁线。

    可怕的撞击声中,一个又一个骁勇善战的精灵武士被全副武装的战马,像是沙包般的从原地撞飞,然后被长枪贯穿,被铁蹄践踏的支离破碎…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便已经只剩一滩混杂血肉的骸骨。

    使用着与拜恩人无二的骑墙冲锋战术,洛泰尔的骑士们用一排又一排的攻势,轻而易举的碾碎了精灵们仓皇间组成的放线,从一个又一个支离破碎的缺口中,直接冲入了城门。

    城墙后负责接应的留守拜恩骑士们,十分“默契”的在关键时刻打开了城门,又迅速关闭,将敌人挡在城外。

    但这并不是结束,恰恰相反,真正象征着洛泰尔引以为傲的力量,并不是这些高贵的骑士老爷们。

    趁着前线军队打开缺口,举着射鹰战弓的长弓手们在长途奔袭后,依旧迅速占据了附近对自己有利的高地位置;瞬间,数以千计的箭雨已经出现在精灵武士们的头顶!

    愤怒而不甘的怒号声中,不断的有不幸中箭的精灵武士应声倒地——敌人射出的箭矢刁钻,速度和威力与他们之前遭遇的埃博登弓箭手,存有天壤之别。

    不仅如此,为了应对轻甲而灵敏的精灵武士,远道而来的洛泰尔人抛弃了破甲箭,特地准备了带弯钩,柔韧细木制成,箭矢锐利射程又远的狼牙箭,并且是淬过毒的。

    洛泰尔人的弓箭技艺,举世闻名!

    三轮箭矢,支离破碎的精灵已经溃不成军,在尚且存活的首领和“四庭”武士带领下,一边躲避着从高地袭来的箭雨,一边向着城墙边缘的方向撤退。

    隔着大半个埃博登城,站在高塔上的洛伦都能清晰的看到,簇拥在染血十字旗下欢呼雀跃,迈步进城的洛泰尔大军。

    “终于来了……”

    紧盯着那面熟悉的旗帜,黑发巫师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如果说帝国上下有哪个公爵是自己最信任的,绝对非鲁文·弗利德莫属——正因为他答应过,十五天之内洛泰尔的八千援军一定能赶到,洛伦才坚持到现在。

    甚至包括始终不肯撤军,牵制住精灵主力让他们无法包围城市,也有这方面的考虑;避免援军抵达时城门陷落,无法援救的尴尬。

    果然…整整十五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虽然不知道究竟援军有没有八千人,又究竟有多少战斗力;光是洛泰尔的旗帜出现在埃博登的城头,就已经是一个足够强烈的,能够重振士气的信号。

    有了这支援军,洛伦就能从容不迫的将港口防线的军队安排撤离,依托城内的有利地形和要塞,阻截精灵的进攻…嗯?!

    一阵突兀而又纷乱的叫喊声,从环形堡垒的东侧响起。

    黑发巫师立即侧目,望向叫喊声传来的方向,瞳孔骤然一缩。

    那并不是什么“嚷嚷声”,而是轰鸣的马蹄,绷弦的角弓,出鞘的弯刀…还有数不清的喊杀声。

    成群结队,犹如奔流洪水般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和精灵的眼中,驾驭着驰骋如风的战马,披着银光闪烁的甲胄,挥舞着冰冷森然的弯刀。

    战马的旗帜迎着海风,猎猎作响。

    波伊的骠骑兵!

    漫天的马蹄声中,只能看到这些兴高采烈的马背民们高举马刀,像要参加宴会的客人般急不可耐的,径直冲向城墙下的精灵军队。

    面对猝然从侧翼杀出的骑兵,城墙下的精灵武士们不慌不忙的收缩兵线,长枪兵在前武士在后,准备用密集的阵型让敌人撞个头破血流。

    但他们错了——波伊的马背民,和任何一处的骑兵都有天壤之别。

    就在距离敌人只剩三十步的刹那间,“冲锋”的骠骑兵们突然集体转向,犹如骤然碰到礁石的流水般,绕开了精灵军队的正面,冲向他们因收缩阵线而露出的缺口。

    几乎同时,无数的黑影从骠骑兵军阵中飞出,“扑”向阵线密集又严重缺乏重甲和盾牌的精灵们。

    “噗——噗——噗——!!!!”

    暗红色的“鲜花”不断绽放,密集的阵线立刻出现混乱——没有方阵战斗经验的精灵们,根本不知道前排人倒下后,自己该如何是好。

    骠骑兵们立刻放下角弓,从鞍前拔出马刀,从侧翼袭向精灵们。

    但这帮狡猾的马背民们并没有如精灵们想象的那般,犹如重装骑士一样和他们硬碰硬;

    驰骋的骏马就像舞步高超的演员,从十分不可思议的角度快速横掠,让骑在背上的骠骑兵挥出致命而关键的一刀。

    “噗!”

    利刃挥斩之间,骑兵已扬长而去。

    只留下不甘的精灵武士,瘫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眨眼间,这道“血色”的洪流已经横穿了整个港口战场,当着精灵舰队与埃博登守军的面,将数万精灵大军杀了个对穿。

    伤亡,微乎其微!

    完成一轮冲锋的波伊骠骑兵们,甩掉了敌人追兵后在宝石河岸口附近重新集结成军,放开缰绳让坐骑尽快恢复体力。

    “马背民们——!”

    战马旗帜下,一个高举战刀的银甲骁骑出现在整个骑兵军阵前方,冷冷的看着身后的敌人:

    “秉承波伊之主,马背民之主萨莉卡·约拿的口谕——在苍天与大绿海的见证下,在铁与血的见证下,以圣十字的名义,波伊人要偿还欠拜恩公爵和拜恩骑士的恩情!用你们的马刀,见证拜恩与波伊人的友谊。”

    “因为朋友有难,不能见死不救!”

    “敌犯我土,不得轻饶!”

    “因此……”冰冷的呼喝声中,银甲骁骑直接抢过战旗,高举过头顶:

    “随我再杀一轮——!”

    “再杀一轮————!!!!”

    整个骠骑兵军阵爆发出激烈的呼喊声,高举着马刀再次冲向亚速尔精灵的大军。

    声势夺人!

    ………………………………

    “又见面了,洛伦·都灵…公爵。”

    带着有些僵硬的微笑,洛泰尔骑士长,同样背着双手大剑的亚伦站在黑发巫师身侧:“看起来,我们来的还真是时候。”

    “是啊,就差一点点。”低声轻叹着,颇有些感慨的洛伦苦笑一声,俯视着下面正被波伊骠骑兵撕扯的四分五裂的港口战场。

    与此同时,洛泰尔的骑士和长弓手们已经进城,和埃博登的武装市民一起投入了城墙战场,逐步夺回被精灵大军控制的据点。

    真的就差一点点,自己只能下令全线撤退了。

    “看你的表情,好像还有些遗憾啊。”误会了黑发巫师叹息的亚伦,无奈的笑了笑:“没错,原本应该领军前来的不是我,而是鲁文他自己。”

    “但就在出发前,古木森林那边突然传来消息,发现有森林的北面有大批军队行动的迹象。”

    北面?

    洛伦骤然回首:“雾月庭。”

    “应该就是了。”亚伦严肃的点点头:“亚速尔精灵的一支军队已经在雾月庭登陆,随时会进犯深林堡。”

    “逼不得已,鲁文他只能留在洛泰尔,准备抵御入侵——对他而言很遗憾,但对我们倒是松了口气;他是洛泰尔之主,无论如何都不像让他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

    苦笑一声,亚伦隐隐露出了得意的表情:“尽管如此,总算还是如期抵达了——八千洛泰尔军,一千骑士,四千鹰狩堡弓手,三千重步兵,听后拜恩之主的命令!”

    “这是我的荣幸,毕竟我也算半个洛泰尔人。”耸耸肩,神色淡然的洛伦表情很是惬意…终于不用再独自苦守,还是件挺让人高兴的事:

    “对了,波伊的骠骑兵是怎么回事——我是说,他们怎么会和你们一起过来?”

    话音落下,对面的亚伦脸上突然出了十分古怪的表情。

    “怎么了?”

    洛伦微微蹙眉,自己是不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

    “不,没什么,我只是以为您原本应该是知道的。”亚伦的脸上,露出了十分“微妙”的笑容:“还是说…您到现在都没有收到消息?”

    什么消息?

    黑发巫师的表情更加匪夷所思了。

    “洛伦·都灵公爵,拜恩之主——您出名了,彻底的出名了!”

    亚伦摇摇头:“仅仅是十天的光景,从埃博登到拜恩,整个帝国都知道您正孤身一人,对抗亚速尔精灵的大军!”

    “整个帝国到处都有人在传颂您的事迹,尤其是您之前的两次‘帝国宣言’和对未来危机的警告,让所有帝国的骑士们都对您仰慕不已。”

    “可以说,现在所有自认为骑士的帝国人都在整理行囊,前往埃博登希望能够加入您的麾下——埃博登之战,已经变成了一场荣耀之战!”

    说到这儿,叹了口气的亚伦话锋一转:“当然,这些现在对您而言并没有什么意义,就算他们会来,那也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一个月后埃博登还能不能守得住,都是个问题。”

    “至于您想知道的波伊骠骑兵——那是因为康诺德皇帝放开了东萨克兰的通道,让东部和南部的公国军队可以从东萨克兰经过,并且得到充足的补给,所以他们才能这么快。”

    原来如此……

    洛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大概理解的缘由。

    帝国上下所有军团加在一起,大概有将近十五万上下;这是帝国实力的精华,也是与精灵对抗的最大本钱,康诺德并不想在埃博登这种地方,将实力白白消耗。

    但他也清楚,得不到支援的埃博登肯定会提前陷落,让他来不及整合所有的军团;于是放开道路,让各公国的精锐组成援军,尽可能多拖住敌人一会儿。

    “所以现在我们有洛泰尔的八千人,还有波伊的五千人。”洛伦沉声道:“一万三千军队,以城墙为依托的话,应该可以……”

    “不!”

    亚伦突然打断道:“不是一万三千,而是整整两万。”

    说罢,洛泰尔的骑士长抬起右手,指向自己来的方向——在那面染血十字旗旁边,又多出了一面的旗帜,还有一支大军的身影。

    艾勒芒七千轻步兵,已经抵达埃博登城下!

    ……………………………………………………

    援兵还是来了。

    在看到波伊骠骑兵出现的那一刻,小王子嘴角的笑容稍稍变得僵硬了些。

    只差最后一点点,埃博登的守军就必定全线崩溃,整个城市都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在这种时候援军抵达,无疑会极大的振奋守军的士气。

    立刻夺城,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虽然一切如自己所料的那样,敌人的表现也是超乎想象的精彩,但…果然多少还是有些小失落呢。

    毕竟是眼睁睁看着到手的胜利,就这么飞走啦。

    旗舰的甲板上,气氛一片死寂。

    看着即将被攻陷的城墙防线,因为敌人的援军抵达后线被冲散,又被埃博登守军一点一点夺了回去,甚至不得不后撤才能稳住阵脚,不至崩溃……

    所有的精灵都闭着嘴,生怕自己会成为被恼怒的王子殿下迁怒的那个倒霉蛋。

    虽然小王子很少会对旁人发火,但这种事情永远都是说不定的——眼前这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候突然遭受重创,那种难以想象的挫败感对一军统帅的打击简直是毁灭级别。

    这并不是怕死,而是与其变成倒霉蛋,他们更希望能够在战场上英勇就义…至少那样,还能称得上荣耀。

    叹了口气的小王子抬起头,放松似的眨了眨眼睛,看向身旁神态紧张,生怕自己动怒的精灵武士们:

    “既然敌人的援军来了,看起来暂时也没什么胜利的希望——那就让军队尽快撤退,在岸边集结吧;无论如何一定要守住港口,决不能将滩头阵地让出去。”

    “哦,对了!再派一个信使过去给那位拜恩公爵送信,就说…嗯,我想想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