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自大狂
    空白的墙壁,看不到光源和光线,却丝毫没有阴暗的感觉…空荡荡,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单调乏味;明明抬起了手臂,但完全感知不到身体的存在。

    因为这里是洛伦的精神殿堂。

    随着意识逐渐从身体脱离,转移到精神殿堂内,整个世界的模样在他眼前也逐渐开始出现变化,从实质的形状变成了更近似于符号的存在。

    这种感觉很自由,很畅快,脱离了身体之后再没有什么可以限制自身意识的存在;整个世界仿佛都像一张地图,一件艺术品般摆在眼前,任他观摩。

    但这种感觉也很不真实,虚幻;脱离了身体的意识等于完全将自己暴露在虚空之中,失去了约束和限制的同时也等于失去了保护;一旦意识超出精神殿堂的范围,就有被巨大的讯息量直接逼疯的危险。

    感受着毫无束缚的身体,黑发巫师缓缓走到其中一面白墙前,抬起右手轻轻按住,犹如水面般泛起波纹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占据了整片白墙的魔法阵。

    复杂的花纹,又特地用浅紫与血红两种颜色分为两层,看上去就像是两道环形锁,散发着不详的意味。

    哪怕隔着魔法阵,黑发巫师也能感觉到在它后面有一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盯着自己手掌的每一个动作,眼角表情的每一次变化。

    它…就这么期待着自己打开这道枷锁,是么?

    从解锁第二道阀门之后,那双“眼睛”似乎就从未离开过片刻,犹如影子般死死地盯着自己,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自己再也无法按捺对力量的渴望,等待着自己逼不得已,打开它的那一刻……

    “要打开它吗?”

    懒洋洋的话语声,从身后响起。

    优雅而又从容,还带着孩子气特有的狡黠。

    黑发巫师的动作微微一滞,回首望去,穿着整洁的小礼服,嘴角挂笑金发红眸的少年正歪着小脑袋,默默探首,望向自己的双瞳中仿佛还带着一丝委屈。

    “我亲爱的洛伦,你返回到精神殿堂做的第一件事情居然不是和可怜的阿斯瑞尔问好,而是跑过来看这么危险的东西,真是……”

    一边说着,金发少年眉头轻蹙,悲从心来不忍直视:“即便可怜的阿斯瑞尔心里能够忍受,但却无法欺骗自己的身体,心如刀绞!”

    “身体?你的吸血鬼身体在三年前的银盔山,不就已经被‘黑十字’塞廖尔撕成碎片了吗?”

    翻了个白眼儿,洛伦忍不住吐槽道:“就算它还在,吸血鬼的心脏不是都和活死人一样,根本不会跳的吗?”

    “亲爱的洛伦,这是一种戏剧化的形容,表达你在可怜的阿斯瑞尔心中独一无二的地位。”

    只是眨个眼的功夫,少年脸上的委屈立刻就变成了讨好的微笑,嘴角弯月般的上扬:“当然这种事根本无须多言——独一无二,在阿斯瑞尔的词典中和洛伦·都灵是划等号的。”

    这可真是荣幸之至啊。

    扯了扯嘴角,黑发巫师转过身,大拇指朝身后的“魔法阵”指了指:“既然这东西这么危险,那为什么你当初还要‘怂恿’我掌握呢?

    “因为早晚有一天,亲爱的洛伦会需要它的力量。”

    稍稍收敛了笑容,金发少年将双手交叠放在后腰的位置:“早晚有一天,你会遇上凭自己的力量无法抗衡,却又不得不去面对的敌人。”

    “塞廖尔?”

    “是,也不是。”阿斯瑞尔轻摇头,表情突然有些怅然:“如果要面对黑十字,亲爱的洛伦还需要另一种力量…仅仅开启两个阀门,还不足以与塞廖尔抗衡。”

    另一种力量…难道要打开第三道阀门?

    洛伦忍不住挑挑眉毛。

    “虽然如此,但…如果能不开启的话,当然还是不用最好。”重新绽放笑容的金发少年,极其生硬的将话题转移了出去:

    “就像这次,亲爱的洛伦你真是又让我刮目相看了——实事求是的说,在那个情况下阿斯瑞尔真的以为,你会按捺不住对力量的渴望,做出某个十分重大的决定。”

    黑发巫师没有接过话,只是抱着胳膊默默看着他,表情玩味。

    三年了…每次只要一说到这个话题,眼前的这个邪神少年就会像受了惊的兔子,急忙将话题转移出去。

    到现在,洛伦真正弄清的也只有打开两道阀门并不足以打败黑十字,因为“黑公爵”和女武神布伦希尔德已经尝试过,并且失败了。

    眨着纯洁无瑕,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金发少年困惑的看着洛伦,仿佛是在好奇为什么他突然不说话一样。

    差点儿都忘了,这家伙最擅长的就是装傻充愣。

    强忍着再次翻白眼的欲望,黑发巫师轻咳两声:“我有两个问题。”

    “尽管问吧,亲爱的洛伦。”带着狡黠的微笑,阿斯瑞尔的语调十分轻快:“只要是可怜的阿斯瑞尔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第一个,关于亚速尔精灵和邪神之间…是不是有某种关系?”洛伦已经懒得理会他的“口吻”了:

    “他们所说的‘存亡大义’是不是和某个邪神有关…迷雾海对岸的亚速尔精灵王国,是不是也有类似帝国北方四个邪神的存在?”

    “唉?!”

    猩红的瞳孔瞪圆,金发少年表情愕然:“为什么洛伦…会觉得阿斯瑞尔知道这些事情呢?”

    “我不知道,我就是问问。”

    “那么真可惜,因为可怜的阿斯瑞尔的确不知道,但……”

    金发少年突然一笑:“洛伦,你似乎忘记了某件事——对身处虚空之中的邪神而言,空间和时间…都毫无意义。”

    “未来的我也许能和过去的你相遇,发生在现在的事情可能源自日后的一次巧合…虚空,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所以对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而言,彼此之间的距离就算得了什么呢?”

    “就像…嗯,某些无趣的三流一样;所谓的神转折和深伏笔,可能只是某个蹩脚的写手,突然又想起了之前某次无心的一笔而已。”

    “但在不知道这一切的读者眼中,就成了千里伏线的精彩篇章。”

    洛伦怔怔的看着笑得狡黠的阿斯瑞尔。

    很好,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说了和没说一样。

    “第二个问题。”金发少年眨眨眼睛:“是什么呢?”

    “布伦希尔德。”

    黑发巫师轻哼一声,有些无奈的开口道:“拜恩的女武神布伦希尔德,和帝国第一位皇后,也就是最后的巨龙女王同名。”

    “然后?”

    “我想知道,这究竟是巧合还是说……”

    “并非只是同名而已?”心领神会的接过话,阿斯瑞尔有些意味深长的开口道:“这件事洛伦你可能问错了对象,真正了解这一点的并不是可怜的阿斯瑞尔,而是某位讨厌的皇子殿下。”

    “所以…我问了你两个问题,结果你一个都不知道?”黑发巫师脱口而出。

    “不不不,亲爱的洛伦,并不是你说的这样。”金发少年悠然开口道:“可怜的阿斯瑞尔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告诉你,而是告诉了你一切可以让你知道的事情。”

    “这个世界的许多真相都太过凶恶,让亲爱的洛伦提前接触是十分危险的——可怜的阿斯瑞尔不是某个冒牌货小姐,保护你,永远是阿斯瑞尔的第一职责。”

    “那你究竟有什么是可以告诉我的?”

    “现在吗?”挑挑眉毛,阿斯瑞尔的嘴角挂着一如既往的悠然微笑:

    “现在…亲爱的洛伦,你该起床了。”

    白皙的右手弓起中指,轻轻在黑发巫师的额头弹了下。

    ……………………………………

    “艾萨克你个自大狂,究竟还要我再重复几遍?!”

    黑发巫师的病房内,涨红了脸的小个子巫师死死瞪着眼前的艾萨克,拼命压低了嗓音尖叫道:“洛伦他已经脱离危险,现在正在恢复——为什么你就是不信呢?!”

    “哦,兴许是某个自以为是的炼金术师自欺欺人,以为自己已经把他给治好了?”艾萨克·格兰瑟姆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抱歉,但身为一个巫师我更看重的实验结果,而现在能观测到的结果就是我们共同的朋友兼学弟,连一丁点儿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我说了,他是在通过睡眠恢复——这是人类身体的本能!”

    “抱歉,但请告诉我这个对‘艾因炼金术’一无所知的巫师,深度睡眠和昏迷的区别在哪儿?”

    “你…当然是他身体的各项反应,他的心跳和虚空残留量,还有呼吸频率和……”

    “所以,你是通过这些写在纸上的数据来判断我们朋友死活的?”再次不客气的打断,艾萨克故意翻了个白眼:

    “也是啊,你们在你们炼金术师眼中这个世界大概都是数据堆成的——只要理论上是存在的,那就是实际上存在的——你们那浅薄的智商,大概也分不清理论和实际的区别!”

    “你……”

    “我什么,我说错了?”看着满脸通红的小个子巫师,艾萨克很不耐烦的一声冷哼:“原本看到你来,又完成了我的顶尖杰作皎光剑的时候还有点儿小高兴呢,以为你真的变得更像个巫师了!”

    “现在看起来我真是想多了,炼金术师就是炼金术师,和巫师有着本质的…哦,圣十字他祖奶奶的,洛伦你醒啦?!”

    “是啊,咳咳咳……”

    在艾萨克和艾茵两双震惊的眼睛注视下,苦笑着的黑发巫师很是无奈的挣扎着坐起身,连连咳嗽:

    “抱歉,太累所以多睡了一会儿…怎么,没有打扰到你们把?”

    “打扰?什么打扰——不会不会,我正在夸奖我们了不起的炼金术师,艾因·兰德阁下呢!”艾萨克拼命摇头,翻脸比翻书还快:

    “几十天,不眠不休杰出的工作,不仅让浮空城完成了一次超长距离的续航,还完成了我们共同的超级大作‘皎光剑’,简直是炼金术师们的典范,简直……”

    “呃,我觉得修辞学放在这种地方其实十分的无力,总之洛伦你也看到了对吧——皎光剑的威力,还有它的射程,是不是特别精彩,特别赏心悦目?”

    是啊,还差点儿就连我一起打了。

    强忍着笑意的黑发巫师瞥了一眼旁边的小个子巫师,满头是汗,涨红了脸的艾茵下意识的躲开他的目光,扭过头去。

    艾萨克挑挑眉毛看这俩人,好像察觉到什么:“怎么,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行啦,赶紧出去吧!”再也受不了他的小个子巫师,一把抓住艾萨克的衣袖朝门外拽:“我还要给洛伦调制药剂,你在这里只能添乱!”

    “添乱,我怎么可能添乱呢?就算是要调制药剂,我也可以给你提几个建议然后挑挑毛病什么的,比如说……”

    “出去!立刻!”

    “好好好,我这就出去,这就出去!”耸耸肩膀,一脸夸张表情的艾萨克还有几分不情愿似的:“生什么气啊,我又不是……嗯?”

    就在一只脚即将跨出大门的那一刻,艾萨克突然怔住。

    下一秒,他将脚收回来,又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紧靠房门死死盯着小个子巫师的面庞。

    “你又要干什么?!”艾茵没好气道。

    “没什么,艾因·兰德,有件事要麻烦你一下……”抽动着喉咙,艾萨克一脸说不出的表情:

    “你…能不能把‘自大狂’这个单词再重复一遍?”

    “怎么了,自大狂?”小个子巫师插着腰,表情不满的哼了一声:“过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觉得这个词伤到你了?”

    但艾萨克却没有开口,呆呆的愣在原地,表情像是被涂抹了胶水般一动不动,整个人都定住了。

    看着他的表情,一脸困惑的黑发巫师也终于反应过来,惊愕的目光死死盯着艾茵·兰德。

    没错,他发现了。

    如果不是艾萨克提醒,早已习惯的洛伦甚至都没有察觉到,那微弱的变化。

    艾茵平时用来掩饰身份的变声药水,居然……

    失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