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雪中精灵
    清晨,洛泰尔,深林堡。

    大雪。

    随凛冬而至,突如起来的大雪,对深林堡的守军而言不可谓不及时——尽管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甚至有在危急关头抛弃深林堡,带领军队和民众撤退的想法,鲁文·弗利德依旧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敌人。

    身披轻甲,甚至无甲的布袍,挥舞着锋利的长刀与长矛的亚速尔精灵武士们,不论是任何一个单独的武力,团队配合的默契乃至机动速度,都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

    在和洛伦交流之后,鲁文不是没想过敌人也会有一批类似骑士的精锐,更不怀疑精灵们的战力水准要在人类之上;但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恐怕每一个亚速尔精灵武士,都有“骑士”的水准!

    开战之后,抱着“主场作战优势”的心态,鲁文前后在古木森林中组织了两次针对敌人后线的偷袭;但敌人堪称恐怖的反应速度,每一次都将遭遇战打成了阵地战;甚至还几次尝试着在林间快速机动,反向包围他们。

    在两次都损失惨重后,鲁文终于放弃了轻视的想法,转而固守深林堡,同时派出大批的精锐洛泰尔弓手在林中埋伏,组织小规模的偷袭。

    从雾月庭开拔挺进,又被行军路途的地形限制,一时间无法组织足够兵力硬攻深林堡的亚速尔精灵大军,也转而在靠近森林的空地建设营地,与深林堡守军对峙。

    于是,冬天到了。

    也许是因为辎重没有跟上,也许是根本没有想到会一直对峙到冬季;深林堡城外的精灵大军居然没有携带冬衣!

    几乎只要站在城墙上就能肉眼可见,两万亚速尔精灵武士们只有甲胄和布袍护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这让深林堡的守军们都松了口气——冬天来了,就说明直至来年开春前,敌人除非打算集体冻死,否则都不可能冒着风雪向深林堡进攻,更不可能再向前推进半步。

    但鲁文·弗利德并不这么想。

    “他们一定会来的。”

    站在护墙的边缘,年轻的洛泰尔大公眺望着被暴风雪遮蔽的古木森林低声喃喃,泛红的双手不由自主的紧紧扣住护墙。

    “什么?”

    站在他身侧的战舞者,女精灵莉雅挑起眉毛,忍不住瞥他一眼。

    “我是说你的同…亚速尔精灵武士。”看着那高挑的身影,本想说“你的同胞”的鲁文赶紧改口:

    “如果我是他们,我就会在近期组织一次全面进攻,试探深林堡守军的实力——如果足够强硬,那么就撤退;如果防御空虚,就一次性打垮我们。”

    “为什么?”女精灵很不理解:

    “现在正在下雪啊,在这种时候真的能组织进攻吗?”

    “能…只是难度很大。”鲁文摇摇头:“但是洛伦那家伙告诉我,所谓战争,最重要的是了解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其次是敌人;在弄清这一点后,才能做出判断,应该在何时进攻,何时防守。”

    “所以我询问自己,我们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毫无疑问,是以逸待劳和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才让深林堡从边境据点,变成了难以攻陷的堡垒。”

    “我们的劣势是严重低估了敌人战力,在骑兵无法展开的森林中很难与其正面交锋;唯一的优势弓箭,又因为天降大雪很难补充。”

    “而敌人呢?”洛泰尔大公喃喃自语:“毫无疑问,他们拥有正面厮杀的绝对优势,而他们的劣势只有一个……”

    “时间,就是他们唯一的劣势——距离冬季结束还有三个月,他们的物资储备绝对坚持不了三个月,更不会等到三个月后再来进攻蓄势已久的深林堡。”

    “所以如果我是敌人,我一定会趁着最严酷的寒冬彻底降临之前,冒险发动一次进攻——即便不能攻下深林堡,也要彻底摸清我们的底细和防备部署!”

    “这就是我从洛伦那小子身上学到,最有用的一个……”话没说完,突然又想起什么的鲁文扭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提到……”

    “没关系,不用在意这些!”

    女精灵冷冷道:“我为什么要在意他,何况…他已经结婚了,也不会再来深林堡和古木森林了不是吗?”

    这不还是很在意吗?

    抽动了下喉咙,鲁文没有说出来。

    虽然隔着很远,但拜恩要举办典礼的的消息还是传到了深林堡;当然,典礼不是关键,婚礼才是关键。

    由赤血堡女伯爵亲自筹办,对拜恩公爵又“至关重要”的婚礼,除了他俩人之外,还能有第二种可能吗?

    算算时间,婚礼大概已经过去几天了,那家伙…鲁文忍不住叹了口气。

    女精灵嘴角紧抿着,恍惚的扭过头去,将目光转向城墙外被风雪遮挡的森林。

    洛泰尔大公低下头,目光很是自然的落在了腰间悬挂的“折影剑”上面——这是在结束了雾月庭之争后,洛伦送给他的战利品。

    锋如溯光,身如银镜;轻若鸿羽,削铁如泥。

    就像眼前的亚速尔精灵。

    “莉雅,有些事…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再考虑一下。”忍不住挑起目光,鲁文微微蹙眉:“这场战争是帝国和亚速尔王国之战,和你们晨星林的精灵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女精灵猛地扭头,死死地盯着鲁文:“我告诉过洛伦,现在也告诉你——我们是古木森林的孩子,我们是骄傲的精灵;我们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至于那帮亚速尔的血亲们,从他们夺走晨星林的那一刻开始就不再是我们的血亲了;我们不是在为你们帝国,为你们人类而战,而是在为了我们的家园而战。”

    “所以少在那里自作多情,替我们着想了,鲁文·弗利德!”

    话音落下,面色铁青的女精灵扭过头去,紧抿着嘴更加“认真”的盯着那一片苍茫的风雪,仿佛能够告诉她想要的答案。

    更重要的是,她不敢回头,不敢去看为自己和晨星林精灵的鲁文;她害怕自己会在对方的目光下,忍不住低头道歉,承认是自己错了,承认自己的确很需要洛伦的帮助。

    那、那个家伙……

    都已经和他放过狠话,而且居然还不声不响的和他那个女亲戚结婚了,这种时候再让自己主动上门,恳求他收留自己,这实在是……

    办不到,绝对办不到!

    宁可去死,也不想看他那“你果然来找我了”的奸笑啊!

    攥紧了拳,女精灵牙关紧咬。

    鲁文倒是对她的话并不怎么在意,耸耸肩膀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既然你不准备离开,那就留下来帮助我一起坚守深林堡怎么样——就像当初我还是深林堡伯爵时那样,并肩作战!”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让下一批车队返回鹰狩堡的时候,带上你们;如果你们真的不肯去拜恩,那么至少在洛泰尔的森林应该可以……”

    “分配任务吧,公爵大人!”女精灵抱起肩膀,有些不太冷静的仓促道:“说,究竟要让我们坚守哪一处堡垒,城墙或者塔楼?还是说…要让我们离开深林堡,偷袭敌人?”

    “都不用!”鲁文笑了出来:“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练兵!”

    “练兵?”

    “没错,我要你按照你们战舞者的标准,狠狠的训练我的士兵们!”

    鲁文用力一点头:“我们还有半个冬天的时间——半个冬天,我要让洛泰尔的战士们彻底明白,究竟该如何与精灵战斗,明白自己的优势在哪儿,敌人的劣势在哪儿;哪怕没什么成果,至少也能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他们过去和人类、野兽还有怪物打仗,学到的都是和人类、野兽还有怪物战斗的方法;现在他们要和精灵打仗,当然就要学习和精灵战斗的方法!”

    女精灵微微一怔,过了一会儿才明白鲁文的意思。

    “这个…可以倒是可以,但战舞者的训练很严格,即便是精灵也不是每一个都能完全接受。”莉雅有些无奈道:“如果你的战士们坚持不下去,或者拒绝接受训练的话……”

    如果鲁文只是需要了解精灵的战斗方式,莉雅倒是无所谓,但如果要按照战舞者的标准训练,那就另当别论了——按照他了解到的人类身体素质和特点,能够训练成功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

    当然,某个巫师除外!

    “谁要是敢拒绝,就按叛国论处!”对于女精灵的担忧,鲁文倒是很果断:“我第一个接受训练,看谁敢说自己受不了?!”

    “当然,也不止是你一个;所有晨星林的精灵,我也要你说服他们和我的战士们一起训练,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毕竟目的是为了彻底了解精灵与人类在战斗中的优劣势,不认真的话那就没什么意义了。”

    “这样的请求,可以接受吗?”

    面对鲁文那灼灼目光,有些无奈的女精灵也只能点点头:“我只能尽我所能——古木森林的战舞者和亚速尔精灵的武士截然不同,很难说我们教你们的究竟有没有用处。”

    “不管有没有用,都只能试试看了。”鲁文叹了口气,看向那白茫茫的大雪:“这场大雪就是最后的期限,等到它结束,我们就得……”

    就得什么?

    疑惑的挑挑眉毛,回过头的女精灵却发现咬紧牙关的鲁文死死盯着墙外的大雪,瞳孔中倒映着一丝惊恐。

    那墙外白茫茫的大雪中……

    十分突兀的,出现了许多巨大的身影,不下几十余。

    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是食人魔?!”咬牙切齿的鲁文已经怒吼了出来:“这帮疯子,他们到底从哪儿找来了食人魔替他们送死?!”

    而一旁的女精灵则在震惊之外,感到一阵涌上心头的痛楚。

    这么多食人魔突然出现在深林堡之外,也就是说大树墙上已经没有还在驻守的精灵战舞者;而向南收复故土的精灵们,恐怕也已经凶多吉少!

    这究竟……

    “呜呜呜呜————————————”

    急促的号角声打断了女精灵的思考,几乎只是眨眼的功夫,警戒声就已经响彻整个深林堡;刚刚还一片死寂,悠然自得的堡垒,立刻进入了全面戒备状态。

    “敌袭——!”

    怒吼的鲁文猛地转过身,“仓朗”一声从鞘中拔出了雪亮如镜的长刀,看向城墙下正在迅速集结的骑士和战弓射手们:

    “备战——!”

    “洛泰尔————!!!!”

    数以百计的洛泰尔骑士用最传统,也最整齐的呐喊回应着他们的主君,召唤着身旁像一群无头苍蝇似的战士们。

    “鲁文……”女精灵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但不到一秒就恢复了冷静:“让我去吧!”

    “开什么玩笑?!”听到这话的鲁文猛地扭过头,都顾不及自己的战士们:“没看到外面那么大的雪,你还准备冲出去和那帮怪物拼命?!”

    “外面是平地,没有凭仗更没有落脚的地方,还当这里是森林呢?!”

    “我是战舞者,我生下来就被训练如何去跟食人魔战斗了——有没有树,对我都一样!”女精灵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

    “更何况你想让我给你那帮心高气傲的战士当教官;没有看见我的能耐,他们怎么可能服气我这个教官?!”

    说完,不等他答复,女精灵就已经纵身跃下阶梯,站在了城堡的大门前。

    “公爵,这……”一旁负责城门守卫的骑士扭过头,十分为难的看着鲁文:“晨星林的精灵是我们的盟友,莉雅大人是他们的首领,要是……”

    “把城门打开!”

    猛地扭头,鲁文暴躁的怒吼着:“把枪给她,让她去!”

    “然后你们都给我看清了,看清精灵战舞者们是如何战斗的,都给我学着点——还有,掩护她,所有骑兵都给我上马,在城门下等着!”

    “是!”

    随着机关闸口的咬合与锁链扯动的声响,城门缓缓打开。

    女精灵深吸一口气,倒持长枪,在一片严阵以待中踏过了城门。

    向那一片白茫茫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