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四章 信仰引导着我们
    冰川荒原,血骸谷。

    战斗,最先从缓坡下的低地开始。

    铅灰色昏暗的天空下,潮水般涌动的腐尸魔们几乎是用尸骨堆砌的方式,硬生生“淌”过赤红巨龙格鲁姆喷吐的龙炎,顽强的像是蚁群一样沿着山坡向高地攀爬。

    那拥挤的队形,疯狂的速度,仿佛没有什么能够挡在它们的面前——是岩石就撞上去,是“同胞”就踩下去,是烈焰与陷阱便踏下去……伴随着令人颤栗的“碎裂”声和冰裂般的尖啸,它们就这么笔直的冲向了血骸谷守军的阵地。

    令人胆寒。

    平心而论,大多数战士——或者说,曾经与腐尸魔交锋过的战士都知道,这些怪物其实谈不上多厉害,而且往往是数量越多越不值一提;

    当它们只有数千之众时,往往还能保持纪律,像模像样的与敌人交锋;一旦成千上万的扎堆儿,真是比木偶泥塑强不了太多,顶多只能像野狗似的扑上来撕咬。

    是的,它们的可怕之处从来就不是它们的“战力”,而是“数量”。

    是只要唤醒它们的邪神使徒还没有死,还活着就绝对是“无限”的数量——别说是十个换一个,就算是一百个换一个,都完全没问题。

    只要还能凝聚起足够的虚空之力,只要在这一切背后操纵的“邪神使徒”还活着,就能无穷无尽的唤醒这些被虚空之力操控的“玩偶”,然后把敌人……

    活活淹死!

    “准备好了吗?”

    号角堡浮空城内,炼金术师哈林梵·阿沙迈看着神情紧张的小个子巫师,有些微微蹙起眉头

    “艾茵,我知道这种武器的威力,但也很清楚它会对一个巫师造成何种程度的负担——其实你完全可以只负责瞄准,将剩下的事情交给其他人……”

    “没关系的!”

    尽管表情不太自然,小个子巫师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这一架‘皎光剑’还只是艾萨克设计中的样品,如果不亲自上手操控根本无法发挥它真正的力量。”

    “请相信我吧,哈林梵导师!”

    哈林梵的表情微微一动,但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微微一笑“好吧,我们会配合你;但如果你无法坚持或是执意要打开阀门,我也会第一个站出来阻止你。”

    “明白!”

    激动的小个子巫师面颊浮起两片红晕,贴近观测镜的双眸将视线转向那一片“密密麻麻”的战场。

    站在两侧调试的炼金术师们,也哈林梵的指挥下退到周围,举起魔杖准备开始架设魔法阵,将浮空城内近乎源源不断循环的虚空之力,引导至“皎光剑”的秘银核心内。

    “发射装置启动,魔法阵为‘皎光剑’充能——!”

    “抗压魔法阵启动,准备启动高阶魔咒,‘坚毅如冰’——!”

    “开启应急装置,进入最后倒数,五、四、三……”

    血骸谷的战场上,所有人只来得及察觉到一道白光闪过瞬间眯起眼睛,仿佛是天亮了。

    …………………………

    “大家,请你们真正扪心自问;你们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这样一个真理,声音…指引着我们吗?”

    千里之外的赤血堡,拜恩大教堂的台阶前,当孤身一人的小教士韦伯面对着成千上万聚精会神聆听自己,为前往断界山的公爵与骑士们祷告的信众时……

    不知为何,他突然决定改变自己早已想好的“祷告词”

    “是的,我不向你们隐瞒——我曾经如此质问自己成千上万次,是否真的理解圣十字的想法,是否真的相信存在着这样一个神圣的思想,引领所有人?”

    “因为如果那是真的,那么我们在现世将得不到任何幸福可言,一生都应在苦难与自我谴责中度过;因为我们生而有罪,生来需要赎罪;只有赎罪者,方能登上天国。”

    “真的吗?”

    韦伯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让在场的信众们表情同样的严肃。

    “难道现世的种种好——亲情,友情,爱情…只是虚妄;痛苦、枷锁、冰冷、黑暗…才是真实,才是我们要升入天国的必经之路?”

    “难道我们必须承认自己粗鄙不堪,承认亲人和朋友乃至自己都只是脆弱、贪婪且无知的蝼蚁,是卑贱的才有资格!趴伏在圣十字的光辉下…得救吗?”

    “若是…那未免也太过残忍了。”韦伯露出了苦涩的笑容“那样的残忍,祷告、虔诚、信念…又有何意义可言?”

    “难道圣十字会聆听的到吗,难道我们能听见蝼蚁的叫喊吗,难道狮子…真的会在意鹿的想法吗?”

    “我认为不是的,我认为…十三世代以来,在帝都的圣十字教会所宣传的种种,只是一个人们乐意相信的谎言——没错,大家乐意相信那个,因为谎言…永远比现实美好。”

    “捐献了财富就能赎罪,不愿相信便反对,不符合自己的想法就抛弃,喝下赐福的酒就能被赐福——若要我形容,圣十字教会十三世代以来所作的事情与其说是在迎合教义,不如说是在应和那些原因相信教义的人。”

    “我知道他们的想法,因为我亲身经历过,因为我知道我们就是如此的卑贱、脆弱、贪婪、无知的蝼蚁…我们,根本不值得拯救。”

    苦笑着,韦伯摇摇头“我们怎么…怎么能指望有人来拯救我们呢?!难道圣十字的教义和那神圣的思想还没有将这一切说明,难道我们还要自欺欺人的相信这荒诞的,可笑的谎言,相信有朝一日圣十字从天而降,拯救世人?!”

    “若真有那一日,我向诸位保证那绝不会是拯救之日,那只会是末日!”

    “我们要明白,真正的拯救者…永远是我们自己;看清这个世界,不再等待别人的援手,主动站起来,去拯救自己的人…才能得到拯救。”

    “痛苦、枷锁、冰冷、黑暗……你去逃避这一切,那便不值得被救;若你愿意主动勇敢的面对,那你便不需要被救。”

    “因为你已得救。”

    …………………………

    “轰——————!!!!”

    光芒闪过,血骸谷的两侧的冰川轰然而碎;咆哮着的雪崩卷起千层白浪,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与魔物大军的洪流完成了“交汇”。

    几乎是瞬间,大片大片的腐尸魔们直接被积雪吞噬——汹涌的雪崩从高到低倾泻而下,将一切看得到的东西,统统变成了“白色”。

    雪的颜色。

    整个魔物大军瞬间被冲的七零八落,即便是没有受到两面雪崩波及的部分也是被分割成了一块一块的形状——就像是被撞碎的拼盘一样。

    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通过这一次雪崩,将整个血骸谷的地形都给改变了——中央部分因为成了积雪“重灾区”,几乎完全被掩埋,要爬上去根本是想都别想;两侧的山坡反倒因为积雪崩散,而平缓了许多。

    虽然这样的平缓也只是相对而言,但这对血骸谷守军而言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因为首先,他们只需要守住两侧窄窄的山坡了。

    其次,这样平缓的坡度,完全可以让骑兵通过。

    “都准备好了吗?!”

    山坡上,站在队列最前方的路斯恩高举着手中的“龙骑士之枪”,对着那一双双目光滚烫,浑身战意的拜恩骑士和猎魔人们大声喊道。

    虽然这是“抄袭”了当初洛伦·都灵在赤血堡时进攻拜恩大教堂的话。

    “是——!!!!”

    整齐划一的呐喊,在血骸谷的天际下回荡。

    “有想逃的吗?!”

    “无——!!!!”

    依旧是默契且毫不掩饰。

    “那就跟在我身后,随我冲锋——!”

    话音未落,将短剑高举的灰瞳少年第一个纵马向着山坡下狂奔而去“洛伦·都灵万岁——!”

    “洛伦·都灵万岁————!!!!”

    地动山摇的呐喊声中,拜恩骑士们发动了整齐的“骑墙冲锋”,向着山坡下的已经是一盘散沙的魔物大军狂奔而去。

    还在集结着的腐尸魔们立刻注意到了这一边的动静,很快便成百上千的朝着两侧的山坡开始聚集,冰裂般尖啸着向冲锋的拜恩骑士们扑来。

    同样疯狂的双方,就这么毫无遮拦毫无掩饰的,硬碰硬的撞向彼此。

    “轰——!!!!”

    骇人的巨响声中,第一个冲下山坡的路斯恩已经深深陷入了腐尸魔们的包围之中,双手的短剑犹如猎鹰展翅般扬起。

    密密麻麻,几十个腐尸魔的身体碎片,在他的周围飞起——犹如水滴坠入毫无波澜的平面中,溅起的浪花。

    这暂停了一瞬的时间,在下一刻被打破;紧随其后的数百骑兵们与他一同冲入了腐尸魔的阵列,毫无停止的向前冲锋,在成千上万的魔物大军中“劈波斩浪”!

    成百上千的马蹄毫不留情的践踏着被撞翻在地的腐尸魔们,挥舞着手中的利刃长枪保持着紧密的阵型,向着更深的方向冲去。

    ……………………

    “洛伦·都灵…我们的公爵,我的朋友——我曾经不止一次在他的身上看到信仰的光辉,我看到圣十字借助他的手,施行人力不可为的奇迹。”

    百感交集的神色,浮现在小教士韦伯的脸上“但…众所周知的是,我们的公爵大人对于信仰一事,并如何热衷。”

    “他不常出现在教堂内,他很少会主动祷告,他没有向教会捐献过任何财务;他从不向他人宣示,他的成功和他所得到的一切,皆来自圣十字的庇佑。”

    “于是在帝都的圣十字教会就说…这样的人,如何能得到拯救呢?”

    韦伯缓步上前,坚定不移的看着那一双双疑惑的眼神“所以我要告诉大家,告诉诸位虔诚的圣十字信徒们,告诉你们一个事实……”

    “只有这样…才能得救。”

    拜恩大教堂,从未像此刻这般死寂。

    “只有不再奢望在危难之时能够出现的奇迹,脚踏实地的去完成自己的使命,人…丑陋、卑微、弱小而又无助的人,才能得到拯救。”

    小教士沉声道“不是神拯救人…对神,世间万物都是一样的,他永远不会对某一样过于青睐,他只会给我们公平并且平等的机会!”

    “我们的公爵,皇帝…还有许许多多的战士们,他们此刻就在断界山,在埃博登…在所有与敌人交战的战场上,拯救自己…拯救我们。”

    “因此我在此呼吁大家,呼吁所有圣十字虔诚的信徒们——保持你们的冷静和信仰,在这场必将困难重重的考验面前团结起来,勇敢的站起来;”

    “战争与考验,永远不局限在战场与生死边缘;我们每一日做的努力,每一次战胜自己,每一次对自己的挑战,都是这场考验的一部分。”

    “我们必须要接受这场考验,哪怕并非如我们所愿——因为痛苦、枷锁、冰冷、黑暗…才是真实,才是我们要升入天国的必经之路。”

    “地位、财富、享受…皆是虚幻,因为在圣十字面前的我们都是平等的,没有谁比谁更高贵;若有教义阐述人的地位高低,那必定是伪经。”

    “正因如此,我们才应当去拥抱苦难,去接受挑战,去努力的活着并且毫无畏惧的迎接死亡——未曾经历考验的信仰,一文不值!”

    “让我们祈祷,让我们竭尽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去支持他们的事业——若您是农夫,就请辛勤耕种吧;若您是工匠,就请挥汗做工吧;若您是商人,就请公平买卖吧!”

    “若如此,在圣十字的注视下,我们必能得救!”

    “我们…必能自救!”

    话音落下,拜恩大教堂前的人潮人海立刻响起了狂欢般的呐喊;人们哭泣着,叫嚷着,手舞足蹈着;他们涨红了脸,被鼻涕和眼泪打湿了衣领,表情真挚而又迷茫。

    他们瞪大眼睛,就像听到了从天而降的福音。

    而在千里之外的血骸谷,纵马狂奔的路斯恩也同样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那从魔物大军中腾空而起,酷似巨龙的身影。

    或者说…仅有骸骨的“巨龙”。

    正向他袭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