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白墟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异变陡生
    一行人走了三日三夜,到了第四天的正午,早已是人困马乏,只有骆驼依然显得没精打采,像是浑不在意似的。

    陈克砸吧了砸吧干裂的嘴唇,转过头看了一圈,见众人都已是疲乏不堪,身子随着骆驼的行进而左右晃动。

    身子好些的,只是紧闭着嘴巴,看向那些沙盗的眼神中尚自保持着清醒和警惕。他们在这种沙海里走过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遇到过的各种危险以及残酷的生存考验都使他们时刻保持着醒觉。

    可面对这些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沙盗,自然心中也都是没什么底的。只是看起来目前他们暂时不怎么需要他们的性命,而是另有所图。

    但队伍中的人身体素质良莠不齐,也有的看上去像是快要撑不住了。

    比如那个长着异色眼瞳的色目人,波列夫。此时他正半张着嘴,眼皮耷拉着,脑袋时不时地向下坠,仿佛随时都会睡过去似得。

    陈克眉头微皱,一拉手中的缰绳,减慢速度向着波列夫靠去。

    “欸,别睡!”陈克拍了拍波列夫的肩膀,“在这里睡着,你就永远也醒不来了!”

    波列夫闻言,强撑起沉重的眼皮,紧锁着眉头,道:“陈克,我觉得我快要死了,我身上一会冷一会热的,很难受。”

    陈克仔细看了看波列夫,只见他面如菜色,眼窝凹陷,却是有些脱水的征兆。他赶忙取出水囊,递到后者嘴边,道:“喝些水。”

    波列夫接过水囊,大口大口地喝起来。但没喝几口,他就眯缝着眼睛从嘴里将水囊抽离出来。

    一滴滴的小水珠滴落下来,却是没水了。

    波列夫摇了摇脑袋,把水囊还给陈克,道:“多谢老哥了,我感觉好一些了。”

    陈克看着他模样,又四周打量了大量,见有不少人都有此种迹象。他顿了一顿,对着走在不远处的胡安喊道:“胡安!”

    胡安微微调转马头,道:“怎么了?”

    “还有多久才到?”陈克指了指身边的同伴,“走了这么久也没再见过一块绿洲,我这些弟兄们可都挺不住了。”

    胡安一时没有答话,只是抬眼看了看四周,面色似乎也有些难看。

    陈克见他模样,心下一沉,道:“你们该不是迷路了吧?”

    胡安沉默一阵,忽然苦笑起来:“不瞒您老爷子说,我们好像的确是迷路了我们为了找你们,提前半个月便从流沙窟出来赶到月湾,没想这半个月沙丘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陈克闻言,指着胡安,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你们你们是不是蠢?这沙漠之中地形每天每个时辰都可能不一样,你们也在这沙漠中活了十几年了,连这种道理也不清楚?”

    胡安也微有些气恼,道:“我们在来处是插了些旗做标记的,但那些旗子现在不见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陈克队伍中那名叫作马全安的四十多岁的汉子冷笑一声,道:“莫非还能有鬼不成?”

    他这话本是为了讥讽胡安而无意说出,但其一落地却让空气忽然安静了下来。

    半晌,胡安率先打破了沉默:“老爷子,你说,该不会是”

    陈克眯缝起眼睛,久久没有回应,过了一会,才道:“胡安,你们骑的沙行驹恐怕再撑不了几天了吧?”

    胡安闻言,面色微微一沉。他身下的这种马品种特殊,宽掌厚背,体高比寻常马匹大上许多,速度却比其他马匹更慢,但若是放在沙地之中,这种沙行驹却要比那些马都要珍贵万分。可即使是这沙行驹在沙漠中耐力更强,也终究比不上骆驼。若是没了日常补给,很快也会倒在这茫茫沙海中,化作一堆白骨。

    “是啊,沙行驹远没有骆驼那么能扛。”胡安看着陈克的眼睛,忽然笑了起来,“但陈老爷子你也知道,为了活下去,我们可什么都做得出来。”

    陈克沉默一阵,然后徐徐道:“我有一个办法,或许能帮我们走出去。”

    “什么办法?”

    陈克道:“我可以帮你找到水源,但你得保证我们的安全。”

    胡安点点头,道:“如果你能找到水源,我胡安绝不伤他们一根汗毛。”

    “不,我不是说这个。”陈克道,“我是说,保证我们的安全。”

    胡安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看着陈克的眼睛,久久不语。

    陈克不再看他,跳下骆驼。众人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

    他稍微往旁边走了一些,抬起头眯着眼看了看快要临近正午的太阳,然后忽然单膝跪倒在地上,伸出右手在沙地上开始游走。

    众人看得莫名其妙,胡安的眼睛却微微眯了起来。

    陈克在地上画了一会,一个奇怪的图案渐渐出现在了沙地上。他干渴的口腔内使劲吸允着,而后“噗”地一声吐出一口稀薄的口水,正吐在图案正中央。他紧锁着眉头,突然双手交合,开始做出一连串奇怪的手势,口中念念有词。

    一阵风吹过来,众人的衣裳开始轻轻摆动。

    陈克双眼猛然大睁,他低喝一声,伸出右手,拍在了那图案正中央。

    紧接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原本平凡无奇的沙地突然开始兀自凹陷,一道道小蛇一般的凹槽凭空出现在沙地之上,而那些凹陷下去的沙槽又仿佛汇流一处的支流,最终聚在了一起,笔直地指向一个方向。

    陈克一动不动地盯着那段沙槽,足足看了好几分钟。

    而众人望着这惊异的变化,都失去了语言。他们只想是不是自己生了幻觉,但很快又清楚地明白过来,这并非幻觉。那些沙槽确实存在,都是被那个看上去有些年迈的老头变出来的。一时间,他们盯着陈克,也不知他是人是鬼。

    “往西三十里,有一块水源,我们可以在那休息。”陈克站起身来,身子有些颤巍巍的,像是耗费了很大的精力。

    胡安看了他半晌,道:“我算是知道大哥为什么这么需要你了。陈老爷子,你竟然会式术,不简单啊。”

    众人闻言,恍然过来,原来陈克刚才是施展了传闻中的式术。

    说到这式术,因其来历久远,当世者没几个能说的清。一种最受认同的说法是曾经人族中有一批信玄者在人与自然之间的规律中获得明悟,所创造的一种能通过自身精神来调动周遭气息的术。

    但缘由人体天生羸弱,无法支撑起过强的气息律动,且这种式术古老稀少,对施术者的自然亲和力要求较高,因此鲜有人能施展一二。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种听上去诡秒莫名的式术也只是远远的存在于人们的传闻之中,而并没有多少人能亲眼所见。

    陈克显得有些疲惫,他慢慢骑上骆驼,坐稳了身子,看向胡安。

    “一些在沙漠里救命的小把戏,不足为奇。”陈克看着胡安,道,“我只希望胡二当家能信守诺言,保护好我一干人等的安全。”

    胡安笑道:“那是自然。就算陈老爷子不说,大哥的任务在身,也不能怠慢不是。”

    陈克点了点头,道:“那就再好不过了。”

    胡安笑着看了前者几眼,也不多说,催使缰绳转过身去,向着西方走去,那一众沙盗也都跟着他动了起来。

    陈克转过身子,对着众人道:“一会都警醒点。”众人都点了点头,看向他的目光越发恭敬了。在这种境地,陈克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可以称得上是神灵的存在。要想活下去,就得跟紧了他。

    陈克见众人都了解了,于是也摆了摆缰绳,准备动身。

    而就在他余光一一掠过众人的面孔时,他忽然注意到那个叫作徐杨的青年。

    后者神色淡然地看着漫漫黄沙,右手轻轻拍着身下的骆驼。

    风吹过来,他的发丝缕缕飘动在开襟的胸前,像是一个园丁在某个午后闲庭信步到自己的花园。

    一行人走了许久,正值午后阳光最盛的时刻。虽说陈克先前在地上定位寻水的招数有些让人称奇,但众人其实依然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走着,毕竟这队里恐怕见过式术的也没几个,都只是单单听说过罢了。再者说了,对于走过沙漠的人来说都明白,要在沙漠中寻水,那可是比登天还难。

    那太阳毒辣的紧,落在人的皮肤上,仿佛一把剪刀要一寸寸剪开人的皮肤一般。众人都半张着嘴,壶里的水早都喝干了,如果再找不到水源,他们可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终于,塔塔木忍不住了,调转马头,对着陈克有气无力地喝问道:“老头,你不是说往这西边走有水吗?怎么走了这么久,我连个树影都看不到?”

    陈克望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也可能是没力气说话了。

    胡安道:“继续走吧,我相信陈老爷子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看玩笑的。”这话虽然是对塔塔木说的,但他却一直紧紧盯着陈克,这次却连笑也笑不出来了。

    众人又走了一会,忽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看那!”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在一望无际的沙海不远处,有一个黑色的小点孤立在这片金黄之中,格外显眼。

    塔塔木先是一愣,随即狂喜道:“是绿洲!”当下急不可耐地使劲一甩皮鞭,一人一骑当先向前冲去。其后的沙盗也都催马,跃跃欲试。

    胡安见状,心知阻拦不住,只好放任其行。

    众人见状,皆是面露狂喜,涌出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陈老爷子。”胡安转过身,竖起个大拇指,“佩服。”然后又伸手作了个“请”的手势。

    陈克也不多言,甩了一甩缰绳,带着其后的行商,一同往着那绿洲赶去。

    眼看塔塔木飞快地往那黑点冲去,在偌大的金黄沙面上也渐渐变成一只黑色的小点,胡安也催马,走在行商的后面,似乎是以防这些人会忽然逃跑。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那塔塔木化作的小点忽然急停而止,随后的十几个沙盗也都陆续停了下来。

    紧接着,只听几声瘆人的惨叫从那个方向传来,回荡在空旷的沙海中,不一会就消失在了风里。

    “塔塔木!”听到这声音,胡安面色一变,猛地拉住缰绳。其他人听到这声惨叫,也都是齐齐变了脸色,停了下来。

    刚才前去的十几个沙盗只回来了六个,他们跑在后面,反而得了一条性命。

    “什么情况?”胡安想咽下一点口水,但嗓子干得几乎分泌不出一点点来。

    “二当家,三三当家他”一个沙盗已然面无人色,握着弯刀的右手斜斜指着绿洲的方向,口齿不清。

    “快点说,到底怎么了!”胡安打断道,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就响彻在耳蜗内部。

    “二当家,有有妖怪!三当家他被妖怪给杀了!”另一个胆大些的一口气说了出来,但嗓音也是带着颤抖。

    胡安闻言,瞳孔微微一缩,半晌,他才出了口气:“你你在胡说些什么?”

    这时,原本沉默着的陈克忽然开口了:“二当家,咱们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就算不被妖给杀了,我们最终也会被渴死。不如我们走过去瞧瞧,若是真有妖,想必我们此时逃也是逃不掉的。”

    胡安听了这话,定定看着远处塔塔木尸体的那个小点,半晌,道:“陈老爷子说的有理,那我们就过去看看吧。”

    众人虽然有些犹豫,但此时只把他们当做主心骨,自己已然全然没了主意,听他们所言,便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一同前去。人多些倒也许还有些活下来的机会。

    一行人缓慢地向着绿洲那个方向走去,方才那几个沙盗的尸体在众人的眼中越来越近。

    等他们完全走近了,看到那副状貌,队伍中忽然传来几声干呕,紧接着便有人吐了出来,少而又少带着血丝的涎水从他们的口腔内滴落进沙地,不一会便被暴热的阳光蒸发。

    那几个沙盗此时可以确认已然是死了。他们大半大半的身子被掩埋进沙子里,有的只露出一个头,有的只露出两只手。

    塔塔木看上去是最惨的,他整个身体中唯一露出来的部分就只是他那半张脸。已经没有了光泽的双眼剧烈地向外凸出,嘴巴大张着,脸上的褶皱因此而显得更加清晰,缕缕沙粒藏在其中,看上去在他死前还是经历过一段为时不长的挣扎。

    绝望恐惧的表情被生生凝固在他的脸上,让人不由地想要猜想在他最后一次看向这个世界的眼睛里他究竟是看见了什么。

    胡安率先打破了沉默,他看向陈克,道:“老爷子,你能看出点什么吗?”

    陈克看着那几具尸体,紧皱着眉头,道:“像是流沙,但他们有的人口鼻都露在外面,又不像是流沙致死的。”顿了顿,他摇摇头,道:“我看不出来。”

    胡安闻言,咬了咬牙,还未说话,陈克一旁的那个中年男子马全安就开口问道:“陈老哥,那依你看,我们这会该怎么办?”众人一听,皆是打起精神看向陈克,此时此刻,唯有这个生活在这沙海中三十多年的老头才有可能救他们了。

    陈克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舔了舔他干枯开裂的嘴唇,道:“绕开他们,继续向着绿洲走吧。”

    胡安此时也没了什么主意,只好点点头,同意了陈克的决定。

    一行人小心翼翼地绕过那群沙盗的尸体,继续向前行进,这次倒是风平浪静,没有再发生什么意外。

    等他们又走出了不少距离,周围依然没有半点奇怪的动静,就仿佛这茫茫沙海中只有他们这一群人似的。

    抬起头,绿洲已然就在眼前。

    众人定定看着那片绿色,心中却忽然升起一种错觉。

    那仿佛就是炼狱中的一片净土,抑或是,炼狱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