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白墟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前尘往事
    重钟寺·滔觉措

    “如此说来,此次下山采购粮食遇阻,是因为山下百姓不愿卖给我们?”晤涛望着站在几步外的释缘问道。

    “大概是这样的。”释缘道。

    “可是是什么原因呢?”晤涛皱眉道,“今年并未遇到什么大的灾害,老百姓应有余粮才对,况且我们在山下采购可这么多年,怎么会说不卖就不卖呢?”

    “这个弟子就不大清楚了。”释缘道。

    “好了,释缘,今天辛苦你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衍和尚缓缓睁开双眼,道。

    释缘应了一声,退出了房间,手脚轻快地关好了门。

    沉默了一会,衍和尚忽然开口道:“晤涛,你怎么看?”

    晤涛闻言,仔细思索了一番,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衍和尚淡淡道:“百姓不是不愿卖粮,而是不敢卖。”

    “不敢?这从何说起?”晤涛闻言一愣。

    衍和尚望着屋子内的那只摇动的烛火,忽然问了一句与前言无关的话:“晤涛,你还记得杨胜杰这个名字吗?”

    可正是这句话,让烛火照耀下的晤涛不禁微微色变。

    “你突然说起这个,是什么意思?”晤涛面色有些苍白,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愿回忆起的东西。

    “四十一年了。”衍和尚吐了口气,“当时纨绔少年如今已是六旬老朽,深居这荒山空庭之中,每日每夜的诵经念佛,你又是否认清了自己是谁呢?”

    晤涛感觉喉头有些发干,他涩声道:“杨胜杰,已经死了四十一年了,这里的,只是晤涛罢了。”

    他说到忘情处,对所说之话并未仔细推敲,“罢了”二字却将他心底那丝寂寞和不甘展露无遗。

    衍和尚沉默良久,道:“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晤涛闻言,也沉默了一会,而后走向门外,走到门口打开门扉的时候,他的身子顿了一顿,月光下的他背向衍和尚,声音有些干涩。

    “不知四十一年前的锦荣,是活着,还是死了?”

    说罢,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出门去。

    不大的空室内,只有衍和尚一人独坐在那里,许久未动,仿佛死了一般。

    据载,荆历三百八十二年,荆天都内发生了一场骇人听闻的灭门血案,时任骠骑将军的锦开和右谏议大夫杨雄惨被灭门,始作俑者便是当世国君荆怀王,而罪名则是谋逆之罪。

    早些年间,草长马肥,西北地区的蛮人渐渐积蓄了些实力,开始胆大起来,屡屡侵犯荆天边境,甚至有了些占城划地的意思。这锦开本就是将门之子,从小历练武艺,且为人慧敏果敢,精通兵法,作战骁勇无双,因而被荆怀王派遣至边疆整顿兵吏,迎击北蛮。

    这锦开果真是将相之材,到北疆不过三个月便把原本羸弱的军队训练成了一队虎狼之师,不仅让北蛮把所侵占的土地悉数返还,还将他们多向北赶出了几百里地。

    自此,锦开声名大起,官位也节节高升。

    只是他为人较为鲠直,因此多有触怒权贵,而时任右谏议大夫杨雄与他并无二般,故此二人也逐渐成为了好友。

    也许是所持兵权过重,荆怀王逐渐对锦开心生忌惮,而当时荆怀王身边的一个太监从小与荆怀王一共长大,深得荆怀王恩宠。

    那太监名姓文,具体叫什么名很少有人知道,只知大多都称呼他为文公公。

    话说这文公公有一次为朝中一位大臣划拨地方经费,却被杨雄当着荆怀王的面大肆讽议,使得文公公私下怨恨。而近邻荆怀王的他自然知道荆怀王一直以来都对锦开有些不放心,于是文公公便借锦开杨雄有动兵谋反之嫌设计陷害二人,在文公公的花言巧语和不断怂恿之下,荆怀王最终下令于子夜时分拿下锦开杨雄二人,并以谋逆之罪,灭之满门,诛连九族。

    早有预感的锦开早先派人送走了自己的儿子锦荣和杨雄之子杨胜杰,而这场震惊当时朝野的灭门大案,也唯有这二人活了下来,其他全都遇难荆天都,据说锦府和杨府地上的血迹,足足花了三个月才完全洗清。

    却说这二人当时也都方及弱冠的年龄,被锦开的心腹一路护送出荆天都,穿过古琴郡,一直逃到秋豸地界,按锦开的嘱托,送进了一家寺院,削发为僧,隐姓埋名。这便有了后来的衍和尚和晤涛。

    之后的四十年间,二人潜心修道,终有所成。而那血案背后的推手,文公公却还逍遥法外,且权势越发大了起来。

    没过几年,荆怀王就得了怪疾,撒手人寰,至于为什么会突然暴毙,就不得而知了,只知荆怀王一直以来所服用的药物都是经文公公之手。荆怀王去世后,其子荆幽王新登皇基,而荆幽王又是自小被文公公抚养长大,对文公公也是信赖有加。

    荆幽王自打登基以来就无心理会朝政,对百姓也是漠不关心,偏偏对琴棋书画大感兴趣,说来倒是画的一手好丹青。同时他又好美色,整日整夜的与众妻妾于后庭莺莺燕燕,许多大事几乎都是经文公公之手操办,朝中一些大臣目睹此景,却有心无力,不敢出声阻止。

    文公公也愈发放肆起来,甚至自封为“恒荆公”,位临太傅,意思是自己是荆幽王的老师。自然,也有些有气骨的大臣在朝野之上出声讽刺,妄图唤醒朝中有识之士,联名上书弹劾文公公。而这些说话的人,过不久不是死的死,就是贬的贬,朝政之中俨然一片萎靡之气,而众人也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这场闹剧愈演愈烈。

    再说这锦荣杨胜杰二人逃至了秋豸境内,一直到了凤凰山上,凤凰山上有一座佛寺,名为“重钟寺”,传说这寺曾有一鼎大钟,一百多年前,“靖川之战”结束后,流鱼僧人应邀前往冰屿城,启程前,为了超度仪式能够顺利完成,流域僧人亲自背负那鼎巨钟前往,传言到这,不少人便有了质疑,以区区血肉之躯,怎奈得背负如此巨钟?又有人说,天下千奇百怪者多如牛毛,更何况得道高僧?而传言至此,真实与否已不可考。

    时任重钟寺方丈的是禅和尚,将二人收至寺院,削其发,断其尘,赐锦荣法号大衍杨胜杰法号晤涛,望其一心向佛,自此斩断红尘。时过境迁,数十年过去了,衍和尚早已放下仇恨,一心入梵,而仇恨的种子,却自始而终埋在晤涛的心底,可饶是他再恨不得手刃仇人,身处皇都千里之外的一介僧侣也是无可奈何。

    而重钟寺的众僧,皆乃习武之人,不知为何,晤涛认定这重钟寺内一定藏着一种绝世武功,习得后可有无上神力,而流鱼僧人就是会这种武功,所以才能轻松地扛鼎而行。

    数十年的搜寻,晤涛只想习得该种武功,而后报仇雪恨,可无论如何搜寻却一点也见不到那传说中武功的踪影,渐渐地,晤涛放弃了对那传言的追随,转而将目光放到了重钟寺的方丈一位上,想要以此为突破口,接机拥揽地方权势。

    从儿时起就为其好友的衍和尚看在眼里,也为他备感忧虑,多次善言相劝却屡屡无果。

    而当禅和尚步往极乐净土后,方丈一位却传给了衍和尚,晤涛的期望又一次落空了。

    时光飞逝,白云苍狗,距离那场灭门惨案,已经四十一年过去了。

    而今的二人,都已是年过六旬的老朽,想必那仇恨的种子,也早已随风而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