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白墟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阙中惊闻
    此时二人的面刚被小二端上桌来,本有些好奇的心思也被饥饿压回了心底。

    吃罢素面,二人又半问半猜地向店小二打听买卖米粮的事

    店小二却道:“我们店的米,都是从凤凰城那边进的,凤凰城地势较为有些僻壤,农作倒成了主要行业,我们这离古琴不算太远,来往行商的人倒较多一点,不过这商货买卖的原料也大多来自凤凰山上。

    毕竟那物产广博,两位客官若是有兴趣,可以去那瞧瞧,唯一可能有些危险的就是有些妖兽了,不过不打紧的是,那山上有座寺庙叫‘重钟寺’,二位都是和尚,想必也定有耳闻,有重钟寺在的地方,妖兽却几乎没甚么踪迹,顺道的还可以去寺里瞧瞧不是?”

    他见二人不像本地之人,心下以为若是从周边地区来的人,必然不会对白鱼城陌生,所以倒没想过他们会是凤凰城人氏。

    晏流略一沉吟,道:“我方才在那素面中吃到些小米,这是你们这的地方特色吗?”

    店小二笑道:“正是正是,这面也是从古琴传过来的,本叫作‘小米面’,但因为又和秋豸的素面有许多相似之处,便也化称为素面了,客官觉得味道如何?”

    晏流道:“不错,这小米味道尤其不错,小米也是从凤凰城进的?”

    店小二点头道:“正是正是,客官真是好见识,这小米正是凤凰城产的,当地人称‘小珍珠’,卖得可快了,我们店昨日才又新进一批。”

    晏流闻言,心中一跳,面上却不露声色:“又进一批?卖的这么好?”

    店小二又唠了一会,转而推荐二人住在自家店里,房费可便宜些,二人初入江湖,不通人情世故,倒没想过这店小二其实一开始就是见二人像是要过夜模样,故意套个近乎,为自家店揽些生意。

    二人欣然应允,登了房间,放下包袱,少年心性便大起,准备去城里四处转转。

    白鱼城临近天下第一繁华之城古琴,夜市通晓,勾栏达旦。二人此时虽然只是在这白鱼城的边缘地界,却也被那或鱼或龙的花灯形态各异的面具以及人来人往的热闹氛围给迷昏了头脑。

    晏流自小没出过凤凰城,连凤凰山都很少下,可以说,这样繁华的场面真是平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一步一走,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货物,走着走着,回过神,却发现不见了弘川身影。起初还有些慌张,可没过多久,就又被新奇古怪的玩意给吸引了注意。

    走着走着,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只见门口站着许多浓妆艳抹的女子,和过往路人嬉笑打闹,时不时也会拉上一个走进身后那座张灯结彩,最为明亮的楼里,那楼中正传出某种乐器的声响,伴随着女子莺莺燕燕的歌声,让晏流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正愣着,那些浓妆艳抹的女子中的一个,一身绿色长裙,却露出大片白色的胸脯,扭动着腰肢过来拉住了晏流的手,道:“公子要进来玩玩吗?”

    晏流不曾接受过礼仪纲常的教诲,所以见女子穿得如此之少也并未有太大的诧异,看着那进楼的人似乎都显得极为欢喜,当下应了一声,跟女子往那楼里走去。

    “欢鱼楼。”晏流心中暗忖,“莫非是个吃鱼的地方?”可觉得肚中已经饱和许多,却又想进去看看一二,满足少年心性。

    其实他倒猜对一半,在古琴白鱼等地,有些酒楼勾栏多在一处,楼下是酒楼饭馆,楼上便是勾栏妓寨。

    晏流进了楼去,只见大多是喝酒吃饭,心下微觉失望,方才那领他的绿衣女子道:“公子要上去玩玩吗?”

    晏流凝神细听,只闻乐声大都来自于楼上,暗想:“莫非楼上楼下还有不同?”便点了点头。

    二人正上楼,却有一老妪从一旁插过来,道:“哟,这位公子好生面嫩,想玩些什么呀?”

    晏流望去,见这老妪模样,心中莫名有几份不快,随口道:“看看有什么吧。”

    老妪闻言,微微一愣,上下打量了晏流几眼,心道:“这小子一身粗布衣衫的雏儿样,但这话的意思听上去倒像是有点意思。”便试探道:“公子想见什么样儿的姑娘?说给老身听,也便与你准备。”

    晏流一愣,不由揣测道:“这又与姑娘有什么相干。”

    正疑神间,看到楼上阁间走出一个一身红衣的女子,一帘红色轻纱盖在脸上,使人看不清她的模样,但从身材看来,应是个极美的女子。

    晏流便指了指她,道:“那就她吧。”老妪闻言,随他手指望去,面色一僵,正与那红衣女子四目相对,赶忙低下头来,不敢再多言语。

    晏流见状,正相疑惑,却见那红衣女子一步一顿地走下楼梯,正向他们这边来。

    “柳婶,怎么回事?”那红衣女子走到跟前,开口道,声音不冷不热,温润端庄。

    晏流顿觉一股花香直扑鼻门。

    “樊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绿鱼那妮子领了个不懂规矩的小子进来,我马上把他赶出去。”被称作柳婶的那个老妪弓着身子,慌忙道。

    红衣女子闻言,目光微移,看了一眼晏流,道:“模样倒是挺俊的,若是他想玩就让他上楼玩玩吧,之前教姑娘们的曲子倒也略有小成,让这小子听听也无妨。但我丑话说在前面,自打我接手这里后,规矩就已经变了,若是让我得知你让人做了龌龊的买卖,你也就不用在这呆了。”

    那柳婶额头早已是汗珠满布,闻言连连应声。

    红衣女子淡淡道:“上去吧。”

    柳婶闻言,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赶忙把晏流领上了楼去。

    晏流看书不少,到此时已经略微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心中不由觉得有些可笑。正萌生退意,回旅馆与师兄会和之时,突然听见旁边紧闭的包厢里传出一个声音。

    “这么说来,他已经去了?”那个声音道,晏流但觉这声音语调有异,不由凝神细听。却听另一个声音道:“是的,今日正午就去了,看来是今晚就准备动手了。”

    原来那个声音又道:“大概集结了多少人?”

    “约有几百人吧。”

    “都是从‘那’来的?”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下,道:“这我就不方便告诉老弟了。这么给你说吧,今晚一过,重钟寺就要永远地消失在这世上了。”

    对方叹了口气:“到底是不行了,要不是曹将军想用禁卖米粮这种举动引起寺里人的注意,让他们早些躲避灾祸,可能那个人也不会下手下的这么早罢。”

    “估计这一晚后,凤凰山周围的军旅也都要被换换血了。”

    “不过,我似乎今日在白鱼城见到了左指挥使,不知是来做什么的,你说,会不会和这次重钟寺的事有关?”

    “左漓?他来做什么!这次行动并没有他的参与啊”

    后来说了什么,晏流已不再注意,他向前的脚步僵硬在当场,大脑短暂空白之后,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一个可怕的念头从心底直升而起,且这个想法愈演愈烈,让晏流感到全身得血液都向大脑涌去。

    山下的百姓之所以不敢卖粮是因为有人想要报信给寺里的人,有人想要对重钟寺不利。而这想要报信的人早已经被人所控制,而那些对重钟寺要不利的人

    今晚就要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