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两千年后的侠客 > 章节目录 第95章 混种
    磅礴的内力顺势灌入了独孤傲的体内,只见他身形猛然一顿,随后整个身体便如同断线额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砸出了一个巨坑。

    周围的众人甚至都觉得连大地都颤抖了几分,肖泽一掌,竟恐怖如斯!

    “干,真的赢了啊,我滴个乖乖!”

    “最后那一掌到底什么鬼,竟然绝地反击,将那种状态的独孤傲给轰飞了。”

    “何止轰飞,你看,地都给咂裂了,也不知道独孤傲现在是死是活。”

    众人见到此情此景,具是咽了口唾沫,表示震惊。

    肖泽这最后的一掌,不是别的,正是逍遥派的天山六阳掌。

    此掌法至刚至阳,威力极大,而且配合小无相功出掌之时左右双掌可各运阴阳不同的内力。

    方才肖泽便是双手具运纯阳内力,双掌相叠,以其莫大的威力,直接轰飞了独孤傲。

    饶是独孤傲天赋异禀,也被这巨大的掌力,给轰的晕厥了过去。

    但肖泽此时的状态也不好受,浑身没有一处不疼。

    他本就受了伤,还强行运转内力,使出了不属于他现阶段能使出的招式。

    所以作为代价,肖泽听完武榜的通告后,便也跟着昏厥了过去。

    看着这熟悉的白色天花板,肖泽表示很是无奈,自己和医院,还真是特别有缘。

    微微转了一下头,便看到了趴在一边熟睡的晓芸,肖泽欣慰的笑了笑,看她睡的正香,便为她披了一层毯子,并未吵醒她。

    微微坐起身,闭眼运起了小无相功,发现内力竟比之前又壮大了几分,距离武师,已然只有一步之遥。

    粗略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碍后,便准备下床走走。

    肖泽刚拉开门,便见到门外竟站满了人,茹梦茹玉,竟然还有独孤傲。

    这货属小强的吗?这么快就好了?肖泽不禁吐槽道,茹玉有自己的医治,好的这么快很正常,这独孤傲此时竟也能站在这,这就令肖泽有些诧异了。

    “肖泽你没事了吗?”看着拉开房门的肖泽,茹梦开口问道。

    “没事了。”肖泽笑了笑,随即开口问道:“茹玉你也没事了吗?”

    “本小姐天赋异禀,当然不会有事啦!”茹玉扬起小脑袋,一脸骄傲的说道。

    “没事就好。”肖泽看了一下茹玉,见其气息如常,很是平稳,满意的点了点头后开口问道,“那你们这是?”

    “独孤傲说他输了,要来履行赌约。”茹梦笑着解释道,“至于茹玉,她说他想来看看你。”

    “看看我?”肖泽指着自己,面色有些古怪的看着茹玉道。

    独孤傲还好说,毕竟两人立下过赌约,但茹玉的出现,就让肖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哼,怎么?不乐意啊?”茹玉哼了一声,娇斥道,“本小姐亲自来看你,你就偷着乐吧!”

    “是是是,多谢茹玉小姐关心,我肖泽不胜感激!”肖泽苦笑着回道。

    “臭家伙,不理你了,我去找芸儿。”茹玉俏脸莫名一红,甩开茹梦的手臂,向里面跑了过去。

    “晓芸睡着呢。”肖泽刚想阻止,为时已晚,晓芸不知何时已然出现在了肖泽后边。

    气鼓鼓的说道:“肖哥哥,你伤这么重,干嘛不躺着?”

    “好了,肖哥哥已经没事了,芸儿就放心吧!”肖泽苦笑着回道。

    “真的?”晓芸有些不相信,脸上依然挂着些许担忧。

    “真的,你看这货,伤的比我可重多了,现在不一样生龙活虎的吗?”肖泽指了指独孤傲这个“有力证据”道。

    “哼,他可不是一般人。”晓芸娇哼道。

    “这是什么意思?”肖泽看着独孤傲,有些诧异的问道。

    他想起了其他学生也称呼独孤傲为怪物,起初他还以为那只是对独孤傲的实力表示惊叹呢,现在看来,似乎是有什么隐情。

    “我是混种!”独孤傲接过话题,沉身说道。

    “混种?那是什么东西?”肖泽开口问道。

    “你不知道什么叫做混种?”茹玉一幅看白痴的眼神盯着肖泽道,“你是哪里来的乡巴佬?”

    “就算是一个平民,对于混种也该有一定的了解的。”

    “额,是吗,可能以前没有关注吧,哈哈哈。”肖泽有些尴尬的笑道。

    “好了茹玉。”茹梦苦笑着制止道。

    随后转过头来,看着独孤傲道:“不介意我解释一下吧!”

    独孤傲拱了拱手,示意茹梦自便。

    茹梦便开口向肖泽解释了起来。

    原来所谓混种便是审判者和人类的混血儿,他们也分为两类,一种是过多的继承了审判者基因的混种,他们已然不属于人类,所以被归为了审判者。

    而令一种则是稍稍的继承了审判者的基因,任然保留着作为人类的意识,这类人,就被称为混种,也叫类人种。

    “我不知道我父亲是谁,也不想知道,因为就算知道了他是我父亲,我也会毫不犹豫的一刀捅死他。”

    “至于我的母亲,在我出身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她叫独孤雪,独孤傲这个名字,听说也是她给我取的。”独孤傲淡淡的说道,就像在陈述一件事不关己的事一般,很是平静。

    语气虽然平静,但肖泽却从中听出了那压抑着的不甘,与愤怒。

    “独孤雪,是独孤家的当代家主独孤阳的亲妹妹,独孤家也是苏杭基地市五帝世家中目前混的最好的一个。”茹梦开口解释道。

    “我不是独孤家的人,我叫独孤傲,只是因为我的母亲姓独孤。”独孤傲冷冷的说道。

    “所以说,你那个发狂的能力就是你继承自审判者的东西?”肖泽问道。

    “不错,每当我极怒之时,眼睑便会发红,思维也会随之停止,满脑子想的只是如何碾碎我眼前的敌人。”

    “然后我的内力与身体素质,将会得到很大的强化,而且随着我身上的伤势越重,这种强化的程度也会变得越大。”

    “而且会极大的曾强身体自愈能力,所以我受伤,会比一般人好的快一些。”

    “我将其称之为狂暴。”独孤傲淡淡的说道,“这种力量一个月才能发动一次,而且使用过后一周内无法动用内力!”

    “虽然祸患很大,但也不失为一个很强大的能力,看来你老爹来头定然不小啊!”肖泽耸了耸肩,开了一个玩笑。

    想想也是,一个审判者竟然能让独孤家的小姐怀上孩子,真是匪夷所思,其中的曲折,定然都够写本了。

    虽是处于敌对阵营,但肖泽还是忍不住惊叹两句。

    “你在侮辱我?”独孤傲指着肖泽,愤怒的说道:“即使你赢了赌约,让我成了你的仆人,你也不能侮辱我!”

    “别忘了,就算是仆人,我也是有选择死亡的权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