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十章 神秘人,容公子是谁
    苏槿夕不会武功,想像武侠剧里边那样飞檐走壁将白鹭草偷出来是肯定不可能的,所以想拿到白鹭草还是得亲自去见一面苏梦瑶。

    次日一早,苏槿夕便去了苏梦瑶的院子。

    苏梦瑶似乎昨夜睡的不是很好,黑眼圈很浓,见到苏槿夕也有些意外。

    “七妹妹怎么来我的院子里?”

    “之前大姐姐冤枉我,多亏了姐姐替我说话,妹妹今日是专程给姐姐道谢的!”

    苏槿夕笑的十分温和。

    苏梦瑶似乎一见到苏槿夕就很不自在:“我也不是专门向着七妹妹说话,只是占了个理字而已。再说,也没有帮到七妹妹多少。七妹妹的病好了,也是咱们府上皆大欢喜的事情。”

    都是些客套话,苏槿夕知道苏梦瑶为人圆滑,说话从来都不得罪人,所以懒得深究其中真假。

    一边和苏梦瑶打着圆场,一边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在苏梦瑶的院子里转悠着。

    直到到了苏梦瑶的客厅里,解毒系统都没有感应到白鹭草在哪里。

    或许是草药被藏匿的有些隐蔽,苏槿夕没有感应到,也有可能是白鹭草根本就不在苏梦瑶的院子里。

    苏槿夕示意绿篱在院外守着,顺便找找白鹭草的下落。

    进了客厅之后苏槿夕和苏梦瑶说了一会话。苏梦瑶似乎一直在走神,苏槿夕凝聚气神,找寻了很久,确实没有在苏梦瑶的院子里找见白鹭草,但却在苏槿夕的院子里发现了很多奇怪的地方,一个医学世家小姐的院子里,竟然养着许多毒草药。

    很多毒药虽然有毒也可用药,但那么多毒药草养在一起,只怕不能说是巧合吧?

    因此,苏槿夕越发觉得苏梦瑶这人十分不简单。

    最后,苏槿夕非常肯定,白鹭草已经不在苏梦瑶的院子里了。

    既然没有白鹭草,苏槿夕也没有必要和苏梦瑶多呆,客套了两句便要出门。

    苏梦瑶却忽然道:“槿夕,你和幽王殿下……”

    苏梦瑶的话虽然只说了一半,不过她一开口,苏槿夕就明白了苏梦瑶是什么意思。

    苏槿夕故意皱着眉头拉长了声音,装作什么都不明白:“嗯?”

    苏梦瑶一咬牙,索性问了出来:“槿夕,你是不是喜欢幽王殿下,所以才接了圣旨,自愿嫁给他?”

    否则,幽王那样恐怖阴冷,手段诡谲的一个人,人人忌惮。是个女子,宁死也不愿嫁的人,苏槿夕为什么还那么高兴的接了圣旨,愿意嫁给他?

    苏槿夕的脸上明媚地笑着,似在开玩笑,又似很认真:“四姐姐如此问,难道是喜欢幽王殿下?”

    苏梦瑶身子猛然一怔,耳背瞬间绯红,飞快否认:“七妹妹莫要多心了,姐姐从来都没有见过幽王殿下,怎么可能会对殿下动心?”

    “没有就好!”

    苏槿夕嘴角怪异地一笑,不冷不热。

    苏梦瑶望着苏槿夕离开的背影,恨的咬牙切齿,紧紧地攥着拳头。

    苏槿夕走了两步,忽然脚底下踩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错脚一看,是一块麒麟状的玉阙。玉质通透莹润,十分好看,似乎有些眼熟。

    她也没有多想,捡起来回首问苏梦瑶:“这玉阙好漂亮,是姐姐的吗?”

    苏梦瑶眸光陡然一亮。

    麒麟阙?

    这可是她在苏府找了很久,一直都没有找到的麒麟阙啊!

    相传得麒麟阙者可以调动九天楼一半的势力。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苏梦瑶内心顿时一阵狂喜,也不细想这麒麟阙为何忽然出现在这里,同时也将苏槿夕和夜幽尧的事情暂时抛在了脑后。十分镇定地含笑走到苏槿夕的面前,从她手中接过麒麟阙。

    “确实是姐姐的,瞧姐姐这记性,东西丢了,竟然都不自知!”

    苏槿夕怎么看都觉得苏梦瑶的神情有些怪异,但毕竟玉阙确实是在苏梦瑶的院子里捡到的,也没心思细想,转身离开了院子。

    忽然一个黑影从屋顶飘落下,竟是之前夜幽尧安排在苏府,查找麒麟阙主人的暗影。

    “你是什么人?”

    苏梦瑶十分警觉,瞬间没了身为苏家四小姐的温柔高贵,转而眸光十分犀利警觉。

    暗影动作飞快,苏梦瑶都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点了穴道。

    “苏小姐既然是这玉阙的主人,就跟在下走一趟吧!”

    说着将苏梦瑶抗在了肩上,带出苏府,朝幽王府而去。

    苏槿夕和绿篱回到荷香园的时候顿时大惊,因为她们在苏梦瑶的院子里怎么也找不见的白露草,此刻竟然就放在苏槿夕屋子里的桌上。

    “小姐,是容公子,一定是容公子替小姐找来的。怪不得咱们在梦瑶小姐的院子里怎么也找不到白鹭草,原来早就被容公子给拿走了!”

    绿篱抱着苏槿夕的胳膊,一阵欢呼雀跃。

    苏槿夕紧紧皱着眉头,怎么也想不起来绿篱口中已经提了两遍的容公子到底是什么人。

    “容公子?”

    绿篱对于苏槿夕的反应满脸怀疑:“小姐?难道你不记得了吗?就是以前一直暗中来教你医术的容公子啊!”

    苏槿夕更加疑惑,真心想不起来那是个什么人物。

    绿篱从头到尾一阵叙述之后,苏槿夕才明白,这容公子原来是一位气质翩跹如仙的人物,出生天医门,此前一直暗中给原主传授医术,原主一直喊他师父。

    但由于原主天生痴傻,资质有限,也没学到多少本事。

    不过苏槿夕觉得,这所谓的容公子一定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这种来历不明的人无事献殷勤,肯定非奸即盗。

    更何况若他的医术真像绿篱说的那样出神入化,怎么可能这么多年都治不好原主的痴傻病?

    就算痴傻病难治,总能解了原主脸上的毒斑吧?

    这种稍微有点本事的大夫都能解的毒,他不可能解不了。

    有了白鹭草,配置七虫七色毒的解药需要的所有药材都已经收集齐全。

    苏槿夕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从解毒系统中拿出其它五种药材,开始配置解药。

    至于苏梦瑶被误认为是麒麟阙的主任,带进幽王府……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