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十二章 绝色,闪瞎众人的眼
    荷香院里,苏槿夕已经研制出了七虫七色毒的解药。

    乳白色的药体莹润通透,味正。

    苏槿夕谨慎地检验了好几遍,确定没问题之后才服下。

    张妈和几个婆子带着喜服已经在门外等候了很久。虽然十分不耐烦,但介于之前霍氏都在苏槿夕的手上吃了亏,几个婆子也不敢有怨言或者进门去催。

    直到辰时二刻绿篱才开了门,让婆子们进去。

    几个人毕恭毕敬地给苏槿夕更衣梳洗,但在背地里看苏槿夕的眼神总有种看鬼一样的感觉。

    即使脑袋已经清醒了,但长成这副德行,幽王府能让她活过新婚之夜才怪。

    神神叨叨惯了的几个婆子总觉得今日的苏槿夕应堂发黑,肯定活不久了。

    一切拾掇完毕后几个婆子恭敬地给苏槿夕行了一个礼,出了荷香园。

    苏槿夕盖着盖头,静静地坐在床上,等待着新郎官来接亲。

    但是左等右等,都快要等到过吉时了,连幽王府上接亲队伍的影子都不见。

    “这幽王爷不会是听说了什么,悔婚不愿娶了吧?”

    “虽说幽王性格阴冷古怪了一些,但听说长相十分俊美,你看七小姐那张脸,哪个男人能受得了?”

    “如果幽王殿下也不要七小姐,七小姐这可是被二次退婚了,还都是被皇家退婚,以后还有哪个男人敢要她?”

    “呵呵,就她那德性,还指望能嫁出去?笑死人了!庄子上的母猪都比她强了不知多少!”

    下人和各房的姨娘、公子、小姐们私底下议论此起彼伏,越说越过分,有些还传到价了绿篱的耳朵里。

    “他们真是太过分了,小姐你一定要狠狠地教训她们!”

    苏槿夕已经没有心思理会这些,因为她的脸已经疼了很久了。

    “绿篱,你帮我拿个镜子。不知道我的脸怎么了,一直在疼!”

    苏槿夕说着掀开了头上的盖头。

    绿篱闻声转身,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双手吃惊地捂着嘴巴,瞬间瞪圆了双眼。

    “天呐!”

    ……

    苏府的正厅里。

    霍氏、苏仲几个上的了台面的姨娘、公子、小姐们等的都已经开始跳脚。

    霍氏实在等不住,便派了个人去幽王府门口查探情况。

    回来的时候竟然回报说幽王府上一点举办喜事的动静都没有。

    不但没有吹吹打打的迎接宾客,就连披红挂彩都没有。

    苏仲顿时惊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怎么……怎么会这样?”

    苏姨娘不咸不淡,阴阳怪气地冷笑一声:“还能怎么回事?不愿娶呗!谁让咱们七小姐名声在外,太过响亮!呵呵。”

    苏仲哪里听不出孙姨娘话中的言外讽刺,狠狠地瞪了孙姨娘一眼。

    “大喜的日子,别给老夫在这里冲眉头,滚回房去!”

    孙姨娘吆喝了一声,扭动着灵蛇一般妩媚的腰肢,没事人似的出了正厅的门。

    “我才不愿在这里耗着,回去睡美容觉喽!今日办的是大喜的日子,谁知道明日会不会就该拉白练办丧事。”

    苏仲气的咬牙,但不得不承认孙姨娘说的是大实话。

    幽王出了名的手段诡谲恐怖,幽王府根本就是个九幽地狱,苏槿夕穿上喜服,一只脚就等于踏进了阎王殿。

    虽说这些年来不怎么喜欢这个女儿,但毕竟她是那个人的血脉,他答应过她……

    想到此,苏仲狠狠一皱眉。

    霍氏思索了半晌,扬声朝外喊道:“来呀,找人雇几个人,再雇顶花轿,将七姑娘送到幽王府去!”

    “什么?我们要自己雇接亲队?”

    苏仲简直难以置信。

    霍氏双眼怒瞪,毫不示弱:“我们自己不雇要怎么办?难道让整个帝京成的人都看咱们苏府的笑话吗?”

    “可是幽王不愿娶,我们强行送过去,槿夕一定会……”

    苏仲“没命”两个字都还没有说出来,霍氏的态度就十分坚决道:“这事就这么定了,内宅的事情妾身做主,老爷就不要操心了!”

    苏仲是妻管严,拗不过霍氏,被生生顶了回来,只能自己生闷气。

    原本听苏梦瑶说了苏槿夕和夜幽尧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情,霍氏还一心想着不能让苏槿夕活着嫁进幽王府,免得到时候带着幽王妃的名头回来祸害苏府。

    如今看幽王府的态度,苏梦瑶的话是真是假还得谨慎揣度。

    既然幽王不愿娶,连喜事都没有在府上操办,将苏槿夕强塞进幽王府就等于是抢塞进了阎王殿,苏槿夕必死无疑。

    到时候霍氏她就没了后顾之忧,还能担心一个死人不成?

    ……

    荷香院里,张妈进门扬声喊道:“七姑娘,花轿来了,请随老奴出门上花轿吧!”

    苏槿夕被张妈和绿篱扶着,一路踩着艳红的地毯朝着苏府门外走去。

    虽然幽王府没有举办喜事,但是苏府不敢怠慢,吹吹打打,喜庆热闹,喜悦的气氛十分浓厚。

    知道苏府要嫁姑娘到幽王府,苏府的门上一大早就围满了人,看热闹的,看笑话的,都有。

    整个帝京城几乎都成了万人空巷。

    “新娘子上轿子喽!”

    随着喜婆悦声高喊,轿夫压下轿子,苏槿夕遮着盖头,被人扶着朝轿子走去。

    “幽王呢?”

    “对啊!幽王殿下呢?”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新郎官将新娘子扶进轿子吗?怎么不见幽王殿下的面啊?”

    “笑话,幽王是身份何等尊贵的人,怎么可能纡尊降贵来苏府这种低贱的地方?”

    “不是幽王不愿纡尊降贵,是人家压根就没想办这个喜事!你们还不知道吧?幽王府那边压根就没有举办喜宴,连这接亲的队伍都是苏府自己雇的。”

    “哎呦喂,倒贴啊?原来苏家的这位七姑娘这么不要脸啊?”

    “就她那德性,她有脸吗?”

    “哈哈哈哈,对啊,她长成那丑样,根本就没脸嘛!”

    人群中议论声越来越过分,每一句苏槿夕都听的清清楚楚。

    她忽然在轿前停了下来,手指紧紧地钻进手心里。

    原来幽王府根本就没有举办喜宴;

    原来这接亲的队伍是苏府自己雇的;

    原来她早已成为了人们眼中天大的笑话。

    你们知不知道,我苏槿夕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苏槿夕了!!!

    “苏槿夕!”

    头顶忽然传来一个磁性而强硬,带着强大怒气的声音。

    与此同时,一阵劲风吹落了苏槿夕头上的大红盖头。

    苏槿夕循声猛然回头望去,在看见天空徐徐落下的那一抹冷艳红色时,顿时呆愣在了原地。

    夜幽尧,是夜幽尧来了!!!

    而围观的众人此时也在大红的喜字盖头飞落间看到了苏槿夕解毒后那绝色倾城的面容,瞬间惊掉了下巴。

    吹弹可破,白皙透亮的肌肤;如蝶翼般扑闪黝黑明亮的眉眼;挺拔菱角分明的鼻;樱红莹润的红唇。

    绝美的简直要闪瞎众人的眼。

    苏家七姑娘不是废柴傻女又丑言吗?

    这是她本人吗?

    怎么会长的这么美,跟画里走下来的仙女儿一样?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