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苏槿夕,还不上来
    晨曦的红日红彤彤的,硕大如玛瑙盘一般悬挂在盘檐斗错的扶云殿上空,整个清幽院都被绚烂的霞光尽染,光芒万丈,壮丽华美的让人睁不开双眼。

    但比霞光更美的,是那稳坐于清幽院中,气质尊贵的天神。

    夜幽尧正静静地坐在清幽院中喝茶。

    一身湖蓝色的袍子,腰间系着雪白的玉带,干净的纤尘不染。三千青丝如黛,没有一丝打结,柔顺的垂落在肩上。动作十分高雅地端起茶杯,举到了唇间。

    那画面美丽的简直让人不敢睁开双眼去看,似乎多看上一眼,都是对那神袛一般高贵男子的亵渎。

    苏槿夕很没出息地看的呆愣了双眼,甚至连口水都流了下来。

    “王妃娘娘?”

    花嬷嬷瞧着苏槿夕的样子,捂着唇,笑的十分乐呵。

    “啊?”

    苏槿夕回过神来,很不好意思地擦了擦自己下巴上的哈喇子,喊了一声“夜幽尧”,朝着楼下跑去。

    身后的花嬷嬷大惊:“哎呀,王妃娘娘,您连鞋都还没有穿呢!您的鞋……”

    “夜幽尧,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一想到夜幽尧回来了,可以陪着她去南苑,不用她一个人去面对辰太妃了,苏槿夕就觉得非常兴奋。一时之间将所有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

    但是,就在她站在夜幽尧面前的那一刻,当闻到夜幽尧身上熟悉的龙涎香味,当解毒系统自动传来“嘟嘟嘟”的提示声,听到关于夜幽尧身上熟悉的毒药警报声时,苏槿夕猛然想起一件事情。想起曾经在苏府的后花园里自己对面前的这个男人做的那件事情。

    她猛然停下脚步,脸颊顿时一阵绯红,双手很不自然地垂在身侧,低下了头。羞怯、愧疚,顿时袭上心头,甚至还有一些害怕,想起新婚之夜这个男人身上暴怒的杀气,若是让他知道她曾经对他做过的事情,她一定会死的很惨吧?

    苏槿夕低埋着头,只顾着自己的小心思,自然是看不到众人的反应。

    侍卫们在看到苏槿夕的那一刻,顿时一阵惊愣,迅速转身。

    夜幽尧抬眸看了一眼苏槿夕,万年冰川的脸上眉头紧紧皱起。

    苏槿夕竟然只穿着底衣,也就是现在所谓的睡衣,赤着脚,头发乱蓬蓬的,甚至脸上还带着方才没有擦干净的哈喇子,就那样很没形象地下来了。

    这姑娘,神经大条起来,原来这么二。

    苏槿夕似也意识到自己的形象实在太毁三观,两只脚丫子叠在一起很不自在地搓了搓,但就是没敢抬头看夜幽尧一眼。

    “半个时辰的时间,把自己收拾干净,不然就滚出清幽院去!”

    夜幽尧有很严重的洁癖,脸上的表情十分嫌恶,简直不想再看苏槿夕一眼。

    “是!”

    苏槿夕如获大释,转身就像躲避大灰狼一样,朝着云开阁跑去。若说此刻的她有多不自在,看她同手同脚的跑姿就能看出来。

    回到云开阁里,苏槿夕的心还在“砰砰砰”的乱跳。

    花嬷嬷和绿篱给她选首饰,选衣服,化妆,时不时的问她的意见,但是她的心思此刻一点都不在这些事情上。

    她一直在回想着那天苏府的后花园发生的事情,想夜幽尧到底有没有认出来那天办了他的人就是她。

    按理说那天晚上的光线真的不好,若不是他身上特有的龙涎香味和能被解毒系统测出来的那几种毒药,她根本就不知道夜幽尧就是那天晚上在她手上遭殃的人。当时夜幽尧虚弱成那个样子,甚至中间还有一段时间因为她太狂野而昏迷了,没道理比她的记忆和视力还好。

    最后苏槿夕十分坚定地给自己打气,夜幽尧此时是绝对不知道的,不然依照夜幽尧那强烈的气势和身上霸道的杀气,早就送她去阎王殿了。

    “恩,夜幽尧,他肯定不知道!”

    苏槿夕狠狠点头。

    “王妃娘娘,你说什么呢?什么王爷知不知道啊?”

    花嬷嬷满脸疑惑。

    苏槿夕回神

    “没,没什么。”

    花嬷嬷也不过多的纠结这件事,拿着两支非常漂亮的朱钗放在苏槿夕的面前。

    “王妃娘娘,您看看,比较喜欢哪支朱钗?”

    苏槿夕朝着镜子里看了一眼,险些被自己此时的样子闪瞎了眼。

    不得不说,没了脸上毒斑原主这张脸长的还真是漂亮。比她所在那个时代很多整过容的妹子漂亮上很多倍,无论是眼睛,鼻子,嘴巴,眉毛,脸蛋,皮肤,都生的十分标准。

    再配上自己一身冰蓝色的裙子,简直连他自己都有些自恋了。

    似乎配上多余华丽的首饰,难免有些画蛇添足。再说身为毒医,苏槿夕平时本就不怎么喜欢戴首饰。

    没选花嬷嬷手中两支过于繁琐的朱钗,在首饰盒里挑了一支简单的银白色流苏步摇,戴在头上。

    “就这样吧!”

    夜幽尧给了半个时辰的时间,苏槿夕基本上是踩着点出了云开阁。

    有了之前十分坚定的肯定,以为夜幽尧并不知道苏府后花园的事情是自己干的,站在夜幽尧面前就没之前那么胆怯了,但是内心还是有愧疚,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王爷,我收拾好了!你看及格不?”

    夜幽尧从杯盏中抬起头来,盯着苏槿夕看着,半晌之后站起身来也没与苏槿夕说话,朝着清幽院外走去。

    苏槿夕顿时一阵失落,这个冰块脸,真无趣,给个评价能死啊?

    但是站在云开阁门口的苏嬷嬷却是看着苏槿夕和夜幽尧一前一后离开清幽院的背影,捂着嘴一个劲儿的傻笑。

    “殿下这傻孩子,这么多年了,多少貌美如花的女子倾慕,但从来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刚才他看王妃娘娘那眼神,哈哈哈,好像连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苏槿夕跟在夜幽尧的身后一直出了府。但是管家竟然就准备了一辆马车。

    夜幽尧一直都没有和苏槿夕说一句话,径直上了马车。

    苏槿夕站在马车前面,盯着那标有幽王府标识的马车帘子内心特别纠结。

    她是不害怕夜幽尧了,但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大了啊。

    从清幽院到门口这么短的点路,她虽然跟在他身后走着,但是已经被压抑的不行了。现在竟然要跟他坐同一辆马车,她还不得被压抑死啊?

    但似乎苏槿夕根本就没得选。

    “苏槿夕,还不上来!”

    马车里传来夜幽尧有些不耐烦的微怒声。

    苏槿夕被吓的身子狠狠一颤。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