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三十章 整完了就给老娘滚
    苏槿夕跌倒时带着强有力的惯性,将夜幽尧撞的连连后退了几步,竟然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更震惊的是,苏槿夕的一只手死死地扯着夜幽尧领口的衣衫,另一只手不要命地紧攥着夜幽尧胸前完美而诱惑的肌肉上,殷虹湿濡的唇瓣在将夜幽尧扑倒在地上时,正好对上了他冰凉的嘴唇。

    这一切发生的那样快,苏槿夕来不及反应,来不及震惊,更来不及挽回。

    她趴在夜幽尧的身上,触觉十分清晰地感觉到夜幽尧身体的变化。

    她觉得她就要死了,呆愣的都不知道如何反应。

    “畜生,还不起来!”

    夜幽尧冰冷的怒声都有些不自在,竟然破天荒的没有直接将苏槿夕揪起来扔出去。

    苏槿夕全身赤红,燃烧的就像烤熟了的虾,猛然从夜幽尧的身上弹起来,顺手抓起掉在地上的一条毛巾挡住了自己身前的羞涩。但她却没有意识到,那条毛巾小的根本什么都挡不住。

    “夜幽尧,你……你这个流氓!你是怎么上来的?”

    夜幽尧漫不经心地站起身来,揉着被苏槿夕撞痛的手腕,就好像方才的一切和自己身体的变化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里是幽王府的阁楼,是本王的地盘,你说本王是怎么上来的?”

    不过有些不自在的声音和闪烁的目光还是出卖了这位邪王的内心。

    苏槿夕简直无语。

    “夜幽尧,你无耻。你不知道非礼勿视吗?我在洗澡,你进来的时候就不知道敲门吗?”

    敲门?

    阁楼上有门吗?

    夜幽尧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盘旋的楼梯顺着栏杆通到了云开阁的二楼,根本就没有设置门。夜幽尧这是在无声地冷笑苏槿夕没有常识。

    苏槿夕简直快要被气爆炸了。

    “就算没有门,你也应该先问问花嬷嬷和绿篱吧?你不知道女孩子的闺房男子不能够随意乱进的吗?”

    夜幽尧忽然紧紧地蹙着眉头,看着苏槿夕。

    “看什么看,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苏槿夕死死地扯着挡在自己身上的毛巾,双眼瞪成了斗鸡。

    但很快她就发现夜幽尧此时盯着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劲。

    她顺着夜幽尧的目光低头朝自己身上看去……

    “啊……”

    该死的,竟然不该露的依旧全都露着,自己竟然就那样站在一个男人面前,跟他对峙了那么久。

    苏槿夕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飞速朝着屏风后面跑了进去。

    夜幽尧面色肃然,真就像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一样。但心细的人却能够发现,此时的冷面邪王双瞳有些微红,似乎有些不对劲。

    他赫然转身下楼,但是刚走了两步,脚步忽然一顿,扶着转梯的扶手停了下来。

    原本因为极力克制身体欲念而微红的双眼忽然精光一闪,红如火焰。额头瞬间冷水淋漓,颈部露在外面的血管和经脉开始痉挛凸显,竟然和新婚那晚夜幽尧身上的汲血毒发作时一模一样。

    苏槿夕转入屏风后开始迅速地穿衣服,口中骂骂咧咧地咒骂着夜幽尧表里不一,其实是个闷骚流氓。

    但是外面夜幽尧却一直没有动静,苏槿夕以为夜幽尧已经离开了。

    穿好衣服之后苏槿夕揉了揉灼热的有些僵硬面颊,深吸了一口浊气,狠狠地给自己打气。

    “苏槿夕,没关系的,就当是今天运气不好,遇到了一条发春的色狗。”

    然后潇洒地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站稳脚步,眼前突然一黑,紧接着就被一个白影挡住了视线。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身子被撞的急急后退了几步,撞在了身后的锦绣雕花大床上。

    天呐!

    她竟然被夜幽尧扑倒在了床上……

    苏槿夕脑海中轰然一声,都来不及惊愕冷面邪傲夜幽尧怎么突然会做出这种事情,夜幽尧的唇就狠狠地负在了苏槿夕的脖颈上。

    夜幽尧是懂武功的人,身体十分强健。苏槿夕很清楚自己的实力,遇到这种事情,想反抗根本是以卵击石,一点作用都没有。

    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和夜幽尧讲条件。

    她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有些紧张的开口:“那个,王爷,你听我说。咱俩虽然名义上是夫妻,但是你也不喜欢我,不是?这个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档子事儿,其实忍忍就过去了。今天是我不好,是我不对,不应该大白天的洗澡,更不应该不穿衣服就从浴桶里出来,污了你的双眼。你看这样行不?你身上的毒我给你尽心尽力地好好解。你让管家给你找个别的女人,等你解决完了身体需要就给你解毒,成不?”

    身上的男人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

    湿湿濡濡的冰凉唇瓣在苏槿夕敏感的脖颈上撩拨着,挑逗的她的身体有些升温。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也很不自在。

    但她还是耐着性子道:“王爷,实话跟你说了吧!就算你强要了我,我的心里也不会有你的,甚至会恨你,你这又是何必呢!在我们那个世界,女的很有可能被一个男的睡了一辈子都不会嫁给他,所以男女之事这方面思想是很开放的。你要是想泡我,还是得从长计议,这样是没用的。”

    但是夜幽尧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槿夕终于怒了,狠狠地挣扎了好几下都没有挣开夜幽尧的钳制。身上的男人依旧稳如泰山,她那点小力道几乎分分钟被夜幽尧秒杀了。

    索性她也不挣扎了,四仰八叉地张开双手躺在床上,眼睛一闭,一副听天由命的架势。

    “整吧!整完了就给老娘滚。这辈子别让老娘再看你,不然老娘一有机会就废了你第三条腿。”

    但是,夜幽尧似乎除了一直在她脖颈上撩拨着之外,没有其它任何动作。对于苏槿夕这一系列的话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不正常啊!

    苏槿夕静下心来,这才发现,夜幽尧确实不对劲。

    他并不是对自己非礼,而是一直在自己的脖颈上吸血。不过奇怪的是自己的脖子上什么时候多了一块伤口,苏槿夕自己都不知道,且一直都没有感觉到疼痛。

    怪不得,自己废了那么多的话,夜幽尧竟然还能让自己一直说下去。原来是他身上的汲血毒又发作,是把她当成小血库了。

    【作者题外话】:哈哈哈,中秋节有汤有肉,如隐够意思吧?不过后宫群怎么都没人进来啊!大过节的,只有我一个人在里边无处话西凉,有谁加进来和我一起何当共剪西窗烛啊????啊?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