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你是谁派的奸细
    喝完鸡汤后,梳洗了一番,花嬷嬷和绿篱就陪着苏槿夕去见夜幽尧。

    到了门口,三人被侍卫拦下了。

    “王妃娘娘,扶云殿只允许你一人进入,其余人请在殿外等候!”

    花嬷嬷是夜幽尧身边伺候过的老人,自然明白夜幽尧的这些规矩。自行退到一边,笑嘻嘻地看着苏槿夕。

    “王妃娘娘,您进去吧!老奴和槿夕就在外面等着,有什么需要,您吩咐一声就行!”

    花嬷嬷的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淫荡,苏槿夕懒得再搭理其中深意,点了点头,回头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迈上了扶云殿的台阶。

    她一进门,身后沉重的殿门就被人关上。

    一股熟悉的压迫感油然而生,再加上这偌大个扶云殿没有一个侍候的下人,那股沉默的压力就更强烈。

    苏槿夕深吸了一口气,穿珠入帘,一步步走了进去。

    夜已深沉,浮云殿内一片灯火通明,照射的各种摆设金碧辉煌,富贵瑰丽。

    苏槿夕已经是第二次来扶云殿,但却是第一次如此正视扶云殿内的装饰。

    夜幽尧这厮,丫丫的,小子日过的,确实不错嘛!

    怪不得她听说皇帝老儿不怎么待见夜幽尧。

    别的就不说了,她苏槿夕依着在现代参观过的各种皇帝宫殿,敢打保票,这扶云殿绝对比皇帝的寝宫还会奢华。

    这样富贵奢侈的王爷,再加上手握重兵,权倾的朝野的大权,不就等于是皇帝御榻旁边的一只雄狮嘛!

    皇帝能放心他才怪。

    “王爷!”

    苏槿夕喊了一声,不过没人回应。

    “王爷,是我,苏槿夕!”

    还是没有人回应。

    难道夜幽尧不在吗?

    她沉静下来,巡视了一圈偌大个宫殿,确实没有一个人影,更没有夜幽尧。

    不对啊!

    如果夜幽尧不在,外面的侍卫不可能放她进来!

    “王爷……殿下……”

    苏槿夕又喊了两声,确定没人应声,也没有夜幽尧的影子。虽然内心的压迫感渐渐消失,但不知为何,内心深处却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她想,或许夜幽尧是真的不在扶云殿,不然她喊了那么久,怎么可能没有人应声呢!

    她想,出门去询问侍卫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一转身,却不料,被身后墨玉般黝黑色的身影猛然吓了她一跳。

    “王爷,你吓死我了,什么时候站在我后面的,我都喊了你那么久,你也不知道出个声。”

    苏槿夕捂着被吓的“砰砰砰”直跳的胸口抱怨。

    夜幽尧没事人一样,根本就不在意苏槿夕的这些反应,转身随意地斜卧在锦榻上。

    冷冷一声:“开始吧!”

    “开……开始?”

    瞧着夜幽尧胸口敞开的黑色衣领下,若隐若现地露出完美肌肉。以及那斜卧着的诱人姿势,苏槿夕的脸颊顿时绯红。

    “王……王爷……,这……不好吧?白天我已经给您讲的很清楚了,我的男女观念是很开放,你若强求也可以,但我在内心之中未必就能心甘情愿的从你。”

    夜幽尧深邃的眼眸紧紧一眯,皱着眉头:“不就是解个毒,哪来这么多废话?”

    “啊??王爷,原来你叫我来是替你解毒啊?”

    苏槿夕惊的顿时张大了嘴巴。

    “恩?你以为是什么”

    “没……没有!绝对没有!”

    苏槿夕连忙摆手,极力地掩藏着自己龌龊的心思。其实恨不得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

    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她竟然想歪了。

    这都是被花嬷嬷那个老太太拐带的。

    “那还不快点开始!”

    夜幽尧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

    “哦!”

    苏槿夕应了一声,靠近夜幽尧。

    这是在去南苑之前苏槿夕与夜幽尧交换条件,答应过夜幽尧的。

    如果当晚夜幽尧能回来陪她去南苑,她承诺能够解了夜幽尧身上的所有毒。

    “王爷,请您伸出手来!”

    夜幽尧伸出右手。

    苏槿夕蹲在夜幽尧的锦榻旁边,装模作样地给夜幽尧把脉,实际上已经暗暗打开了解毒系统,分析夜幽尧身上的毒素。样子及其认真,画面看上去十分美丽和谐。

    升级之后的解毒系统工作效率很高,苏槿夕一边分析一边记录,没过多久,夜幽尧身上的大部分毒素都被苏槿夕记录在了一张纸上,写了大半页纸。

    “苏槿夕,苏氏世代学医,没有人会解毒,你到底是什么人?”

    夜幽尧忽然一把掐住了苏槿夕的脖子,冷声质问。

    苏槿夕正在认真分析夜幽尧身上的毒素,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工作中,根本没有理会夜幽尧周身的危险和话语中的质疑。再加上她很讨厌自己工作的时候被人打扰,反手一把,很严肃地拍掉了夜幽尧掐在自己脖颈上的手。

    “闭嘴,安静一点!”

    身为中宁权倾朝野的一字王皇叔,可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更没有人敢像刚才那样跟他动手。这个女人,是想造反吗?胆子真大!

    夜幽尧皱紧了眉头,周身危险的气息更甚,并且还带着一丝渐渐升起的怒气。

    不过,苏槿夕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那都是多年来养成的职业习惯。面对不听话或者废话很多的病人,他都会这样。

    然而,夜幽尧看着苏槿夕那及其认真的样子,身上的危险气息和怒气却渐渐平息下来。到了后来,竟然有些出神地望着苏槿夕。

    半晌之后苏槿夕欣喜地抬起头来。

    “总算全都分析出来了。王爷,您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毒啊?都是怎么中的?中了这么多毒,您现在竟然还活着,这可真是个奇迹。”

    但是她发现,自己面前的这位冷王好像有些不对劲,像是想什么事情想出了神。不过她并没有注意到,夜幽尧其实此时正看着她出神。

    “王爷,你在想什么呢?”

    苏槿夕纤细优美的小手在夜幽尧的面前晃了晃。

    夜幽尧猛然回神,迅速掩饰了双目中的异样,皱着眉头看苏槿夕。

    苏槿夕裂开嘴,眉眼弯弯,笑的及其甜美。

    “王爷,你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阿?你身上的毒我都已经分析出来了,中了足足三十六种毒,但你却安然无恙地活到了现在,可真是不容易啊!”

    苏槿夕的话音刚落,没想到夜幽尧又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

    方才刚平息下来的危险气息再次充斥着她的周身。

    “苏槿夕,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谁派到本王身边的奸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