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你可以滚了
    “奸……奸细?”

    苏槿夕有些怒了。

    “王爷,别闹了好不好?你见过哪个奸细当的有我这么称职的?赔上了自己一辈子的婚姻大事不说,还能如此任劳任怨的替你解毒?”

    苏槿夕见夜幽尧脸上的神情未变,并没有被自己说动的倾向:“王爷,再说了,我既然能解毒,就能下毒。一般毒师杀人都是在无形之间,你又不懂毒,我若想杀你,早就动手了,哪还能给你三番五次掐着我的脖子质问的机会?”

    “本王已经派人查过了,苏家世代以承袭医学为主,以毒术为不齿。你既然是苏家人,又是从哪里学来的毒术?你到底是什么人?”

    夜幽尧掐着苏槿夕脖子的手劲儿一用力,以示威胁。

    “王爷,谁说能解毒的就一定是坏人了?其实解毒也是医学学科的一部分,不过这一学科一直不为医学正道专供研习,而我却做了那个列外而已。”

    “哼,这样说来,竟是本王冤枉了你?”

    夜幽尧冷哼一声,满脸的不信。

    话已至此,苏槿夕都已经猜到夜幽尧接下来要问什么,索性一并全都给解释了。

    “其实王爷也不算冤枉我。此前我因为生病而无法学医,被苏家人当做耻辱,被众人称为医学废柴。再加上从未继承学习过苏家任何医术,王爷和众人不相信我会医术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既然苏家人没有教习过你医术,你这一身的解毒本领又是从哪里习来?”

    苏槿夕就知道接下来夜幽尧会如此问,内心一阵庆喜,说出了她早就做好腹稿的一番解释。

    “是天医谷一位姓容的公子暗中教我的,她再三叮嘱我,不得与任何人说这件事。王爷,今日若不是你怀疑我,这件事我是打死也不会说的。”

    “天医谷的容公子?”

    夜幽尧的眼眸缓缓眯起。

    “他为什么要教你这么个傻子学医术?”

    靠,不带这么鄙视人的!

    傻子,那都是原主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她哪儿傻了?

    但这些,就算再受伤,再愤怒,苏槿夕也只能死死地憋在心里。

    此时最重要的是消除夜幽尧的怀疑。

    “当时我还小,容公子只说他和我母亲有一些渊源,教我医术是为了完成我母亲的遗愿。别的,什么都没有说,也不让我多问。那时候我……脑子确实不怎么灵光,学到的也没领悟多少。至于如今这点本事,还是在头脑清醒后的这段时日回忆容公子曾经所教习的内容,会晤到的呢!”

    苏槿夕一双水灵的眼眸看上去特真诚。

    “天医谷可不是一般的地方,既然姓容的亲自教你,怎么会独独教习了你解毒的法子?”

    夜幽尧的思想很严谨,步步紧逼,任何可疑的地方都不愿放过。苏槿夕都被她问出了一身冷汗。

    “王爷,天医谷很厉害吗?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还有容公子,你好像认识他,他和天医谷又是什么关系啊?”

    苏槿夕实话实说,确实不知道,便也这样问了。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不妥,原主以前痴傻,不知道这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夜幽尧一阵不耐,放开了掐在苏槿夕脖子上的手。

    “你最好不是奸细,否则,本王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没有了钳制,苏槿夕终于能够喘口气了。

    这是第一次,夜幽尧和苏槿夕说了这么多话,却再一次让苏槿夕感觉到自己的一只脚又跨在了鬼门关上。

    不管夜幽尧对自己的这一番说辞信了多少,这一关算是暂时过关了。

    至于那个容公子,苏槿夕之前从绿篱的口中听说了两次,方才只是临时拉出来垫背的。但是不知道为何,他在原主的记忆中竟然还是找不到任何印象。

    “瞧的如何?”

    夜幽尧云淡风轻地问道。

    苏槿夕在内心畅然吐了一口浊气,终于回归到正题上了。

    “王爷,你身上总共有三十六种毒,有些是最近几日才中的,有些已经在你身上很久了。你瞧,我已经全都给你列出来了。”

    苏槿夕拿着自己列好的单子,仔细地给夜幽尧解释。

    “这些,你都能解?”

    夜幽尧挑眉,有些怀疑地问苏槿夕。

    “只要王爷你能找到我需要的药材,解大多数毒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只是这个叫汲血的毒,有点麻烦,我需要一点时间仔细研究研究。”

    苏槿夕有点遗憾。

    夜幽尧眸光忽然一黯,有些不相信:“你竟然知道汲血?”

    苏槿夕骄傲地笑着:“知道一点,但也不全了解,只是以前在一本古书上看过。”

    夜幽尧的眼底划过一闪而逝的意外,只是苏槿夕没有注意到。

    “既然能解,就把需要的药材都列出来吧!”

    面对夜幽尧依然冰冰冷冷的态度,苏槿夕的心底闪过一丝失落。

    那么多的毒,可不是一般的大夫能全都诊断出来的,也不是一般的大夫能有办法解毒。尤其是那汲血,听着夜幽尧的话就知道更不是一般的大夫知晓的。

    但是面对她非凡的能力,夜幽尧竟然一句赞美或者嘉奖的话都没有。

    真是小气死了!

    苏槿夕一边在内心腹诽,一边面不改色地应了夜幽尧一声,坐在一边开始认真地分析每一种毒药,并且一一列出了所需的药材。

    三十五种毒,每一种毒对应一种处方。甚至有的毒药相生相克之后在体内已经转变,需要苏槿夕仔细地做出判断后列出综合处方。

    都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苏槿夕依旧埋头在工作状态之中。

    夜幽尧原本都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生了怒火,打算质问苏槿夕何时能结束。但是一想起此前苏槿夕给自己诊脉时的态度,不知为何,心情竟然又渐渐平息下来。

    一双黝黑深邃的双眸不经意地停留在了认真工作的苏槿夕身上。

    不算太矮,也不算太高的中等个头,冰肌玉骨,容貌娇美,气质宜人。那认真于自己手中药方的样子,仿若遗世独立,外界的一切动静都入不了她的眼耳。

    那样子,说不上的美好,乍看时能让人眼前一亮,看久了,让人怎么也没办法移开眼。

    莹润的桃腮间散落着一缕碎发,之间点缀着几株透亮的汗珠,夜幽尧瞧着,再一次的出了神。

    认真工作的苏槿夕根本就没有瞧见夜幽尧的眼神。

    半晌之后,夜幽尧忽然回神,心情有些烦躁地起身,朝着内间走去。

    人还没有走远,苏槿夕忽然放下手中的笔,欣喜地抬头。

    “王爷,让你久等了,所需的药材我已经全部列出来了。总共一百三十八种药材,大多数都不难找,但是有几味有些罕见,我也做了标注。”

    苏槿夕自然不会把药方交给夜幽尧,在研究完解毒的药方之后又将所需的药材单列了一份,只给了夜幽尧药材清单。

    有了此前的失望,苏槿夕已经不奢求夜幽尧能有什么嘉奖了,但没想到夜幽尧竟然连苏槿夕殷勤地捧在手中的药材清单都没有看一眼,更甚至没有停下脚步,没有回头,直接进了内室。

    “留下单子,你可以滚了!”

    靠!

    这是赤果果的卸磨杀驴啊?

    苏槿夕满腹完美收工的喜悦和成就感,瞬间有种被人当头棒喝,临头浇了一盆冷水的感觉。

    缓缓地攥紧了手中的药材清单。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