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苏槿夕有麻烦了
    但最终,苏槿夕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待夜幽尧的身影已经不见之后,强压下心底的愤怒,将药材清单放在了桌上,转身出了扶云殿。

    “王妃娘娘,不好了,太妃娘娘用了您的药,一直吐血不止,您快想想法子吧!”

    苏槿夕一出门,老管家刚好匆匆忙忙的到了扶云殿门口。

    苏槿夕面色顿时一变,什么话都没有说,拔腿就朝着清幽院外跑去。

    一直候在门口的花嬷嬷和绿篱连忙跟上。

    管家刚接到这个消息,也是吓了一跳。原本是来将此事报于夜幽尧的,没想到在扶云殿门口遇上了苏槿夕,就顺便向苏槿夕说了。

    管家瞧着已经没有了苏槿夕身影的清幽院门口,担心地摇了摇头。待侍卫通报之后进了扶云殿。

    苏槿夕到幽王府门口的时候花嬷嬷和绿篱才追上她,坐上花嬷嬷让人准备的马车,三人直奔南苑。一路上苏槿夕怎么也想不通,吃个扑尔敏,怎么就把人吃吐血了。

    “苏槿夕,你到底给我姑妈吃的是什么药?你这个杀人凶手,你竟然还敢来,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啊?”

    苏槿夕刚跨进门,卫美佳就哭喊着骂了出来。

    苏槿夕根本就没有理会卫美佳,径直冲进了辰太妃的内室,给辰太妃把脉。

    辰太妃已经因为吐血过多昏迷,脸色煞白如纸张,地上和床上满是血泽。

    “苏槿夕,别装了,你明明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医学废柴,却装模做样的给人看病诊脉,你根本就没那个本事。若是姑妈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苏槿夕,你这个贱人,你听到没有,你给我滚出去!”

    “闭嘴,滚出去!”

    苏槿夕表情非常严肃,冷喝一声,并没有抬头。可以说是以争分夺秒的速度拿出自己医药包里的银针,开始给辰太妃施针。

    卫美佳没觉得苏槿夕是个软柿子,但也没想到苏槿夕竟然会这么凶,被吓的一阵哆嗦。

    原本就因为辰太妃吐血的症状被吓的不轻的她,加上苏槿夕的这一声叱喝,眼泪刷拉拉地留了下来。

    忽然她上前抓住了苏槿夕握着银针的胳膊。

    “苏槿夕,你这个贱人,你以为你是谁啊?等姑妈好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你根本就不会什么医术,你给我滚出去,滚。”

    此时,辰太妃的病情十分危险,作为大夫,苏槿夕根本就耽误不起,再加上这种危机的情况下,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无理取闹的家属。直接一甩手,甩开了卫美佳的手。

    “我再说最后一遍,所有人都给我滚出去!”

    所有人?

    一旁的几个下人有些目瞪口呆地望着刚刚进门,他们都还没有来得及请安的夜幽尧。

    这个所有人中,也包括王爷吗?

    这王妃的胆子也太大了。

    她们不可思议地又看向苏槿夕,只是苏槿夕正迅速而沉稳地给辰太妃施针,外界的一切动静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

    “你这个所有人中,也包括本王吗?”

    夜幽尧冰冷而怒声道。

    “不想辰太妃死的就给我全滚出去!顺便把门带上。”

    苏槿夕连头也不抬,一根根银针手法非常熟练地插在辰太妃的要穴上。

    夜幽尧眸光骤聚,负在身后的双手缓缓握紧。众人感觉到夜幽尧身上的杀气,陡然匍匐在地上,一个个簌簌地颤抖着身子。

    就连卫美佳也吓的脸色惨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但是,半晌之后,夜幽尧周身的杀气竟然渐渐退却了。对于当众冒犯他的苏槿夕什么处置都没有,转身“乖乖”地出了门。

    大家都不可思议地瞧着夜幽尧离去的背阴,但也丝毫不敢耽搁,爬起身来利索地出了门。

    卫美佳脸上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担心辰太妃的病情,还是因为太嫉妒夜幽尧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予了苏槿夕那么多她做梦也不敢奢求的意外包容。

    “苏槿夕,你最好祈求姑妈没事,要不然,别说我,这个帝京城能要你命的人多的是!”

    说着,气冲冲地出了门,“砰”一声,门被人关上。

    苏槿夕足足把自己和辰太妃在里面关了半个多时辰都还没有出来,所有人都在外面等候着。

    发现辰太妃吐血的时候卫美佳就已经让人去请宫里的太医了,但是一听说这件事情牵扯上了最近正得幽王盛宠的苏槿夕,太医门你推我让,怕惹上麻烦,各个都不愿意来。最后一直给辰太妃看诊的楚太医推辞不过,只能来了。

    “楚太医,你怎么才来?”

    一进门就被卫美佳质问。

    “宫里的贵人忽然病急,所以给耽搁了,还请王爷和卫小姐见谅。不知太妃娘娘的病情如今怎么样了?”

    “姑妈之前一直在吐血,苏槿夕来了之后就把我们所有人都赶了出来,留她自己一个人在里面。如今什么情况,我们谁都不知道。”

    卫美佳带着哭腔道。

    “不知太妃娘娘此前身体不适时服用的是什么药,可否拿给本官看看。”

    有夜幽尧在,楚太医不敢直接问苏槿夕开了什么药给辰太妃,只能如此含蓄的问。

    卫美佳记恨着苏槿夕,巴不得楚太医检验出辰太妃如今的状况是因为服用了苏槿夕的药才出的问题,迅速找出苏槿夕之前留给辰太妃的药,给了楚太医。

    楚太医瞧了半天,没瞧出什么名堂。

    “卫小姐,你确定这是王妃娘娘给太妃娘娘开的药?”

    “楚太医,姑妈是不是就因为吃了这个药才会吐血不止的?这到底是什么药啊?”

    楚太医又仔细地瞧了瞧手中的小药片,碾碎了放在指尖自己摸索,闻、尝,表情严肃,半晌没有说话。

    “我就说嘛,表嫂子虽然出自医学世家,但是她未学过苏家任何医术的事情却是人尽皆知。不懂医术的人怎么可以随便给人诊脉开药治病嘛!表哥,你快让表嫂子出来吧!不知道她在里面那么久,姑妈的病情又会被她折腾成什么样子。”

    此时的卫美佳已经恢复了理智,不复苏槿夕刚进门时的莽撞。

    “哦?楚太医,你也如此认为吗?”

    夜幽尧不理会卫美佳,反问楚太医。

    楚太医虽然是在太医院呆了很多年的老太医,但是在面对夜幽尧这位冷面邪王的时候和很多人一样,却有些胆怯。

    “回王爷的话,王妃娘娘所用的药物下官确实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按理,这种药是万万不能随意给人用的,尤其像太妃娘娘这种千金贵体。”

    “楚太医,你未闻未见,并不代表有些东西就不能存在,难道你自己医术差,还要别人和你一起做井底之蛙不成?”

    楚太医的话音刚落,内室忽然传来苏槿夕讽刺的声音。

    “吱呀”一声,内室的门开了。满头汗水,眼角微带着一丝疲惫的苏槿夕从里面走了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