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另有阴谋
    “来人呐!将苏槿夕打入天牢!”皇帝扬声下令。

    “我看谁敢!”

    辰太妃被卫美佳推着,从偏殿走了出来,冷声阻止。

    “太妃,你这是想救苏槿夕吗?你别忘了苏槿夕在给我母后治病之前可是押上了整个南苑和幽王府,如今连你自己都是自身难保,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夜珅丝毫不将辰太妃放在眼里。

    辰太妃也懒得和夜珅多费口舌,一巴掌直接扇在了苏仲的老脸上,修长的丹寇在苏仲的脸上划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苏仲,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巧舌如簧,颠倒黑白,污蔑我儿媳妇。你可知道,随意攀咬皇家之人可是灭门的重罪!”

    苏仲没料到辰太妃刚一出现就会来这么一手,直接懵了。再加上辰太妃的身份不是他一个太医能够抵抗的,只能闷声认栽。

    “请太妃娘娘明察,下官所言全都是事实,绝无恶意诬陷苏……幽王妃之意啊!”

    “太妃,你的意思是朕昏庸无能,被佞臣挑唆,也跟着黑白不分吗?”

    皇帝帝王气势威严,冷声道。

    “皇上,本宫绝无此意。不过槿夕的医术本宫是亲眼见过,也是亲身体验过的。再加上她最擅长的就是解毒之术,就算再不懂医术,也绝无连中毒和怀孕都分不清的地步。您和幽尧都是从小在先帝爷膝下长大的,感情笃厚。幽尧的性子皇上您最清楚不过,这么多年来从不近女色,苏槿夕是他宠爱的第一人,可谓是他宠到心尖儿上的人,还请皇上念在兄弟情谊,明察此事。”

    苏槿夕有些意外,之前辰太妃还不相信她的医术,一心阻止她替皇后治病,没想到此刻竟然会替她说话。而且所说的话还如此有技巧。

    表面上看是拿着皇帝和夜幽尧的兄弟情谊想感动皇帝明察秋毫,实际上是拿着夜幽尧在裸的威胁皇帝啊!

    “太妃,你这是要让朕看在和幽尧兄弟轻易的份上谋私吗?皇子犯法可是和庶民同罪!”

    皇帝是一心想治苏槿夕的罪,一心想除掉夜幽尧和辰太妃,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辰太妃脸色一变,顿时明白了皇帝的心思,竟有些不知所措。

    瞧着辰太妃的表情,皇帝十分满意:“来人呐!还不将苏槿夕给朕带下去。太妃维护真凶,有同谋之嫌,暂时不得出宫,请入镇南宫,不得怠慢!”

    辰太妃如今毕竟还是太妃,朝堂上的大臣们看着,皇帝不可能像对待苏槿夕一样直接打入天牢。不过禁足镇南宫和打入天牢都是扣押,也没什么区别。

    “皇上,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天下悠悠众口吗?”

    辰太妃怒道。

    皇帝反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苏槿夕谋害皇嗣,朕亲眼所见,太妃维护真凶,疑点重重。朕怕什么?带下去!”

    一声令下,护卫不由分说,上前就要带走苏槿夕。

    “慢着!”

    却没想,一直沉默不言的苏槿夕忽然开口了。

    皇帝危险地眯着双眸:“幽王妃,你还有何话要说?”

    “皇上,臣妾差点忘了,方才给皇后施针的时候一时大意,将一支银针落在了皇后娘娘的身上。请皇上等臣妾将银针取下来再随着侍卫去天牢如何?”

    皇帝顿时一震。

    施完针这么久,银针竟然还落在皇后的身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槿夕,你别想耍什么花样,否则朕绝对不会轻扰了你!”

    苏槿夕嘴角冷然一笑,朝着皇后的内室走去。

    “陛下,既然有银针落在了皇后娘娘的身上,由微臣进去,帮幽王妃拿出来便是,何必幽王妃亲自动手。”

    苏仲这亲爹当的是有多极品,竟然帮着外人防自己的女儿。

    苏槿夕回头,及其讽刺道:“苏院首,男女有别,银针的位置您不好出手!”

    一句话,噎的多事的苏仲老脸一红。

    苏槿夕狠狠瞪了苏仲一眼,直接进了内室。

    为防止苏槿夕做什么手脚,皇帝竟然亲自跟在苏槿夕的身后也进了内室。

    苏槿夕一步步走到皇后的床边,用身子挡着皇帝的视线,将手伸进了皇后的被褥中。低头时也不知在皇后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皇后竟然急的眼眸一红,顿时满脸怒色,极力克制着自己的声音,低沉道:“苏槿夕,你到底什么意思?”

    苏槿夕嘴角轻盈一笑:“妾身什么意思,皇后娘娘比妾身更明白。若今日妾身回不到幽王府,皇后娘娘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说完也不等皇后再开口,站起身来,双手笼在袖中出了门。

    “皇婶,得罪了!”

    夜珅亲自带人押苏槿夕,刻意压重了“皇婶”二字,讽刺味十足。

    苏槿夕冲着夜珅一笑。

    不知为何,明明看上去是再稀疏平常的笑容,如三月的桃花盛开,夜珅的内心却忽然一阵毛骨悚然,骤然一凉。

    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就在苏槿夕快要被带离重华殿的时候皇后身边的贴身宫女忽然急匆匆地走了出来。

    “陛下,皇后娘娘的病又犯了,娘娘请您和幽王妃进去一趟。”

    “苏槿夕,你方才对我母后做了什么?”

    夜珅顿时一阵狂怒,拔出剑搭在了苏槿夕的身上。

    “太子殿下,长这么大了,难道还没学会如何说话吗?饭可以了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我若对皇后娘娘做过什么,此时就不是请了,而是直接被杖杀!”

    “你……”

    夜珅愤怒的恨不得直接将苏槿夕杀了,但是他不能。

    苏槿夕讽刺地瞪了夜珅一眼,不顾还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寒剑,重新进了皇后的内室。

    皇帝瞧着苏槿夕的目光能喷出火来,和苏槿夕一起进了内室。

    内室的门被关上,一转眼,两盏茶的功夫过去了,还不见皇帝和苏槿夕出来。

    辰太妃表面虽看上去冷静,但内心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自从苏槿夕被污蔑为谋害皇嗣,她已经不止一次暗中让人去通知夜幽尧了,但是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见夜幽尧进宫,他到底什么意思啊?难道真的不管苏槿夕了吗?

    再说,这宫里到处都是夜幽尧的眼线,按理说他也该早就知道苏槿夕和她的困境了啊!他怎么跟没事人一样。

    还有,皇后为什么忽然又叫苏槿夕进了内室?

    真的是她的病又发作了吗?还是另有阴谋?

    怎么过了这么长时间还不见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