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公主,你长针眼了吗
    苏槿夕回头,看到两名衣着光鲜华贵的女子。

    一名清雅贵气,身穿藕色长裙,气质不凡,似是哪家官宦人家十分有教养的小姐,说要那瓶香液的便是她。

    另外一位资质富贵,身穿描金绣云的衣裙,虽看上去和苏槿夕一般大,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但气势十足,眉宇间尽显高人一等的姿态。苏槿夕猜想,这应该是从宫里头出来的,不是位郡主,便是位公主。

    苏槿夕再往两位女子的身后看,骤然眯起了双眼。

    身后跟着的,竟然是夜珅。

    瞬间,苏槿夕的心情就像穿着新鞋猜到了狗屎一般。

    “这瓶香液我们要了,给霍小姐包起来。”

    夜珅就像没有看到苏槿夕一般,扔了一沓银票在柜台上,十分阔气道。

    霍小姐?

    当今朝堂上只有一个霍家,那就是曾跟着三朝帝王立下汗马功劳的骠骑大将军家了。

    当初苏槿夕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就暗中大致了解过自己所在这个环境的一些局势。

    当初夜珅解除她们之间的婚约时,除了嫌弃苏槿夕痴傻丑颜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喜欢霍家的小姐霍玉娇。

    苏槿夕认真审视着那位身穿藕色长裙的女子。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此刻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位就是霍玉娇了。

    “好的,几位请稍等!”

    一旁服务的女子正要去拿夜珅丢在柜台上的银票,霍玉娇却忽然开口阻止了:“慢着!太子殿下,这香液是我看上的,银子自然要霍家出。东西包起来,我写个条子,回头去霍府拿银子。”

    “这怎么成?霍小姐既然是跟着本宫出来的,怎么能让霍小姐出银子?用本宫的!”

    “太子殿下,这点银子,我们霍家还是出得起的!”

    能看出来,其实这位霍小姐并不想领夜珅的情,而是夜珅硬要往上贴的。

    连太子殿下都看不上,看来这位霍小姐的心气很高啊!到底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入她的了眼呢?

    “霍小姐,你就不要和本太子争了。香液这种东西,天下间只有霍小姐您这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使用,若是用在其他人身上,实属浪费。本太子一点心意,霍小姐你就不要推辞了。”

    夜珅说着,忽然很鄙夷地朝着苏槿夕看了一眼。

    靠!

    原来夜珅的狗眼没有瞎啊!

    竟然还能看到苏槿夕在一边站着。

    不仅能看到,竟然还能指桑骂槐地骂苏槿夕。

    其实原本苏槿夕也没有那么大的决心要买这瓶香液,毕竟如今的她还在寄人篱下,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

    但是现在……这瓶香液她要定了。

    “这位小姐,你好像搞错了吧?这瓶香水是我先看上的,事情得有个先来后到。”

    苏槿夕很坚定道。

    “你是个什么东西?”

    霍玉娇还没有说话,她一旁气质富贵的女子看都没看苏槿夕一眼,气势凌人。

    “霍小姐,您说呢?”

    苏槿夕没搭理女子,直接与霍玉娇商谈。

    女子忽然愤怒扭头,怒瞪着苏槿夕:“好大的胆子,本宫在跟你说话,你竟然当成了耳旁风。”

    苏槿夕的嘴角温和地笑着,指着自己:“原来你在跟说我说话啊?我还以为姑娘您在自言自语呢?既然是在跟我说话,姑娘你是不是应该看着我呢?不然会被人家误会你是不是长了针眼呢!”

    “你……”

    女子愤怒之极,两只眼睛瞬间怒火中烧。

    但是一个“你”字刚出了口,苏槿夕却不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还有,姑娘,我不叫东西,我的名字叫苏槿夕!”

    苏槿夕故意压重了自己名字的三个字,铿锵而骄傲。

    听到苏槿夕三个字,那女子的几怒火忽然被刻意地收敛了起来。不过倒不是害怕苏槿夕,而是更不屑了。

    “哦?原来你就是苏槿夕!”女子从头到脚又将苏槿夕审视了一遍:“那你可知道本宫是谁?”

    面前女子既然自称本宫,按照苏槿夕之前的推断,应该就是位公主。当今贵圈里只有位公主,一味是皇帝的亲妹妹,当今长公主靖和,另一位是皇后的女儿,华容。

    看站在面前的这位女子和霍玉娇的年龄相仿,当然不会是靖和长公主,而是皇后的华容公主。

    苏槿夕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华容公主当场就气诈了:“苏槿夕,你好大的胆子。”

    既然知道她是公主,竟然还如此目中无人,这苏槿夕真是和传说中的一样,土鳖一个,真不知道幽皇叔到底是怎么回事,会看上这么个女人。

    “华容,按照辈分,你应该尊称我一声皇婶才对,直呼婶子的大名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不信,你问问你太子哥哥。”

    苏槿夕以一个长辈调教晚辈的口吻说着。脸上虽带着笑容,但是语气却是阴测测的。只可惜,华容公主此刻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苏槿夕的异样。

    “我呸!”华容公主一口唾沫直接吐在了苏槿夕的脸上:“苏槿夕,你可真不要脸!谁知道你是怎么勾引上我幽皇叔的,竟然恬不知耻的让我喊你皇婶。你配吗?你也不出去撒泡尿照照自己,你看你哪点配得上我幽皇叔了?”

    此时的华容已经半点都没有作为公主的高贵形象,简直瞬间成了市井泼妇。

    “小姐!”

    绿篱被吓坏了,连忙掏出绢子给苏槿夕擦脸。

    长这么大,苏槿夕可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直接将唾沫吐在脸上。

    她眸光凝聚,满眼冷意,缓缓抬头,眸光直射华容。

    “你……你……苏槿夕,你想做什么?”

    华容被苏槿夕的目光忽然吓了一跳,全身一震颤栗。

    但是苏槿夕什么都没有做,扭头看向了掬香坊的服务人员:“把香液给本妃包起来!”

    “是!是!”

    服务人员从惊愕中回神,连连点头。

    一听说是苏槿夕,她们都被吓了一跳。不过并不是苏槿夕本人,而是她所嫁的人,夜幽尧。

    那可是出了名的阴冷狠绝。

    “等等!”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霍玉娇忽然抿了抿唇,有意地抬头挺胸,拔高了气势。

    “幽王妃,这瓶香液掬香坊出嫁五十万两银子,我已经加价十万两,你若想买下来就得出更高的价格,你确定要买吗?”

    “包起来!”

    苏槿夕虽看着霍玉娇,但却没有回答霍玉娇的话,而是直接对服务人员道。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霍玉娇十分淡定,但是看着服务人员开始给苏槿夕包香液时她紧紧地捏起的拳头还是暴露了她的内心,紧张又愤怒。

    “幽王妃,就算你想要,你拿什么买?你出得起这么高的价吗?”

    闻言,正在打包的服务人员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扭头看向了苏槿夕。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