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你根本就不配
    “霍小姐,你这是在质疑幽王府吗?”苏槿夕道。

    霍玉娇有些没明白苏槿夕的意思。

    苏槿夕嘴角有些轻蔑地冲着霍玉娇一笑,对服务人员道:“包起来!东西送到幽王府,到时候和管家拿钱!”

    霍玉娇的脸色忽然一阵大变。不知为何,双眼一阵潋滟,就连覆在身前的双手都在颤抖。

    这反应,好像有点过头了吧?

    苏槿夕也没有注意到这些,得意洋洋地转身瞧着柜台。

    不过,只有她自己明白,她这是在打肿脸充胖子啊!

    目前她和夜幽尧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夜幽尧好像没有义务给她买这么奢侈的东西。

    他之所以搬出幽王府来,夸下海口让服务人员去幽王府拿钱,一来是不想在这三人面前折了自己的面子;二来,她已经做好了回去从夜幽尧那里再借钱的准备。

    反正自己已经欠夜幽尧五百二十万两银子了,不在乎再欠上点。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筹。

    “苏槿夕,你自己娘家门穷酸,没给你多少嫁妆也就罢了,你竟然还如此恬不知耻地花我幽皇叔的钱。本宫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

    “公主,你没见过,那是你年龄还小,没见过多少世面。等你嫁人你就知道了,找男人,就是为了穿衣吃饭。他宠我,我花他的钱理所当然。不花,难道要等着别的女人替我花不成?”

    “苏槿夕,你……你可真不要脸!”

    对于苏槿夕如此前卫的思想和直白的陈述,华容作为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还是养在深宫中的公主来说,就算只是听听,也是羞死人了!

    苏槿夕嘴角开心地笑着,转身往掬香坊外走。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叮嘱服务人员:“别忘了香液送到幽王府,可别给耽误了。”

    这是故意说给夜珅、霍玉娇、华容公主三人听,故意气他们的。

    霍玉娇眼眶有些红润,身体一直在不受控制地颤抖。苏槿夕觉得她这反应确实有些过了,但也没有多想。

    夜珅忽然大踏步走到苏槿夕的面前,一把拽住了苏槿夕。

    “苏槿夕,你给我站住!”

    “太子殿下,你又错了!应该叫皇婶,怎么就改不过来呢!”

    “苏槿夕,你这是在故意和我作对,想引起我的注意吗?告诉你,就算你现在脑袋清醒了,脸上的毒斑也没有了,在本宫的心里你一样和以前一样,贱人一个!本宫是绝对不会着你的道,更不会多看你一眼!”

    夜珅几乎咬牙切齿。

    靠!见过不要脸的,也见过自恋的,就没有见过自恋又不要脸的如此人神共愤。

    苏槿夕的脸色几乎是一百八十度的大变,瞬间漆黑,眸光冰冷。

    “哦?太子殿下原来是如此想的。那么有些话,我想今日也应该当面跟太子殿下说明白了。太子殿下你可要陶亮了耳朵,听好了。以后见着我,有多远,滚多远!滚……”

    霎时间,夜珅有些懵。

    苏槿夕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竟然敢用这样口气和他说话。

    “夜珅,听不懂人话吗?需不需要我找个畜生给你翻译一下?”

    “苏槿夕,你找死!”

    夜珅恍然反应过来,苏槿夕是真大着胆子敢骂他。顿时双眸一片杀气,攥着苏槿夕胳膊的手也用上了几分力道。

    却没想到,苏槿夕竟然低头一口就咬住了夜珅的胳膊,咬的死死的。夜珅疼的面色扭曲,顿时放开了苏槿夕的胳膊。苏槿夕这才松口,但夜珅的手臂上已经被苏槿夕咬透了肉,隔着衣袖,刺眼的鲜血直往外流。

    “苏槿夕,你是属狗的吗?”

    华容郡主已经冲了过来,吼苏槿夕。

    “夜珅,你真叫人恶心!警告你,以后别惹我!”

    苏槿夕说完,转身出了掬香坊。

    绿篱被刚才的一幕吓的不轻,连忙小跑着跟在苏槿夕的身后。

    “小姐,我们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

    那位霍家小姐也就算了,但另外两位一个是太子,一个是公主,小姐今天全都得罪了。绿篱的胆子真心有点小,怕夜珅和华容公主以后报复苏槿夕。

    “不怕死就来,我苏槿夕奉陪到底!”

    苏槿夕扬声道,也是说给里面的三位听。

    “苏槿夕!”

    她走了两步,身后还真有不怕死了的敢跟上来。

    是霍玉娇的声音。

    苏槿夕眯着双眼回头。

    “苏槿夕,听说你在重华殿承诺了皇上,要在三月之内查出给皇后娘娘下毒的凶手。”

    苏槿夕有些不明白霍玉娇为何忽然要提这件事,但直觉上,肯定没什么好事。

    “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哦?打什么赌?”苏槿夕挑眉,问。

    “打赌你能不能在三个月之内查出真凶。”

    “查出来如何?查不出来又如何?”苏槿夕的声音爽亮。狗逮耗子多管闲事,只觉得可笑。

    霍玉娇以为苏槿夕这么快就同意了,嘴角扬起一抹笑:“若查出来,赌注任你开;若你查不出来,你必须主动离开幽王府,放弃幽王妃的身份。”

    苏槿夕敢拿自己的脑袋打保票,霍玉娇绝对对夜幽尧有意思。

    怪不得呢!方才她提起幽王府,提起夜幽尧的时候霍玉娇的表情一直不对劲,感情是第二个卫美佳。

    又一个“情敌”啊!

    苏槿夕嘴角挂着气死人不要命的冷笑。

    “我为什么跟你打赌?”

    霍玉娇脸上的表情忽然不见。

    “苏槿夕,你是没胆量了吗?”

    “随便你怎么说!”

    这种激将法,在苏槿夕的身上一般都没用,她转身就要走。

    “苏槿夕,以前一直都有人跟你说,你是个废柴、傻子、丑女,配不上太子殿下吧!你以为现在你清醒了,拥有如此绝美的容貌,嫁给了幽王,你以为你就能配得上幽王了吗?苏槿夕,这个问题你从来都没有想过吧?其实你根本就不配!别看你表面上一副嚣张得意的样子,但在骨子里你就是个懦夫!”

    苏槿夕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但没有回头。

    “苏槿夕,即便你受尽王爷万千宠爱,但你根本就不了解他,更不了解他的内心。苏槿夕你根本就不配拥有他的爱!”

    一时间,二人的周围围满了路人。夜珅和华容公主也从掬香坊走了出来。华容公主的脸上有些幸灾乐祸。

    不过苏槿夕还是一直都没有回头,更没有出声,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是怎么样想。

    围观的众人都在沉默地等待,等待苏槿夕会有什么反应,会给霍玉娇怎样的答案。

    等不到苏槿夕的答案,半晌之后霍玉娇又道:“苏槿夕,难道你不觉得吗?在别人的眼中,其实你就是幽王爷的耻辱,是强加的污点,你……”

    “如果一个月之内我苏槿夕能查出真凶,你就脱光了衣服在醉红楼的门口站三天。”

    霍玉娇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槿夕忽然转身,脸上挂着平常的淡笑,看不出任何异样,但却一鸣惊人。一句话惊煞了众人,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作者题外话】:书评区看到有亲质疑本文所用的现代词。看过上本《御宠国色》(纯历史文)的亲们应该知道历史常识性错误如隐基本都不会犯的。本文是架空穿越文,在写作目的,写作手法,等方面和上本书比都做了很大的调整,现代新词出现在本文中,主要是为了增加代入感(故意写的),让大家看的爽。请不要深究,只要这本书在生活之余能给诸位带来笑点和阅读的快乐,就说明如隐成功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