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是要付出代价的
    夜幽尧回头,目光凉薄,静静地瞧着苏槿夕进了云开阁之后自己才转身进了扶云殿。

    临近门前对林枫道:“让秦天去查!”

    “是!”

    林枫也是满心疑惑。

    王爷似乎明明是在意王妃娘娘的,但为什么不当着王妃娘娘的面直接答应她的请求呢?

    方才王妃娘娘一定是误会王爷不愿帮她了,王爷这又是何必呢?

    苏槿夕回到云开阁。

    反正也没事做,皇后案子的事情想急也急不来,于是摆弄起了自己种的那几盆花。

    “王妃娘娘,管家来了!”

    花嬷嬷在阁外喊道。

    “请进来!”

    “管家有事?”管家进门后苏槿夕问道。

    “王妃娘娘,霍大将军府上来人了,说霍小将军中了毒,想请王妃娘娘过去给看看。”

    “这件事王爷知道吗?”

    “已经回禀过王爷了,王爷说听王妃娘娘您的意思。”

    苏槿夕不禁透过窗户朝着扶云殿的方向看了一眼,内心暖暖的。

    看来有些事情上夜幽尧还是很尊重她的权利嘛!

    知依照她的职业病,听说有患者中毒,肯定会第一个冲上去,所以没有直接拒绝或者限制她的行动。

    “好,你让霍府的人等等,我准备准备就出去。”

    “好的,王妃娘娘。”

    苏槿夕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的医疗包,带上了绿篱。

    出门之前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夜幽尧不是没有答应她查皇后的生活喜好吗?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出门买点他喜欢的东西送给他,讨好一下,顺便拉近一下关系,说不定还有戏。

    “花嬷嬷,你知不知道王爷喜欢什么呀?”

    “这个嘛……”

    花嬷嬷虽然从小看着夜幽尧长大,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个问题。似乎这么多年来大家都知道殿下不喜欢什么,但是从来都不知道他喜欢什么。

    她瞧着苏槿夕脸上那温暖的笑容,似乎真的是想买点殿下喜欢的东西讨好他啊!又不想错过这个可以让他们促进关系的机会,于是冥思苦想了半天。

    “以前在宫里的时候有人送了殿下几坛京外杜康酒庄的梅花酒,殿下喝完之后专门让秦天又去买了几坛来。这些年我看殿下喝酒的时候遇到杜康酒庄的梅花酒也会多喝上几杯。王妃娘娘,要不,你给殿下送点梅花酒试试?”

    “好吧!”

    苏槿夕笑的特别明媚。

    霍府上专门派了人来接苏槿夕,很快便到了霍家。

    一进门,苏槿夕就见到了两个最不想见到的人。

    霍玉娇和华容公主。

    真是冤家路窄,一天能见到她们两次。

    “苏槿夕,你来这里做什么?”

    华容公主见到苏槿夕,没好气。

    “我是应霍大将军之约,来给霍小将军解毒的,不是来和你们拉仇恨的。”

    “呵,我没听错吧?苏槿夕,你说你给思羽哥哥解毒?就凭你?”

    苏槿夕毫不示弱地对视着华容公主的眼睛,眼神很肯定,就凭她。

    “呵!”

    华容公主冷笑一声。

    “苏槿夕,谁不知道你以前是个傻子,苏仲根本就没有教过你任何医术。你竟然大言不惭地说你会解毒,真是……人尽耻,不要脸的连鬼都会害怕。”

    华容公主刻意狠狠地压重了后面的几个字。

    苏槿夕嘴角一阵冷笑,压根就没想着要跟她们二人多废话,绕过华容公主,跟着带路的人直接往里走。

    “站住!”

    如果说之前在掬香坊见到苏槿夕时霍玉娇还算保持着高门贵女的形象,对苏槿夕客气,那么此刻的态度已经是截然相反。

    她毫不客气地一步步走到苏槿夕面前。

    “幽王妃,无论你会不会解毒,这是霍家,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苏槿夕微眯着双眼,瞧着霍玉娇。

    离开不是不可以,这种主人都不着急的事情,她绝对不会多管闲事。

    但是她敢保证,今日的霍思羽绝对中毒很深,也很危险。另外霍家也肯定已经找过宫里的太医了,在太医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会来找她。

    “霍小姐,今日我若踏出这你们霍府的门,若再想请我进来,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希望你不要后悔。绿篱,我们走!”

    苏槿夕说完,头也不回地出了霍府。

    但苏槿夕还没有上马车,身后就传来一个妇人的声音。

    “幽王妃,请留步!”

    苏槿夕回头,是一位梳着瑶台发髻,身穿深杏色衣衫的夫人。看那气质和打扮,应该是或霍夫人。

    “妾身霍氏,见过幽王妃。”

    霍氏给苏槿夕行礼。

    “姨妈,你是什么身份,苏槿夕是什么身份,你犯不着跟她这么客气,反而降低了你的身价。”

    随后跟出来的华容公主道。

    霍夫人十分沉稳,皱着眉头:“公主,按照品级,妾身不过九品,王妃是四品,妾身见着王妃,自然是要按规矩向王妃行礼的。”

    “我呸,她这是哪门子的四品王妃啊?还不是仗着我幽皇叔的身份。”

    “公主不可乱说,王妃可是圣旨赐婚,王爷明媒正娶的。”

    虽然霍夫人的身份比华容公主的低,但霍夫人却是华容公主的亲姨母,说话总是温和地以一个长辈的口吻。

    华容冷哼一声,撅着嘴转过身,不说话了。

    “王妃娘娘驾临,臣妇有失远迎,还请王妃娘娘见谅。”霍夫人向苏槿夕致歉。

    苏槿夕笑着点了点头。

    “王妃娘娘,我儿身中剧毒,还请王妃娘娘救命啊!”

    霍夫人忽然“噗通”一声,又跪在了地上。

    “霍夫人,不是我不愿施救,只是本妃方才已经走进霍府了。是你们霍府的门槛太高,本妃子似乎不太受欢迎啊!”

    霍夫人立刻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拽了拽霍玉娇的衣袖:“王妃娘娘,是玉娇年幼不懂事,冲撞了王妃娘娘,还请您恕罪。我儿如今还躺在床上,危在旦夕。人命关天的事情,您就跟臣妇进去吧!”

    只可惜,这边霍夫人软声软语地哀求着,那头霍玉娇却像个没事人一样,高傲地仰着头,一副傲孔雀的样子。根本就没打算向苏槿夕服软。

    其实此时的苏槿夕也已经决定不插手霍府的这档子事儿了。

    原因不仅仅是因为霍玉娇,更重要的是这整个霍府上下除了霍夫人之外,根本就没人把她当回事。

    霍夫人既然已经知道苏槿夕到了的消息,霍大将军也应该知道吧?若严格按照中宁的礼数,苏槿夕这个幽王妃驾临府上,霍大将军怎么说也应该带着众人出来相迎的,但直到现在了,却连霍大将军的影子都瞧不见。

    这种被人一边利用,又一边忽视且怀疑的感觉真的不好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