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苍龙
    “霍玉娇,原本你可以和我公平竞争夜幽尧,但是如今……”

    苏槿夕嘴角一笑,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身继续往前走。

    “苏槿夕,如今怎样,你把话说清楚。”

    只可惜苏槿夕根本就没打算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霍夫人反应过来,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跟在苏槿夕的身后进了幽王府。

    霍玉娇颓然瘫坐在地上,眼泪终于从眼角流了下来。

    人群散去,指指点点的说了些什么,她已经一句也听不到。只有泪水迷蒙了双眼,眼前的景象一片模糊。

    内心好痛,好痛。

    华容公主恨恨地瞪了一眼苏槿夕的背影,暗暗在内心决定,今日这仇,她一定会替她的表姐霍玉娇从苏槿夕身上讨回来。

    霍夫人直接带着苏槿夕去了霍小将军霍思羽的院子。

    院子里,霍大将军正一筹莫展地坐在石桌前,见到苏槿夕,很不情愿地一拱手:“幽王妃。”

    苏槿夕微笑点头,也不跟他多做计较。因为还有另外一个人,一见到他,那如沐春风般和煦的笑容瞬间扫平了苏槿夕内心的所有阴霾。

    “微臣见过王妃娘娘!”

    是云瑾。

    “云太医,霍小将军的情况怎么样了?”

    “情况十分不妙,自从下官过来就一直昏迷不醒。只可惜下官不善解毒,不知从何下手,所以又得劳烦王妃娘娘您了。”

    原来是云瑾提议请苏槿夕来的啊!

    “带我去瞧瞧!”

    “好,王妃娘娘,请跟微臣来。”

    苏槿夕正要跟着云瑾去霍思羽的房间,霍大将军忽然制止了。

    “慢着,幽王妃,如果你解不了我儿的毒该怎样?”

    呵,可笑!

    真是有怎么样的女儿就有怎样的爹。下梁不正肯定是上梁有问题。

    问的这是什么话啊?

    听着好像苏槿夕有义务非得要解了霍思羽的毒一样。

    “哦?霍大将军你说该怎样?”

    苏槿夕强压下内心的所有情绪。

    “外界传言,幽王妃脑袋……天生痴傻,谁知道你有没有好。再说,众所周知,你根本就不懂医术。若是你胡乱医治,不但没有替我儿解毒,反而加重病情怎么办?你得提前打下保票。”

    “霍大将军如果不信我,今日我不治便是,何必这么多废话。”

    苏槿夕脸色一沉,明显很不高兴。

    “幽王妃,你这是什么话?好歹你也是王妃的身份,代表着幽王的形象,怎能如此出尔反尔?”

    呸!可真不要老脸!

    “霍大将军,下官敢打包票,王妃娘娘的解毒之术绝对是整个中宁国绝无仅有的。若不然,我也不会提议将王妃娘娘请来。”

    “云太医,好歹你的医术也是太医院首屈一指,你真的没办法?”

    霍大将军还是想将希望寄托在云瑾的身上。

    云瑾微笑摇头:“解毒方面真不是下官所长。”

    临了又补充了一句:“皇后娘娘多年的沉珂就是由王妃娘娘治的。霍大将军就算不相信我,也应当相信陛下。”

    若是苏槿夕没有两把刷子,皇帝也不可能让苏槿夕给皇后治病。

    霍大将军武将出生,做事一根筋,不会变通。有的时候连皇帝都会在她的执拗面前吃亏。

    “既然这样,幽王妃,你就进去吧!不过今日你若解不了我儿的毒,休想踏出霍府大门半步。”

    苏槿夕是真的不喜欢霍大将军这人。

    耿直是没错,但是耿直太过就是偏执,真是太过惹人讨厌。

    虽然一进霍思羽的院子,解毒系统就已经检测到霍思羽身上的毒,但苏槿夕还是跟着云瑾进屋走了个过程,把脉、放血、验毒,一样都不少。

    等苏槿夕从霍思羽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霍大将军直接提着大刀就冲了上来。

    “幽王妃,怎么样?看出来中的是什么毒了没有?”

    若不是知道霍大将军担心儿子太过着急,别人还会以为他是想直接拿刀威逼苏槿夕。

    “霍小将军中的是一种非常复杂的蛇毒,名叫苍龙。”

    “那你到底能不能解?”

    苏槿夕真心不喜欢霍大将军问话的这种口吻,不过为了和谐起见,还是尽量压制着内心的火气。

    “苍龙这种毒其实是一种蛇毒,由七种毒蛇的毒液炼制而成,只要知道这七种蛇毒,然后取下它们的蛇胆再配以必须的药物炼制出解药服下即可。”

    “那你查出来是哪七种蛇毒了没有?”

    苏槿夕原本通过解毒系统分析毒素成分已经知道了是哪七种蛇毒,但是介于那七种蛇毒都是毒性非常烈且又涉及到专业问题,一来怕吓到霍大将军和霍夫人,此外解释起来也比较麻烦,所以摇头没有告诉他。

    霍大将军的脸色顿时黑沉了下来,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大刀,大有下一刻就会直接砍在苏槿夕脖子上的架势。

    “你的意思是不知道是哪七种毒蛇,就找不到蛇胆?今日这毒你是解不了了?”

    苏槿夕很不耐烦道:“霍大将军,能不能把你的破刀拿开,你这样嗓门又大又吓人的,就算我想到了是哪七种毒蛇,也被你吓忘了。”

    霍大将军恍然才发觉自己拎着大刀的样子确实太过彪悍吓人。将手中的大刀藏在了身后。

    “好!好!我不打扰你,你慢慢想!慢慢想!”

    苏槿夕又故意装模做样地思索了半晌,问:“霍小将军是怎么中的毒?”

    解毒系统检测毒素又快又容易,折腾了半天,苏槿夕倒忘了这么关键的问题。

    霍大将军一头雾水,霍夫人道:“思羽昨日和几个好友去喝酒,回来就睡下了。今日一早直到日上三竿都不见起床,所以我就去叫他起床。却没想到他昏迷不醒,嘴唇发紫,脸色也很不好,着实吓了我们一跳,所以就请了大夫。大夫一看,说是中毒了,具体是如何中的毒,我们也不知道。”

    “昨日府上可有人跟着霍小将军,知不知道他去哪里喝的酒,和什么人,喝的是什么酒?”

    “竹砚!思羽走到哪里,竹砚都是一直跟着的。”

    苏槿夕点头:“麻烦夫人将竹砚找来,我有话问他。”

    竹砚被找过来之后苏槿夕详细的问了霍思羽喝酒的情况。

    怎么也没想到,结果竟然将她给吓了一大跳。

    他们喝的是梅花酒,在京城十里之外的杜康酒庄。

    至于和谁喝酒,苏槿夕听了个七七八八,也没详细记。因为只这梅花酒一条就足以让苏槿敏锐地嗅到了重点。

    此前查到霍思羽身上的毒素时她就觉得这些毒很熟悉,似乎和之前在夜幽尧身上检测到的毒还有皇后身上的蛊毒如出一辙,有着同样的风格。

    今日出门的时候她问过花嬷嬷夜幽尧喜欢什么,花嬷嬷说夜幽尧以前经常喝杜康酒庄的梅花酒。

    她隐隐觉得这梅花酒肯定有问题,且曾经还有人以梅花酒也给夜幽尧下过毒,不过夜幽尧身上那三十多种毒多了去了,可不止和霍思羽身上这苍龙毒同脉的那一种毒。

    “云太医,这药你先拿着,在我没回来之前如果霍小将军有什么情况,你可先给他服下,暂时压制毒药发作。”

    “王妃娘娘是要去找所需的药材吗?”

    “我想先去杜康酒庄探探情况。如果霍小将军真是在杜康酒庄中的毒,说不定周围就能找到配制苍龙的七种毒蛇。”

    “王妃娘娘,你是要一个人去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