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师父,上仙啊
    苏槿夕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山洞里。

    耳边传来滴滴答答的水声,掉落在山洞中的石头上,还发出滴滴答答的回声。

    身上盖着一件雪白的衣衫,带着淡淡的清香味。

    这是哪里?

    她记得之前自己被幸琉璃带到了一个破庙里。后来幸琉璃又很变态地将她绑在花椒树上淋雨。

    后来她就晕倒了。

    全身都在疼。

    苏槿夕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

    视线有些晕,再加上外面强烈的光纤照射进昏暗的山洞内有些刺眼,看不到反光地方的景象。

    似乎有轻轻的脚步声从洞外传来,苏槿夕用手遮挡着看了过去,似乎是一个人,走在美好的光圈里。

    等他走近了一些,不再被刺眼的光线晕染,苏槿夕忽然就傻眼了。

    天呐!

    神仙啊!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神仙?

    要不然面前这位白衣飘飘的男子是从哪里来的?

    他一身白衣飘扬,纤尘不染。料子是很上档次的那种,平整地垂落着,质地柔和顺滑,没有一丝褶皱。随着他稳稳的步子,衣摆飘逸自然。

    一双如带着天地之灵气般没有一丝杂质,却又深不见底的眼眸,如黛的眉,高挺的鼻梁,优美的面部曲线,凉薄的嘴唇,一切就像是能工巧匠的鬼斧神工。

    他缓缓朝着苏槿夕走来,身材挺秀欣长,墨黑如瀑布的发随风飘扬,那样子说不出的俊逸出尘,美好的就像一张画卷,让苏槿夕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小东西,在想什么?”

    白衣男子走到苏槿夕身前,俯下身,纤长的手指抚上苏槿夕的额头。

    “好冰凉啊……”

    苏槿夕在内心想,目光傻傻的望着眼前的男子,此刻脑袋和心底就像被完全掏空了一般,根本就容不下任何其它的事物。

    如梦如幻,好不真实。

    “恩?”

    白衣男子食指成扣,在苏槿夕的额头上宠溺地轻弹了一下。

    苏槿夕身子一阵颤栗,猛然回神,顿时脸颊一阵通红。

    自己方才的样子……好像……花痴到了极点。

    真是羞死人了!

    羞死人了!

    她不要活了。

    苏槿夕连忙用双手捂住了面容,但又透过指缝,悄悄偷望着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瞧着苏槿夕的样子,嘴角微微一笑,简直如三月的春风般美好。

    这完全不能怪苏槿夕犯花痴,因为眼前的男子真的真的真的是太美好。

    美好的,简直不是凡人。

    “是你救了我?”

    好半晌,苏槿夕整理好自己的心绪,终于正常了一些,问白衣男子。

    “恩!”

    白衣男子点头。

    “幸琉璃呢?被你打跑了吗?”

    “恩!”

    白衣男子脸上的笑容依旧温和。

    苏槿夕顿时觉得自己问了两个很白痴的问题。

    怪不得白衣美男只会点头笑着应是,这不是答案很明白的问题吗?

    过了一会,苏槿夕又问:“这是哪里?”

    “文月山。”

    “你是谁?为什么要就我?”

    原主的记忆中似乎不认识眼前的这位美男,苏槿夕穿越之后好像也不曾结识过。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类的,那是武侠剧的狗血情节,苏槿夕根本就不相信。

    男子望着苏槿夕看了良久。

    也不知是想多了还是出现了幻觉,她竟然在男子的目光中望见了一丝几不可见的失落。

    他到底在失落什么呢?

    “我叫九容。”

    男子只回答了苏槿夕的前一个问题。

    九容?

    “九容?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苏槿夕手指撑着脑袋思索了半晌,猛然想起来。

    “天医门的容公子?”

    这个答案,真真切切地吓了苏槿夕一跳。

    以前绿篱在她的耳边提过很多次,好像他还是原主所谓的师父,原主的一些医术也是他教的。

    但不知为何,在原主的记忆中,她根本找不到关于这位容公子的任何记忆。

    因此,苏槿夕极度以为九容这个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但她万万没想到九容不但存在,且还是如此美好的一个人。

    更没想到的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竟然是如此的天雷滚滚。

    “小东西,这么快你就忘了师父?”

    九容蹙着眉,有些埋怨,有些宠溺地问。

    苏槿夕嘴角干干地笑了笑。

    “抱歉,不知为何,我好像……真的不记得你是谁了。”

    原主确实不记得九容了,苏槿夕实话实说。

    “恩?真的不记得了?”

    九容挑眉,似乎并不生气,又似乎意有所指。

    苏槿夕有些疑惑,瞧着九容的面容看了半晌,竟又生出了一股熟悉感。她想了半天,忽然一个激灵。

    欣喜道:“我想起来了,我们以前是见过的,就是在黑市拍卖紫珠的时候。你是那个以四百万和夜幽尧竞价紫珠的白衣公子。”

    九容似乎并没有因为苏槿夕想起这件事而和她一样欣喜,宠溺地揉了揉苏槿夕的头发。

    “小丫头,你应该叫我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那宠溺入心的感觉,让苏槿夕又有了不真实感。

    “师父”二字在舌尖打了好几个转,就是叫不出来。

    九容也不过多追究,拽起苏槿夕手中的白衣,起身动作十分优美地穿上。

    苏槿夕又看的有些傻眼了。

    忽然,她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现在是几号了?”

    “恩?”

    一不小心,又冒出现代词语。

    九容蹙眉。

    苏槿夕有些尴尬,连忙改口,很别扭:“何日!”

    “初九。”

    初九,今天应该是给霍思羽解毒的最后一天,看山洞外面的光线,此时应该是早晨。

    在杜康酒庄被幸琉璃劫持,一耽误竟然两天就过去了,若不尽快找到七种蛇毒的蛇胆回去,过了今晚子时,霍思羽就会没命,神仙难救了。

    “这里离苍翠山有多远?”

    九容见苏槿夕的神情有些难看,问:“你有事?”

    “恩。”苏槿夕坚定地点头:“今日我必须到苍翠山找一些东西,在子时之前赶回帝京,救一个人。”

    九容了然地点了点头:“文月山是在帝京的南面,这里离苍翠山有一日一夜的路程。”

    “啊?”

    苏槿夕惊的张大了嘴巴,内心开始有些慌张了。

    赶路就要一日一夜的时间,根本就不用计算找七种蛇毒的蛇胆还要耗费多少时间了。

    难道这是天命,霍思羽真的没救了?

    虽然没有明着放话,但是她已经在霍玉娇、霍大将军,甚至霍家所有人的面把动静搞的那么大,示意自己一定能解霍思羽身上的毒了。

    若是救不了霍思羽,她还有什么脸面回京?在霍大将军、霍玉娇和或家人面前也没脸。

    就算不论这些,那可是活脱脱的一条人命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