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飞”的感觉
    见苏槿夕犯难,九容忽然道:“一日一夜的路程,那是马车的速度,我可以用轻功带你回去。最多也就大半日的时间。”

    怎么不早说?

    真是吓死人了。

    于是,苏槿夕在穿越之后第一次尝试了“飞”的感觉。

    以免太过惹眼,九容带着苏槿夕走的都是山林小路,一路上苏槿夕还顺便欣赏了一把山河美景。

    微风徐徐,在耳边吹过,空气中夹杂着一种不知名的,淡淡的香味。

    一路上,苏槿夕都不敢抬头去看九容的面容和神情。

    偶尔偷看了一眼,却没想到又很没出息地进入了花痴状态,看的出了神。

    好久之后苏槿夕才忽然回神,脸颊再一次火辣起来。

    暗自恼怒,一遍一遍地提醒着自己是有夫之妇。

    果然,只用了大半日的时间,九容带着苏槿夕就到了苍翠山。

    赤尾、钝头、黄颔、牛角、百节、蝙蝠、锁仔,七种毒蛇。之前在幸琉璃将苏槿夕从密道带出来的时候,解毒系统就已经提示过她相应的毒素就在附近了。也就是说,这七种毒蛇就在苍翠山上,且就在密道口的附近。

    虽然这么快就到了苍翠山,但是苏槿夕忽然想到了一个很致命的问题。

    她不会捕蛇啊,更不会武功,手无缚鸡之力,根本就没办法拿到蛇胆。

    怎么办?

    而且这七种蛇中黄颔、牛角、锁仔还是蛇蟒。

    “那个……九容,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啊?”

    苏槿夕很不好意思地开口。

    “恩?”

    九容须眉询问苏槿夕何事。

    苏槿夕抿着唇,戳着手指。

    “我要找的东西是七种毒蛇的蛇胆,但是我不会捕蛇,也不会武功。你轻功这么厉害,武功也一定不会差吧?所以……你懂得。”

    苏槿夕说着,还很俏皮地朝着九容挤了一下眼睛。

    “这有何难?徒儿的事情,就是为师的事情。”

    九容宠溺地揉着苏槿夕头顶的头发。

    “徒儿”、“为师”这些字眼让苏槿夕听的很别扭而且,九容那揉头发的动作让苏槿夕瞬间有种自己是宠物狗的感觉。

    但是没办法,谁让她有求于人呢!

    于是,苏槿夕冲着九容很狗腿地笑了笑。

    有解毒系统,找到那七种蛇对苏槿夕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原本配合上九容的轻功,只要一盏茶的功夫,苏槿夕就能找到那七种毒蛇,因为它们全都在一起。但是为了看上去合理正常一些,苏槿夕还是放慢了速度,只对九容说自己的鼻子可以闻到毒药,故意用了一个多时辰才找到了那些蛇。

    七种毒蛇是在密道口上方崖壁的一个山洞中,似乎是被人收集起来,有意圈养起来的。

    它们集合到了一起,对于高手九容来说,去蛇胆就更加容易了。

    九容只让苏槿夕在一旁等着,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九容就已经将七种蛇胆拿到了手,并且找了一个竹筐,装起来拿到苏槿夕面前。

    苏槿夕满心欢喜,但一直担心着霍思羽的情况,不敢耽搁,又让九容用轻功带着回了帝京城。

    在城门口,九容与苏槿夕分别。

    苏槿夕进了帝京城,一路直奔霍府。

    到霍府的时候已经是戌时,一进门就明显地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霍府全府上下一片泫然。

    更甚至,苏槿夕看到府上有下人正在暗中准备白练。

    没必要吧?

    虽然中毒很深,按照时间,霍思羽应该还没有断气呀!

    原本苏槿夕出去是给霍思羽找解药的,见到苏槿夕回来,府上的下人们应该高兴才是。但她们见到苏槿夕时神情却很忧伤,甚至有些人还带着怨念。

    门口的护卫没有阻拦苏槿夕,苏槿夕进门之后直接去了霍思羽的院子。

    前脚刚踏进门,她就听到一阵哭丧般的泣声。

    “我的儿呀!你醒醒,醒醒看看母亲啊!你怎么就这么狠心?狠心丢下娘为你白发人送黑发人呐!”

    “老天爷呀!你怎么就这么不长眼啊?你带走了我的儿,是在要我的命啊!你干脆连我一起带走算了。”

    “我苦命的儿啊!你醒醒啊!”

    苏槿夕瞬间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难道……她来晚了,霍思羽已经断气了?

    想到此,苏槿夕飞速奔入屋内。

    她刚踏进门槛就被颓然哭泣的霍玉娇看到,直接拦在了苏槿夕的面前。

    “苏槿夕,你还来干什么?是想看我们霍府的笑话吗?”

    苏槿夕疑惑,皱眉。

    正哭的捶胸顿足的霍夫人听到声音,忽然站起身来,像变了一个人。

    “幽王妃,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霍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时间还没有到,霍小将军应该还没断气,你们快让开,让我进去看看。”

    “你少假惺惺了!幽王妃,这几天你到底去了哪里?如果解不了我儿身上的毒你就早说,何必躲起来,到了如今才出现?”

    冤枉啊!

    苏槿夕哪有躲起来,她是被人劫持了好吧?

    “幽王妃,你可别告诉我们你是被人劫持了。”

    霍玉娇道。

    苏槿夕一脸茫然:“是啊!霍小姐,我确实是被人劫持了。”

    “够了!”霍夫人忽然恶狠狠地再次赶人:“幽王妃,请你离开,霍府不欢迎你。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往后我霍府跟你势不两立。”

    “苏槿夕,你还要不要脸?若不是你逃避给我哥哥解毒,躲起来,我父亲怎么可能到现在还在跟着幽王到处找你,连我哥哥走的时候最后一面都见不上?”

    苏槿夕想说什么,但是霍夫人和霍玉娇根本就不可能给苏槿夕开口的机会。

    “幽王妃,若你真的是被人劫持了,劫持你的人又怎么可能安然无恙,毫发无伤地将你放回来。你走吧!若我儿此刻在天有灵,想必他也不愿见到你。不要打扰了亡魂。”

    霍夫人冷哼一声,说完话又跪在地上,哭声溅起。

    算算苏槿夕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她必须弄清楚霍思羽现在是怎样一种状况。且配置解药还需要时间,她根本耽误不起。

    索性苏槿夕直接往里头冲了,但还没有冲进去,就让霍玉娇让霍府的家丁给拦下了。

    “苏槿夕,你不要太过分!”

    “霍玉娇让开!若再晚了,你哥哥就真的大罗神仙下凡都没救了!”

    苏槿夕很凶。

    “苏槿夕,我告诉你,我哥哥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没气了!”

    霍玉娇大声吼道,眼泪也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了下来。

    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