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王妃娘娘,我相信你
    不!

    这绝对不可能!

    她的诊断不可能有错。

    霍思羽现在应该还有时间的。

    苏槿夕一把推开霍玉娇,再次冲向霍思羽的卧房。

    这次竟然没有人阻拦她。

    “砰”一声,苏槿夕推开霍思羽卧房的门。

    屋内正在给霍思羽换葬衣的两位嬷嬷猛然回头,一脸茫然地望着苏槿夕。

    “出去!”

    苏槿夕冷冷道。

    嬷嬷有些不知所措。

    “出去!”

    苏槿夕再次强调。

    幽王妃好凶啊!

    虽然这里是霍府,她们行事必须听从自己主子的安排,但是主子不在,她们又不敢得罪幽王妃,所以按照苏槿夕的意思,迅速出了门。

    苏槿夕都顾不得霍思羽的衣服还没有穿好,飞速上前给霍思羽把脉。

    脉象竟然已经停止了。

    苏槿夕被吓了一跳。

    但她还是带着一丝期望去叹息霍思羽脖颈的大动脉。

    有的时候脉搏或许已经停止了,但是当大动脉还有脉象的时候人是还能救回来的。

    但是……脖颈的大动脉同样没有任何动向。

    苏槿夕慌了,手指有些颤抖。

    “王妃娘娘,你可算回来了!”

    身后传来云瑾的声音。

    苏槿夕回头。虽然如今霍府的场面有些悲伤,但云瑾进门,依旧给了苏槿夕一个春风般和煦的笑容。

    “云太医,这是怎么回事?我走的时候不是让你先守着霍小将军的吗?你去了哪里?还有,当时我给你留了药的,你没给他吃吗?”

    “宫里的辰妃小产了,微臣被召回宫中,这里发生了什么微臣也不知道啊!王妃娘娘给微臣留下的药微臣在临走前给霍小将军服用了。”

    云瑾一脸的无辜和歉疚。

    苏槿夕无奈扶额。

    人都已经没气了,还追问这些有什么用?

    涉毒涉医这么长时间,以前虽然也因为救不下病人而沮丧,但这是第一次,她感觉到自己很无能,对逝者也很愧疚。

    似乎是她的失误,是她算错了时间,但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王妃娘娘,霍小将军的手动了,还有救,他还有救!”

    云瑾忽然惊呼道。

    苏槿夕飞快转身,正好看到霍思羽右手食指竟然微微地颤动了两下。

    霎时间苏槿夕脸上阴翳的表情瞬间转为了专注和严肃,上前探悉霍思羽的脉搏。

    真是奇了。

    霍思羽原本脉象已经完全停止了,但不知为何,现在竟然又有了一丝微弱的跳动。

    这真是太神奇了。

    不过苏槿夕根本就没有时间惊叹,因为脉象很微弱,微弱的让人都不敢正常的呼吸,身怕下一秒这微乎其微的气息就会消失。

    苏槿夕出门,连忙将装有蛇胆的竹篓塞给了霍玉娇。

    “去厨房,把这些全煮了,等锅开了,盛头汤端过来,要快!”

    霍玉娇打开竹篓,一看里面血肉模糊的一片,只觉得恶心,也不知道苏槿夕要做什么,站在原地没动。

    “还不快去!”苏槿夕顿怒:“这是救你哥哥的解药,不想他死的就快一点。”

    霍玉娇几乎是反射性的,转身就朝着厨房跑,门口侍候的几名嬷嬷连忙跟上。

    霍夫人一听说自己的儿子还有救,连忙顿住了哭声,站起身来走向苏槿夕,想询问些什么。但是苏槿夕一进霍思羽卧房就把门关上了。

    “云太医,麻烦你帮我把霍小将军扶起来。”

    合作了很多次,苏槿夕使唤堂堂太医院天才太医很顺手。

    云瑾连忙将霍思羽扶了起来。

    苏槿夕一脸的严肃认真,从医疗包里拿出银针包在桌上摊开,开始给霍思羽施针。

    这套针法刺的全都是人体和心脏有关的重要穴位,叫做救心,是三千年后唐门医派不外传的针灸,苏槿夕是第一次用。

    虽然她对自己家族的医术很有信心,但是她对自己的医术没有信心,因为她专攻的是解毒,医术只学了个皮毛。

    但是就算再没有信心,此刻也容不得她有半点泄气和分心。

    无论如何,她只能认真认真再认真,仔细、谨慎,反应灵敏,最后硬着头皮,上!

    半个时辰之后苏槿夕的额头上已经细细密密地沁满了冷汗,后背上的衣衫已经完全被汗水浸透。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苏槿夕拔下最后一支银针,把过霍思羽的脉之后畅舒了一口气。

    总算是救回来了。

    霍思羽的脉搏基本可以了。

    但她的心还是一点都没有放松,因为这只是在救治霍思羽的路上走了一小步,关键的路途还在后面。

    还有一个更艰难,也更能考验人,更甚至关乎霍思羽生死存亡的过程——解毒。

    霍玉娇已经亲自守在厨房,让人把七种蛇胆熬好并且端了过来。在门外敲了好几次,苏槿夕专心给霍思羽施针,自动屏蔽了所有的声音,没有听到。

    当再次听到敲门声的时候苏槿夕开门了。

    她接过霍玉娇手中的盘子,什么话都没有说,又关上了门。

    门外的霍夫人和霍玉娇等的很焦虑也很着急。

    苏槿夕没有直接将蛇胆熬成的汤汁给霍思羽喝下,因为她还有一些顾虑和犹豫。

    原本是在拿到蛇胆之后要经过特殊的方法减小毒性,然后再配以其余几种药材炼制成解药再给霍思羽服下,方能解毒。

    但是那样做时间根本就来不及,所以苏槿夕只能将就的用目前的这个法子。

    但是对于这个法子,苏槿夕只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

    虽然蛇胆在煮的过程中毒液稀释在了水中,但是水和毒的比例根本就没办法掌握。

    多了,不但不能解毒,很有可能霍思羽当场就会毙命;如果少了,根本就达不到以毒攻毒的效果,最后还是一条死路。

    苏槿夕纠结的很艰难。

    “王妃娘娘,微臣相信你。”

    一旁的云瑾忽然开口,又给了苏槿夕一个和煦温暖的笑。

    苏槿夕扭头瞧着,也不知为何,看见那笑容,心口的那一团窒闷压抑的气息渐渐消散了。

    她又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从解毒系统里拿出了几味药材。

    “云太医,麻烦你来帮忙,这些药材要砸碎了碾成粉末。”

    也不知道是苏槿夕一时大意,还是第一次这样没有把握的配制解药有些紧张,竟然没有遮挡任何东西,直接从解毒系统里拿出了药材。

    云瑾是亲眼看着苏槿夕的手中就那样凭空多了药材的。

    饶是他再沉稳镇定,震惊和惊愕全写在脸上,但是苏槿夕根本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误,更没有注意到云瑾的神情。

    不过很快,云瑾脸上的表情就恢复如常,依旧温和地笑着给苏槿夕帮忙。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