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大粽子
    解药都已经配出来了,苏槿夕还是有些担心,不敢给霍思羽喝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霍思羽的气息正在一点一点地减弱。

    “王妃娘娘,没事的。你要相信自己。”

    云瑾给予苏槿夕最大的鼓励。

    苏槿夕一咬牙,鼓起勇气,上前掰开霍思羽的嘴巴,将汤药全数给霍思羽灌下。

    然后她缓慢地走向了桌边,将药碗放在桌子上,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但事实上,苏槿夕的内心还是没有丝毫松懈。

    看不到结果,让她如何放下那颗一直被紧紧揪着的心。

    云瑾自觉地负责处理剩下的事情,一直守在霍思羽的身边,观察着脉象。

    子时打更的更声敲响,苏槿夕的内心又是一揪。她回头,望了一眼云瑾。

    云瑾的神情严肃认真地朝着苏槿夕点了点头。

    苏槿夕什么话都没有说,站起身来朝外走。

    “苏槿夕,我哥哥怎么样了?”

    苏槿夕一开门,霍玉娇和霍夫人就迎了上来。

    “是啊,幽王妃,我儿子怎么样了?”

    “霍小将军的脉象暂时平稳,解药也已经服下了。不过要等到他醒了才能确定是否脱离危险。”

    “苏槿夕,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做等他醒了才能确定是否脱离危险?不是说服了解药就能没事了吗?”

    是华容公主。

    听到华容公主的声音,苏槿夕才知道原来她也来了,不过苏槿夕没有心思搭理她是什么时候到的,更没有力气向她解释那么多。解毒因为时间紧促的原因有变化,这些都是专业性的东西,面对一个不讲理的外行,那根本就是对牛弹琴,解释不清楚。

    “苏槿夕,你说话啊!你到底什么意思!”

    华容公主继续追问。

    苏槿夕还是没有说一句话,在客厅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以手撑着额,闭上了双眼。

    她真的很累,很累。

    华容公主叽叽喳喳的声音还在继续,偶而霍玉娇和霍夫人也会质问上两句为何霍思羽还不醒,但是苏槿夕就是坐着,一句话也不说。

    云瑾从霍思羽的卧房出来之后就坐在苏槿夕的对面。

    没人的时候他总是毫不演示地皱着眉头,一脸心疼地瞧着疲惫不堪的苏槿夕,但当有人到客厅的时候他却很及时地转移了目光。

    丑时、寅时、卯时、辰时……

    这一夜,注定是非常漫长的一夜,每一更的更声被敲响,都会重重地砸在他们每一个人的心上。

    因为霍思羽一直都没有醒。

    不醒,就代表着危险还继续存在。

    “幽王妃,不好了,你快来看呐,少将军吐血了。”

    忽然一名婢女惊慌失措地从霍思羽的内室跑了出来。

    接着,里面传来霍夫人、霍玉娇、华容公主焦急慌张的声音。

    “羽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为娘阿!”

    “啊,哥哥!哥哥……”

    “思羽哥哥,思羽哥哥,你怎么了思羽哥哥……苏槿夕,你快来看呐,这到底是怎么了。”

    苏槿夕滕然从椅子上弹起来,飞速冲进霍思羽的卧房,直奔床边,一把握住了霍思羽的腕脉。

    霍思羽还在吐血不止。

    苏槿夕用解毒系统分析了霍思羽身上毒素分量,然后又人工仔细地将霍思羽检查了一遍,她的表情非常严肃。

    “苏槿夕,思羽哥哥到底怎么了?”

    华容公主问。

    苏槿夕没有说话,听到身后熟悉的脚步声,回头望了过去,正看到云瑾走了进来,又送了她一个温和的笑,苏槿夕的嘴角竟然也渐渐扬起。

    “苏槿夕,你笑什么啊?你到底说话啊!”

    苏槿夕还是没有出声,一步步缓慢地走出了门。

    “苏槿夕,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本宫问你话呢!”

    华容公主不甘心地追在苏槿夕的后面,但是在经过云瑾身边的时候却被他给拦住了。

    “公主,王妃娘娘笑是因为霍小将军已经没事了。”

    “怎么可能没事?思羽哥哥都吐了那么多血。”

    “吐出来的都是淤积在体内的毒血,吐完了就没事了。”

    云瑾的笑似乎只争对苏槿夕一个人,此时说话的对象即便是当朝公主,也是一板一眼,不苟言笑。

    以前的苏槿夕因为有先进的解毒系统在身,再加上扎实的专业知识,给人解毒基本上都很顺利,而且每次都很自信。

    这是第一次,她跟阎王爷争分夺秒地抢人。

    抢的好辛苦。

    也是第一次,深深地体会到人在天地之间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微乎其微,多么的脆弱。

    朝霞满天,霞光晕染,披洒着万物。

    洒落在苏槿夕的身上,就像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芒,十分美好。

    她一步步朝霍府外面走着,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双腿就像是被抽干了精力一样,越走越重,越走越抬不起来。

    就在她再也走不动的时候,眼前竟然出现了夜幽尧风尘扑扑的身影,正神情微怒地朝着她看着。

    她想,自己一定是看花眼了,要不然就是出现了幻觉,再不然,就是魔障了。

    竟然都这个时候了,还能想到夜幽尧。

    但当她快要跌倒,却被夜幽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住的时候,她才隐隐发觉,这一切原来都是真实的,放心地陷入了沉沉的昏迷。

    夜幽尧眉角的神情始终带着一丝微怒,打横将苏槿夕抱起,出霍府,没有骑马,抱着苏槿夕直接冲向幽王府的方向。

    和夜幽尧一起回来的霍大将军有些不敢相信地瞧着夜幽尧离开身影,内心忽然想到了很多很多,不过想到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独子,霍思羽。

    他原本和夜幽尧一起追踪挟持幽王妃之人的踪迹南下,后来王妃又失踪了,他们就在那附近撒网式的寻找。直到昨夜接到府上的飞鹰传书,才知道原来幽王妃已经回了帝京。

    当即,幽王便下令回京,原本一日一夜的路程,幽王一路上愣是跑死了四匹马用了七个时辰的时间就回到了帝京。

    苏槿夕整整昏睡了三天三夜。

    第三天一早当苏槿夕睁开双眼之后,整个清幽院的上空忽然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尖叫声,云开阁的阁顶差点就被这声音掀开了。

    原因是,苏槿夕发现自己竟然被人绑成了一个大粽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