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无师自通
    “王妃娘娘……”

    “小姐……”

    花嬷嬷和绿篱飞速冲上了云开阁的二楼。

    清幽院所有的侍卫和下人同时朝着云开阁二楼的方向望去。

    众人的焦点,苏槿夕,此时正坐在床上,全身上下都被绑上了绷带。

    “王妃娘娘,你怎么了?”

    花嬷嬷和绿篱都被吓了一大跳。

    “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花嬷嬷确认苏槿夕没什么大事,只是在纠结自己身上的绷带,畅舒了一口气。

    “王妃娘娘,原来你喊的是这个啊!王爷将您带回来的时候您全身上下都是细细密密的小伤口,因为数量太多,没办法一个一个地包扎,所以就包成就这样了。”

    苏槿夕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被幸琉璃掳走之后绑在了花轿树上。

    当时花椒刺刺进肉里,那是钻心刺骨般的疼痛。后来被九容救走,醒来的时候一心担心着给命悬一线的霍思羽解毒,竟然连自己身上的伤都忘了。

    “嘿嘿!”

    花嬷嬷捂着嘴巴,忽然贼贼地一笑。

    苏槿夕心底瞬间就有种不好的感觉。一般花嬷嬷露出这样的笑,准没好事。

    “花嬷嬷,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你这笑,让我觉得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苏槿夕说着,还很形象地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嘿嘿,王妃娘娘,你猜猜,你是如何从霍府回来的?”

    还能是怎么回来的?

    她记得自己当时累的连抬脚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记得自己走到霍府的门口眼前一黑,就不记得发生什么事情了,当时她肯定是晕倒了。

    在那种情况下,她肯定是被霍府的人送回来的,要不然还能是怎么回来的。

    难道霍府的人送她回来还能送出什么花样不成?

    “花嬷嬷,想说什么你就直说,别卖关子了。”

    “嘿嘿!”

    花嬷嬷不说话,盯着苏槿夕继续笑。

    不对!

    苏槿夕脑海中忽然闪出一个画面。

    她记得自己当时晕倒之前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夜幽尧。

    难道那不是自己想多了,更不是出现了幻觉?

    苏槿夕满脸疑惑地缓缓扭头看向了花嬷嬷。

    花嬷嬷像是知道了苏槿夕内心的想法一般,点头。

    “王妃娘娘,是王爷亲自抱着你从霍府走回来的。”

    “啊?”

    苏槿夕猛然从床上弹起来。

    用力过猛,扯动了身上的伤口,冷吸了一口凉气,又跌坐了回去。

    “花嬷嬷,你没有说错吧?”

    夜幽尧抱着自己从霍府走回来?

    那怎么可能!

    霍府到幽王府可是隔着好几条街呢!而且还是非常热闹繁华,人流量很大的那种。

    再说了,像夜幽尧那种不近女色,又不懂怜香惜玉的冷情怪物,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嘛!

    打死她,她也不愿意相信。

    “王妃娘娘,是真的呢!当时王爷抱着你进府的时候门外跟着围过来了很多人,门房的下人和护卫们全都看见了呢!”

    “而且今儿个早上我去给你抓药的时候一路上听见好多人都在讨论这件事,他们传的神乎其神,都是亲眼见到王爷抱着你在大街上着急的走,都羡慕死了呢!”

    天呐!

    那得多拉风啊?

    苏槿夕简直难以想象,夜幽尧抱着她一路被众人围观的壮观场景。

    得惊煞多少吃瓜群中啊!

    会被人扔砖头的吧?

    她忽然有种轻飘飘然的感觉,脸颊也渐渐灼热起来。

    “嘿嘿,王妃娘娘,你害羞了啊?”

    花嬷嬷老不正经地盯着苏槿夕笑。

    苏槿夕连忙捂住了自己烧红的脸庞。

    “哪有的事情,我这是被这一身的绷带给闷的有些热。”

    嘴上虽不承认,但内心之中却美滋滋的。

    花嬷嬷只看着苏槿夕一个劲地笑,不解释。

    忽然,苏槿夕又想到了什么,脸色骤然一变。

    “花嬷嬷,不会我这一身的绷带也是王爷给包扎的吧?”

    花嬷嬷忽然愣了,表情僵在了脸上,嘴巴大大地张成了一个“o”字。

    半晌之后有些不舍得打击苏槿夕地解释:“王妃娘娘,绷带不是王爷包扎的,是老奴和绿篱协助医女给你包扎的。”转而又笑道:“不过王妃娘娘你也不要气馁,依照王爷的能耐,这种包扎伤口的事情一般都会无师自通,以后你们之间有的是机会。”

    没想到,王妃娘娘比她还着急呢!

    苏槿夕见花嬷嬷又露出了那贼贼的笑,知道她又想多了。

    “花嬷嬷,你这说的是哪儿跟哪儿啊!”

    苏槿夕以为自己身上只有被花轿刺刺伤的伤口,只要休息上几天就会没事,却没想到这一病差点就要了她的命。

    身上的伤口因为天气太热发炎了,再加上因为淋雨染了风寒,整天低烧不退,全身乏力,在床上躺了小半个月。

    就这样,答应皇帝查出给皇后下毒真凶的一个月期限就过去了半个月。

    一日,苏槿夕坐在云开阁二楼的窗户前正看着夜幽尧让人给他例来的关于皇后喜好的清单。

    上面内容很多,皇后喜欢的东西不少,但最吸引苏槿夕的,也是苏槿夕最没能想到的,竟然皇后也喜欢品酒。

    这又让苏槿夕联想到了半个月前的梅花酒。

    但追查梅花酒毫无收获,似乎这是一条死路。

    苏槿夕有些恹恹地随手将清单丢在了身旁的小几上,满满地靠在了椅背上,闭上了双眼。

    已经有小半个月没有见到夜幽尧了。

    自从给霍思羽解毒回来,他就没再和夜幽尧见过面。

    不是夜幽尧一连好几日都不回来,就是回来的时候很晚,苏槿夕都睡下了,次日又很早就离开,走的时候苏槿夕都还没有醒。

    之前还在为夜幽尧从霍府抱自己回来而窃喜,但是如今内心满满的都是失落。

    她在苍翠山上被幸琉璃劫持了,且还受了一身的伤,夜幽尧别说有一句问候或者关怀,竟然连人影都瞧不见。这几天他们之间唯一的交流就是夜幽尧让人给她送了这张清单。

    她很疑惑。

    自己被人劫持的时候,夜幽尧到底知不知道。

    有没有担心过她,有没有找过她?

    就算是个陌生人,也会过问一句吧?

    夜幽尧的态度,让苏槿夕有种他们之间连陌生人都不如的感觉。

    “王妃娘娘,霍小将军来了!”

    霍思羽?

    他来做什么?

    苏槿夕猛然睁开双眼。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