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八十章 王妃娘娘,你是有夫之妇
    “他来做什么?”

    “王妃娘娘,霍小将军说他是专程来拜访王妃娘娘您,感谢您的救命之恩的。”

    不必了吧?

    苏槿夕本来就觉得救霍思羽这件事情做的很心塞,好像没什么好感谢的吧?

    苏槿夕都有些后悔搀和那档子事,若是重新让她选一回,她一定有多远就躲多远。

    “花嬷嬷,你让管家回了吧!就说王爷不在,本妃的身子又不爽快,就不见了。她的心意本妃领了。”

    “是!”

    半晌之后花嬷嬷回来了,拎着两坛子酒。

    “王妃娘娘,老奴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回了获小将军,这是霍小将军赠给您的两坛子杜若酒,他说无论如何您一定要收下。”

    “叮咚叮咚”

    解毒系统忽然提醒有毒接近,而且毒素的成分还是和之前在霍思羽的体内和皇后的体内检测到的很相似。

    苏槿夕猛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花嬷嬷,你把酒拿过来。”

    苏槿夕的反应太大,苏嬷嬷脸上的笑容渐渐消退,疑惑地将酒坛子拿到了苏槿夕的面前。

    苏槿夕接过坛子,仔细地检查了一遍。

    确定这酒是有毒的,解毒系统之前的提示没有丝毫差错。

    “花嬷嬷,霍思羽他人呢?”

    “已经走了呀!”

    “快,去把人给我叫回来。”

    “是!”

    花嬷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苏槿夕严肃的神情,知道一定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丝毫都不敢耽搁,连忙冲出门去追霍思羽。

    这么长时间,关于皇后身上的毒除了从霍思羽的身上发现了同脉的毒素之外没有找到一点线索,如今终于有情况微露出水面,一定不能打草惊蛇。

    所以再三思忖之下苏槿夕觉得这件事情还需谨慎谨慎再谨慎,要从长计议,便打消了直接询问霍思羽的年头。

    霍思羽已经坐在马车里准备回去,听说苏槿夕又愿意见他,喜不自胜,但是一点都没有显露在脸上,非常沉稳地跟着花嬷嬷去了清幽院。

    苏槿夕正坐在云开阁前煮茶,一旁由他开辟出来的空地已经种上了药材,并且长的差不多了,飘着淡淡的药香。

    霍思羽遥遥见到苏槿夕的时候脚步忽然顿住,目光有些微愣地盯着苏槿夕失了神。

    “霍小将军,请!”

    花嬷嬷有些不满地提醒。

    霍思羽回神,跟在花嬷嬷的身后朝着苏槿夕走了过去。

    “末将霍思羽见过王妃娘娘,前几日承蒙王妃娘娘出手相救,替思羽解毒,如今思羽才能捡回这条命来。今日来,是专程来向王妃娘娘致谢的。”

    “举手之劳,霍小将军莫要太过挂心。请坐!”

    苏槿夕一边煮茶,一边招呼霍思羽坐了下来。

    “霍小将军的身子可好些了?”

    苏槿夕倒了一杯茶,递给霍思羽。

    霍思羽连忙接了过来。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谢王妃奶娘关心。”

    苏槿夕嘴角淡淡一笑,自己也倒了一杯茶,轻抿着。

    一时间二人无话,霍思羽瞧着苏槿夕的眼神又愣了。

    “咳咳………恩恩……”

    一旁花嬷嬷故意干咳了两声,生气地瞪了霍思羽一眼。

    霍思羽骤然回神,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

    瞧见一旁苏槿夕的小药田,转移目标。

    “王妃娘娘真是好雅兴。这样的地方在一般人的府上还是很少见的。”

    苏槿夕嘴角微微笑着,可怜夜幽尧又被她搬出来做了挡箭牌。

    “承蒙我家王爷厚爱。”

    霍思羽眼底的神情忽然有些酸,埋头在茶杯上,良久无言。

    一旁的花嬷嬷却是看的乐了,嘴角得意地笑着。

    苏槿夕瞧着花嬷嬷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虽然气愤有些尴尬,但苏槿夕还是没有忘记将霍思羽重新叫回来的目的。

    一招手,绿篱端了一壶酒出来。

    “霍小将军,这是您方才赠送给本妃的酒,本妃闻着味道很不错,所以当即就开坛了,霍小将军不会介意吧?”

    “王妃娘娘说的这是哪里的话,这酒原本就是给王妃娘娘您送的,您喜欢喝,说明思羽送对了礼,高兴还来不及呢!”

    苏槿夕温和地笑着,给自己和霍思羽一人斟了一杯。

    一杯酒喝下,苏槿夕赞叹。

    “真不愧是好酒。”

    霍思羽自信地笑着:“原来王妃娘娘也是爱酒之人呐!”

    苏槿夕嘴角淡笑,沉默便是默认。

    “这酒的名字叫杜若,若王妃娘娘喜欢,以后我给您多送几坛过来。”

    霍思羽兴奋道。

    “这……不妥吧?”

    苏槿夕皱着眉,意有所指地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身旁的苏嬷嬷。

    苏槿夕毕竟是有夫之妇,霍思羽一个大男人,此次过来是为谢恩也就不说什么了,若往后多有来往,那算是怎么回事?

    肯定又会惹来很多风言风语。

    霍思羽明白了苏槿夕的意思,脸上的神情又有些尴尬。

    “不如这样,霍小将军将买这酒的地方告诉我,往后本妃这两坛酒喝完了,就派人过去买。”

    “实不相瞒,王妃娘娘,杜若这酒虽然在很多酒坊和酒馆都能买到,但是我这酒可不是随随便便在哪里都能买得到的。”

    “哦?怎么说?”

    终于要聊到重点了,苏槿夕提高了警觉。

    “王妃娘娘也是爱酒之人,您觉得这酒和别的杜若就有什么不同?”

    正说着关键时刻,霍思羽竟然卖了个关子。

    苏槿夕也不着急,端起酒杯慢慢品尝。

    霍思羽送的酒是有问题,但是毒已经被苏槿夕解了,所以现在喝,很安全。

    在现代,苏槿夕也是比较喜欢品酒的人,所以拿到一杯酒还是能说上一二的。

    “这酒,似乎确实和别的杜若酒不同,入口更加甘甜,少了几分辛辣,多了几分清香。”

    霍思羽非常赞同地点着头,就像找到了同好的知音一样。

    “王妃娘娘,这酒是家妹一位非常懂酒的好友自己酿造的,酿酒的方法是家传的秘方,可不是在哪里都能品得到的哦!”

    真相渐渐浮出水面,苏槿夕内心一阵激动,但还是尽力克制住心神,没有将任何多余的心绪表现在脸上。

    “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这酒确实是这世间独一份的。”

    终于和苏槿夕找到了聊的投缘的话题,霍小将军感觉和苏槿夕之间似乎不再那么陌生了,内心的高兴全写在脸上。

    “霍小将军,舍妹这位了不得的酿酒朋友你也认识吧?”

    苏槿夕直接问。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