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另有安排
    夜寂沉沉,傍晚的时候天边就开始出现了乌云,晚饭过后窗外开始下起了小雨。

    苏槿夕让花嬷嬷和绿篱将外面晒了一天的几盆花端上了云开阁。闲来无事,她便开始亲自修剪花枝。

    目光也能偶尔掠见对面扶云殿内的景象。

    刚开始殿内的景象似乎雾气腾腾,好像夜幽尧在洗澡。

    这人不是白天的时候刚洗过吗?怎晚上又在洗澡。

    这是得有多严重的洁癖啊!

    苏槿夕也没有心思再修剪花枝了,搬了把椅子到窗户边,撑着下巴伏在桌上坐了下来,目光看着对面窗户上那伟岸欣长的身影,渐渐地神思又飘入了九霄云外。

    夜幽尧洗完澡,换上了宽松舒适的睡衣,开始处理文件。没想到扶云殿夜幽尧办公的桌椅刚好就在靠窗的位置,那窗户上俊美的身影始终在苏槿夕的视线里。

    苏槿夕看着看着,不禁伸出了手想去触碰,却不想,竟只碰到了一片虚空。

    猛然回神的苏槿夕,霎时想起自己方才瞧着失神间做的事情,双颊顿时一阵绯红,撇开了眼。

    似乎思绪有些不真实,她双手捧着自己的脸颊使劲地揉了揉,然后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

    但是,那身影就像被施了魔法,有着神奇的吸引力一样,就是在不断地召唤者苏槿夕的眼球。

    还想看呢!

    就只看一眼,再看一眼好不好?

    苏槿夕内心“噗通噗通”地乱跳,渐渐扭回了头,竟然看的又失了神。

    之前苏槿夕治好皇后的病的事情被夜珅有意压着没有传出来,却不知为何,离苏槿夕结案的期限还剩下三四天的时候,这件事情却传的帝京城大街小巷人尽皆知,甚至消息还传到了帝京城外。

    深夜,帝京城外骊山的一处悬崖旁,天空乌云密布,夜枭鸣叫,气氛凄凉。

    在这里刚好可以将帝京城的所有景象一览无余。

    一名黑衣劲装的男子立于悬崖边上,视野宽广,眸光阴厉。

    半晌之后一名同样身穿黑衣劲装,外披藕色锦绣披风的女子身形矫捷敏锐,如夜猫一般,用轻功蹿上了悬崖,最后一个漂亮的翻身回转,立在了男子的身后。

    “你来晚了!”

    男子道。

    “是左使你来早了。”

    女子回道。

    “左使叫琉璃来做什么?难道是为上次给你下毒的事情伺机报复?左使神通广大,上次似乎并没有中琉璃的招。”

    “哈哈哈哈!”

    男子忽然仰头大笑两声。

    “你笑什么?”

    “幸护法,与其操心这些,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我刚接到上面的传讯,上面对你的表现很不满。”

    “国师知道这边的情况了?”

    女子似乎有一些紧张。

    “不是国师,是蓝教主。消息被蓝教主暂时压下,短时间内如果不出意外,出关之前国师不会知道。教主传讯,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三日之内她必须要听到中宁皇后的死讯。”

    “三日?”

    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可能办到?

    既然皇后身上的毒已经被他们解了,那么他们一定料到,有人想蓄意谋害皇后。怎么可能不加强戒备。

    “都这么长时间了,且你还浪费了教中多少珍贵的毒药?你我都明白教主的脾气,这次教主能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对你已经是很仁慈了。”

    “好,我一定……尽力。”

    幸琉璃几乎是咬牙切齿道。

    “不是尽力,是必须,若三日后还见不到中宁皇后的首级,幸护法,你知道教规会如何处置。保重!”

    男子将最后两个字说的极轻,没有一丝替自己的盟友担心的意味,道很像是在幸灾乐祸。

    幸琉璃眸光杀气腾腾,男子大笑了两声。

    “哈哈哈。”

    幸琉璃越是生气,男子的心情就越好。

    临走之际忽然又补充了一句。

    “教主让你回国复命的时候还要带上另一件东西。”

    “什么?”

    “苏槿夕!”

    “……”

    “教主已经在暗中查过苏槿夕的能耐,她在毒术上的本事远在你我之上。幸护法,如你所愿,这可是个你在教主前面表现的大好机会。”

    上次幸琉璃劫持苏槿夕,就是为了将苏槿夕献给他们的教主,只可惜让苏槿夕给跑了,却没想到上面竟然亲自调查过苏槿夕,并且还下了捉拿苏槿夕的命令。

    幸琉璃真恨自己没有早一点抓到苏槿夕,礼物要送在别人开口要之前才显得特别。

    不过……苏槿夕,这次你一定跑不掉了的。

    次日苏槿夕进宫了,去的是皇后的重华殿,理由是复查皇后的病情。

    苏槿夕和皇后似乎聊的很投缘,也不知道二人说了些什么,走的时候皇后竟然握着苏槿夕的手亲自将她送到了重画店门口。

    午时宫里宫外就传遍了消息,说皇后梦见自己脚踩白龙,是祖宗有意赐降子嗣的征兆,两日后要亲自到黎山的法佛寺烧香请愿。

    同时,皇后还亲自选了几位生成八字和自己相合的命妇随銮驾一同前往法佛寺,其中就有幽王妃,苏槿夕。

    此前同苏槿夕治好了皇后的病这个消息一同传开的还有皇帝给了苏槿夕一个月的时间查找下毒之人,证明青白的消息,和霍玉娇与苏槿夕查案的消息。

    眼看着离皇帝给的期限越来越近了,帝京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炸开了锅。

    都在意乱苏槿夕到底能不能找出下毒的凶手,霍玉娇和苏槿夕之间到底谁会赢。

    甚至还上了赌桌,赌场为了招揽生意,拿这件事开始下注。

    赌注有两种,一种是苏槿夕能够查出凶手,有人赌苏槿夕能查出来,有人赌苏槿夕查不出来。

    另外一种赌注是赌霍玉娇和苏槿夕之间到底谁会赢。当然这一赌注的风险是基于上一种之上。

    如果苏槿夕能查出凶手,当然是苏槿夕赢,按照赌约,霍玉娇要脱光了衣服在醉红楼的门口站上三天。

    如果苏槿夕查不出来,那就是霍玉娇赢了,苏槿夕要按照赌约,自动放弃幽王妃的身份,离开夜幽尧。

    压哪个的都有。赌场里特意用最醒目的图案和大字做了横幅,每天挂出两个赌注的押注情况。

    刚开始压苏槿夕能查出凶手;苏槿夕和霍玉娇的赌注苏槿夕会赢的多一些。

    “幽王妃深藏不露,好像很厉害。”

    “幽王的眼光肯定没问题,所以幽王妃也一定和幽王一样厉害。这种事情对于幽王妃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就算幽王妃查不出来,幽王那么宠爱幽王妃也一定会协助幽王妃查案的。夫妻强强联手,天下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倒他们夫妻二人。”

    “对,压幽王妃能查出凶手,幽王妃必赢……”

    “幽王妃能查出凶手……”

    “幽王妃必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