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皇后,天下的乌鸦一般黑
    因为皇后的这句话,苏槿夕内心原本好意倾向皇后的天平开始倾斜。

    没想到,皇后也不过如此。

    “皇后娘娘,你说这话,不合适吧?难道就因为事情牵扯了华容公主,您堂堂母仪天下的皇后所说过的话就能够够当放屁一样,不算数了吗?您的这么多臣民可是都瞧着你呢!”

    苏槿夕说话很直接,也很难听,眸光尖锐。

    皇后顿时一噎,瞧着露台下静静地望着她的百姓们,很尴尬。

    “再说了,霍府一门三代都是中宁的忠臣良将,曾经替我中宁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霍大将军和霍小平将军身上所流的血,早已可以将功补过了吧?”

    霍思羽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时候苏槿夕竟然还能够站出来替他们霍府说话。

    曾经父亲多次为难过她,妹妹霍玉娇也一心想着将她从幽王妃的位置上拉下来,替代她。最想霍府遭难的不应该是她苏槿夕吗?她为什么还会替他们说话。

    这个女人真的很不一般。

    霍思羽瞧着苏槿夕,眸光中除了吃惊、感激之外,渐渐地生出了一种不一样的东西。

    就连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霍大将军,也十分意外,甚至因为之前自己对苏槿夕的诸多刁难而感到有些愧疚。

    “苏槿夕,你不是脑袋有问题吧?竟然会替霍府求情。哦,不,你脑袋本来就有问题,你是傻,傻子一个,看来你的脑袋还没有好。”

    人群中忽然有人喊道。

    苏槿夕嘴角淡然一笑,什么话都没有说。

    她是和霍玉娇之间有矛盾,和霍大将军之间也有过节。但是现在不一样,那么多条人命呢!就算要死,也不能是因为她,不然她死后会下地狱的,更何况这是他之前找霍思羽帮忙的时候就已经打算要承诺霍府的。

    “陛下,更何况,霍小将军在这次捉拿真凶的过程中,以身犯险,立了大功。若不计以前的种种功劳,这次也算是为霍府一门戴罪立功了吧?公道自在人心,若你错杀良将,会有很多人不答应的。”

    苏槿夕说着,目光扫过围观的人群。

    人群中立即有人开始呼吁起来。

    “陛下,求你饶过霍大将军一门吧!”

    “就是啊,陛下!霍大将军和霍小将军可是好人呐!而且霍府那么多人也全都是无辜的。”

    霍府将门保家卫国,在老百姓中间的威信还是挺深的。

    “陛下,求你放过霍府一门。”

    “陛下,放过霍大将军和霍小将军吧!”

    很快,有人跪下来替霍府一门请命,露台下面黑压压地跪倒了一大片。

    皇帝的脸上虽看不出什么异样,但是内心中早就气的快要炸了,负在身后的双手紧紧地握着。

    “霍爱卿,你怎么说?”

    皇帝威严的眸子扫向一旁的霍大将军,声音很威冷。

    霍大将军很耿直,铿然一声,跪在了地上:“霍府出了这么个不争气的女儿,是微臣管教无方,就算死一百次也不足惜。但是我霍氏男儿宁可挨刀子死在战场上,请陛下给我霍氏一门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人群中原本心向于霍府将门的人们因为霍大将军这句话,对霍氏男儿的好感更上升了许多。

    “霍大将军,好样的!”

    “霍大将军,好样的!”

    “霍大将军,好样的!”

    ……

    “陛下,好男儿宁愿死在战场上,你就给霍府一个机会吧!”

    “就是啊,陛下,霍府现在大多数都是握着刀剑保家卫国的男儿,让他们死在战场意以外的地方,实在太可惜了。你就给霍府一个机会吧!”

    民心所向,就算再昏庸的君王也不可能置之不理。这种情况下,皇帝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选择的机会。

    在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时候,苏槿夕悄无声息地走到了皇后的身边,给皇后添了把赌:“皇后娘娘,忘了告诉你,之前你身上的毒虽然已经被我解了,但是近日来你应该没有完全排查送进重华殿的饮食,我发现,你的身上又中毒了呢!我好像记得,你这毒之前太医院的所有太医都束手无策。”

    独家秘技,之前救治完皇后之后就连云太医问,苏槿夕都没有说。

    所以想解毒,皇后还得要求到苏槿夕。

    皇后的脸色渐渐变的阴沉。

    之前解完毒之后虽然已经彻底排查过重华殿的饮食,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问题竟然会出在自己的亲生女儿身上,所以华容公主后来送去的酒还是喝过好几回。

    真的像苏槿夕说的中了毒也说不一定。

    苏槿夕这是变向的在要挟她履行之前的承诺,替霍府一门求情啊!

    “苏槿夕,你可真卑鄙。”皇后几乎咬牙切齿。

    “天下的乌鸦一般黑,你我就不要讨论谁比谁更白一点的问题了。皇后娘娘,若是没有了霍府,依照现在天和大陆的局势,似乎更伤脑筋的应该是你和陛下。”

    霍家是中宁的军事脊梁骨,若没了霍府,在这个战乱风争的年代,中宁国将很艰难。

    皇后紧紧地握着拳头,手指上的丹寇都已经扣进了手心里,恨不得气死苏槿夕。

    但没想到,苏槿夕竟然朝着皇后十分调皮地挤了挤眼睛,嘴角笑的十分得意。

    皇后差点没被气的吐血。

    百姓们对霍府的求情还在继续,皇帝依旧箴默。

    皇后终是强压下内心的愤怒和各种情绪,站起身来,走到皇帝的身边。

    “陛下,臣妾以为霍氏一门杀不得,不能仅凭借霍玉娇一人之罪就要获罪满门。再说,霍玉娇也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利用,臣妾虽然中毒,但好在有惊无险,这是上天保佑。请求陛下重新发落霍府吧!”

    “皇后,你……”

    皇帝没想到竟然连皇后也站出来替霍府求情,但是面对皇后的时候所有指责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只能甩袖冷哼一声。

    此时,一旁的夜珅也抿了抿唇,犹豫地开口:“父皇,儿臣也以为霍氏满门抄斩有些无辜,不如您就法外开恩,饶过霍府这回吧!如今淮疆的局势一直不稳定,以后霍府将功补过的机会还多着呢!”

    夜珅哪有那么好心?

    为霍府求情,不过是心疼霍玉娇而已。

    其实皇帝也不是非要治霍府的罪不可,只是此前一直想借机除掉幽王府,却没想到再一次在苏槿夕的手上栽了跟头,而且还被夜幽尧警告,所以气不过,内心压着火,想找个出气筒发泄而已。

    却没想到,如今连霍府这个发泄的出气筒也不能用,真是憋屈极了。

    但再生气,在老百姓面前帝王的形象还是要要的,老百姓心目中明君的形象还是要维护的。

    他豁然转身,周身肃穆和威严如乌云密布:“今日看在皇后和太子及众人求情的份上,朕暂且饶了霍氏一门。霍爱卿,日后你霍氏一门可要好好珍惜这次的机会,莫要让朕和百姓失望。”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