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夜幽尧,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但是苏槿夕怎么也没想到,夜幽尧竟然答应了。

    “馄饨,馄饨,热乎乎的馄饨。两位想吃点什么?”

    老板许是从来没有见过像苏槿夕和夜幽尧这样有身份的人去吃馄饨,片刻的惊讶愣神之后连忙找了一个清静又干净的位置,用肩上搭着的汗巾擦了擦,请夜幽尧和苏槿夕坐了下来。

    “老板,来两碗馄饨!”苏槿夕道。

    “好嘞,两位稍等!”

    没过多久,老板端了两碗馄饨过来。起初苏槿夕还以为夜幽尧会吃不惯。却没想,他的一切动作是那么的连贯而又自然,拿着汤勺一个一个很优雅地将小馄饨往嘴里拨着。

    明明依着夜幽尧的身份很不适合来这里,但他坐在那里却一点都没有违和感,反而形象更加高大起来。

    “不饿?”

    夜幽尧感觉到苏槿夕的目光一直在他脸上,微微蹙眉道。

    “啊?额……饿!”

    苏槿夕就像偷了人家东西被人逮到的小猫一样,飞速低下头,大口大口地往嘴巴里拔着馄饨,却没注意到刚出锅的馄饨太烫了,被烫的不轻,不住地咳嗽了起来。

    “连吃东西都这么笨!”

    夜幽尧微微蹙着眉,站在身来走到苏槿夕的身后,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着。

    那宽大厚重的手掌一下一下拍在苏槿夕的背心上,力道却不是很重,渐渐地苏槿夕平复下来,脸颊也开始灼烧起来。

    她不禁扭头又偷偷地看向夜幽尧。

    这还是住在扶云殿里那个高贵的如神邸一般的夜幽尧吗?

    苏槿夕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一天,自己和那个冷漠无情的夜幽尧会走的像现在这么近。

    思索间夜幽尧已经回到了原位上。

    苏槿夕又埋头开始吃馄饨,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苏槿夕一颗心儿跳动的厉害,没有再敢抬头去看夜幽尧一眼。

    两个人的无声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渐渐地渗透入彼此的心里,又有什么东西开始渐渐地变化。

    结果人家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吃掉的馄饨,苏槿夕和夜幽尧却吃了小半个时辰。

    “老板,结账!”

    吃完馄饨,苏槿夕觉得全身都畅快了很多,扬声喊老板过来结账,将全身上下摸了个遍,却发现自己穷的一个子都没有带。”

    “这位客官,这些多了!小店薄本生意,找不开。”

    耳边传来老板有些惊讶的声音,苏槿夕抬头看时,发现夜幽尧已经将一定银子给了老板。

    “不用找!”

    夜幽尧淡淡一声,起身就走,苏槿夕连忙跟上。

    那老板许是做生意以来从来都没有将两碗馄饨卖到一定银子那么高的价过,手里捧着银子站在原地有点愣,好半晌之后才扬声喊了一声:“谢谢客官!”欣喜地用牙咬着试了试银子的纯度,塞进了怀里。

    “那个,谢谢啦!”苏槿夕道。

    夜幽尧有些不解地蹙着眉头。

    “你请我吃馄饨,等有钱了我再请你吃!”

    在现代的时候苏槿夕经济就很独立,从来不喜欢欠别人的,尤其是男人的嘴帐。

    “恩。”夜幽尧淡淡道。

    苏槿夕抿了抿唇,正想着从苏府带过来的嫁妆已经花的差不多了,幽王府每个月给的那点月钱对于习惯了大手大脚花钱的她来说不够用,而且生活在这个比现代还需要拼爹的年代她没有爹可拼,就只能拼脑袋、智慧、胆量、和钱。

    所以得尽快找个挣钱的方才才行。

    没想到夜幽尧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愠不火地又道:“你还欠本王五百二十两银子,记得也要还。”

    苏槿夕的两跟眉毛都蹙的粘在了一起,扭头很无奈地看向了夜幽尧。

    话说,幽王殿下,能不能不这样打击人?能不能不这样煞风景?

    难道你不知道在别人穷的身无分文的时候提欠债很不厚道吗?

    不过苏槿夕没有发现,夜幽尧在说完那句话之后故意走快了一些,走到了她的前面。似乎能够察觉到她此刻很无奈的表情一样,嘴角无声上扬,笑的十分好看。

    原来幽王殿下是闷声的怀啊。

    吼吼吼……

    之前下车吃馄饨的时候夜幽尧已经让大队人马先回去了,所以现在没有车,她们只能步行走回去。

    路上苏槿夕发现今天是重阳节,家家户户门上都插了茱萸,有些女子的头上也插着茱萸。条件还不错的人家门口挂着节日气氛很浓厚的灯笼。

    原来原主的生日是重阳节啊!

    重阳节是个非常吉利的日子,听说在这一天出生的人命很硬,又因为九九谐音“久久”所以会很长寿。

    但在原主的身上这似乎又不怎么灵验啊!

    苏槿夕正自顾想着这些,忽然一个弯腰驼背,满脸皱纹,看上去已经年迈半百的老人端着个放满了茱萸的盘子,走到了苏槿夕和夜幽尧的面前。

    “这位公子,给你们家夫人买一枝茱萸吧!会保佑你们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

    夜幽尧轻蹙着眉头没有动。

    苏槿夕连忙道:“老婆婆,不用了,谢谢你!”

    说完连忙又对夜幽尧道:“走吧!我不信这个。“

    好像这不过一种庆祝节日的习俗,和信不信什么没有多大关系吧?

    只是苏槿夕自己没钱,不想欠夜幽尧太多。

    “买一枝吧,公子。你的夫人长的这么漂亮,戴上一枝茱萸会锦上添花的。”

    “真的不用了!”苏槿夕对老人笑的很灿烂。

    不过下一刻苏槿夕就愣了,愣的定定地站在原地,连眼珠子都不敢转一下。

    因为夜幽尧从老婆婆的盘子里拿起了一枝茱萸,插在了苏槿夕的发髻上。

    原来方才的夜幽尧不是不近人情,也不是不懂老婆婆的意思,而是专心地在老婆婆手中的盘子里挑选哪一枝茱萸更适合苏槿夕。

    夜幽尧又掏了一定银子给那老婆婆。

    和馄饨摊的老板一样,那老婆婆说没有碎银子找的时候,夜幽尧很大方地说不用找了。

    望着夜幽尧走在前面的宽大背影,苏槿夕的内心欣喜又沉重。

    欣喜自然不必多说,和现代的姑娘们找了一个体贴又能在逛街的时候大方甩钱的男朋友是一样一样的心情。

    沉重的是她和夜幽尧之间又添了一笔债啊!

    这得她还到猴年马月啊?

    “苏槿夕,还不走?”

    夜幽尧感觉到苏槿夕还在原地愣着,回头喊她。

    “走走!这就走!”

    苏槿夕应了一声,连忙屁颠屁颠跟上。

    “这钱不用还。”夜幽尧似看懂了苏槿夕的心情道。

    “哦!”

    苏槿夕微微挑眉,内心有点小欣喜。

    不用还的话,那就是自愿送给她的喽?

    她内心美滋滋地瞧了瞧自己右腕上的彼岸镯,那也是夜幽尧送的呢!

    她忽然小跑了两步追到夜幽尧的面前,红着脸颊问:“夜幽尧,你为什么要送我彼岸镯还要送我茱萸,而且对我还有那么多例外?夜幽尧,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