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殿下,槿夕喊你回家
    夜幽尧有一些微愣,没想到苏槿夕竟然会这样问,且还问的这么直接,半晌都没有说话。

    苏槿夕和夜幽尧的双目对视着。

    苏槿夕很仔细地捕捉着夜幽尧脸上的所有表情,但她在他的脸上却始终看到了一脸的平静和惯有的冷淡。

    天空忽然“轰”然一声。

    苏槿夕猛然回头,看到漫天的烟花在空中妖冶绽放。

    “好漂亮!”

    这是今晚她第二次看到烟花了呢!

    灿烂的烟花在空中五彩斑斓,映射在苏槿夕的脸颊上,再加上发髻间那一朵红色的茱萸,更衬托的她的侧脸好看极了。

    夜幽尧一直静静地望着苏槿夕的侧脸。

    忽然他眉头紧紧皱起,捂着心口的位置脸色一阵惨白,连连后退了几步。

    “夜幽尧,你怎么了?”

    苏槿夕听到动静,猛然回头,发现事情有些不妙。

    夜幽尧的表情看上去很难受。以前也见他因为汲血发作而失控的样子,但是那个时候的他是失了心的魔。却从来没有见过夜幽尧如此艰难的表情。

    “你不要过来!走……你走!”

    短短的时间,夜幽尧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甚至指着苏槿夕的手都在颤抖。

    这世间应该没有什么能够难倒夜幽尧的,但是夜幽尧这样的表情分明已经颠覆了他无所不能的形象。

    苏槿夕着急极了:“夜幽尧,你让我看看好不好?是不是生病了,还是受伤了”

    苏槿夕已经排出了中毒的可能,因为解毒系统没有提示。

    不!

    苏槿夕忽然想到了什么。

    虽然解毒系统没有提示,但并不保证就能完全排除中毒的可能。毕竟现在的解毒系统级别还不是很高,有些毒素检测不出来也是很有可能的。

    所以她必须亲自检查。

    夜幽尧都已经难受的快要蜷缩在地上了,但是只要苏槿夕一靠近,他的反应就特别大,不断的吼苏槿夕走。

    “夜幽尧,你不要这样。你冷静一点,我什么都不做,就是把把你的脉。好不好?”

    苏槿夕很小心很小心,但内心却心疼的恨不得此刻难受成那样的是她自己。

    “你滚开!”

    夜幽尧忽然艰难地站起身来,指着苏槿夕骂了一句,然后穿过人群,跌跌撞撞的离开。

    夜幽尧虽然很难受,但用了武功,苏槿夕在夜幽尧的身后追着,但怎么也追不上他的脚步,很快就不见了夜幽尧的人影。

    苏槿夕一路飞快地跑到了幽王府的时候满身大汗,嗓子都快要冒烟了。

    花嬷嬷见到苏槿夕的时候十分兴奋:“王妃娘娘,你回来了?”

    “王爷回来了没有?”

    “秦护卫回来的时候说王爷和王妃娘娘您在一起啊!怎么?王爷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花嬷嬷不解地朝着苏槿夕的身后检查。

    遭了,夜幽尧没有回来,他那种情况要是在外面晕倒或者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秦天呢?”苏槿夕又问。

    “秦护卫回来之后又出去了。护卫队的事情,我们府上的人从来都不过问。王妃娘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花嬷嬷终于瞧出来苏槿夕的异样。

    连秦天都不在,苏槿夕想不到夜幽尧在那种情况下会去找谁,会在哪里。她越想越着急,越想越着急。

    “花嬷嬷,魂殿在哪里?”

    苏槿夕刚问出口,花嬷嬷的表情惊恐的就像听到什么了惊人的事情,脸上的表情全变了。

    “王妃娘娘,去不得,万万去不得!”

    管家进门,刚好听到苏槿夕跟花嬷嬷打听魂殿的位置。

    “为什么去不得了?管家我是真的有急事。”

    “王妃娘娘,魂殿只有王爷允许以内的人才能进入,其余人无论是谁,必死。”

    管家说着,脸色变得极其惊恐,就像在说着人间地狱一样。

    管家怕苏槿夕不信,又补充道:“有一次太妃娘娘因为有急事找王爷,所以找到了魂殿,王爷差点就对太妃娘娘动手。”

    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能动手?

    魂殿到底藏着夜幽尧怎样的秘密?

    不过这不是苏槿夕现在十分关心的事情。

    夜幽尧没有回王府,秦天又不在,也不能去魂殿找,到底该怎么办?

    苏槿夕的脑海中就像电影一样回放着夜幽尧在离开之前的样子,怎么也放心不下。

    “王妃娘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有什么事急着找殿下,老奴可以派人去魂殿传话给殿下。”管家道。

    苏槿夕想了想,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但站在院子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夜幽尧那个样子应该不希望让太多的人知道。

    于是带着管家和花嬷嬷先回了云开阁。

    绿篱见苏槿夕回来也非常高兴,但见苏槿夕和管家还有花嬷嬷的表情都及其严肃,便收敛了多余的情绪,谨慎地伺候着。

    回到云开阁,苏槿夕将夜幽尧忽然不对劲,又迅速离开的事情给管家说了一遍。

    花嬷嬷一脸的担心:“王妃娘娘,你确定之前殿下身上的毒全都被你解了吗?”

    “以前他身上的毒除了非常棘手的汲血之外我确定全都解了,但那样子不像是汲血毒发作。感觉很怪,但我又说不上来怪在哪里。”

    反正苏槿夕是从来没有见过夜幽尧那么痛苦的样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花嬷嬷着急的转来转去。

    “王妃娘娘不要担心,老奴这就派人去魂殿问问,若王爷回了魂殿,一定能知道王爷现在的情况如何了。”管家道。

    苏槿夕点了点头。

    管家连忙去派人了。

    子时已过。

    苏槿夕连着忙了那么多天,且今日发生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很曲折,应对起来很费心力和脑力。此时苏槿夕应该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上一觉才是。但是苏槿夕两颗眼珠子睁的大大的,一夜未睡。

    次日中午的时候管家才来了清幽院,说派去魂殿的人一直没有回来,后来他又派了两次人,还是没有回来。

    应该是魂殿那边故意扣住了人和消息,不让府上知道。

    苏槿夕颓然地坐在了椅子上,双目无神地望着对面的扶云殿。

    夜幽尧到底怎么了?

    整整一天,苏槿夕又没睡觉,花嬷嬷和绿篱端过去的饭菜也被拨拉了两下之后就放下了,说没胃口吃。做什么事情也是心不在焉,没什么劲头。

    晚上的时候虽然睡了,但是没睡几个时辰就醒了,像是做了噩梦。之后再也没睡着,坐在窗户旁一直瞧着扶云殿漆黑的窗户。

    到第三天,夜幽尧还是没有回来,魂殿那边依旧没有消息。

    “王妃娘娘,今天是你和霍小姐约定在翠红楼履行赌注的日子。”花嬷嬷提醒道。

    苏槿夕没什么精神地站起来进了云开阁:“没心思去。”

    花嬷嬷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王妃娘娘担心殿下,她又何尝不担心呢?

    但若今日王妃娘娘爽约不出现的话,谁知道外面那些人又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那个霍玉娇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于是花嬷嬷还是派了一个人去翠红楼的门口打探消息,随时将那边的情况报告给她。

    不过,好在直到傍晚了,霍玉娇都没有出现。花嬷嬷便派人出面,说苏槿夕病了,身子不爽,改日再找霍玉娇。

    果然如花嬷嬷所料,虽然出面圆了话,但还是有长嘴舌的说风言风语。嘴长在那些人的身上,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花嬷嬷心烦的很,关起门来什么都不愿意听,连门都不愿意出了。

    一连几天,情况还是一样,夜幽尧没回来,魂殿那边依旧打听不出消息,苏槿夕好几次不要命的要去魂殿,都被花嬷嬷和管家拦住了。

    第七天的时候,幽王府来了一个人,送了来了两样东西。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